“爷爷,我会觉得……”林婉瑜顿了下,“四海集团的背后所以除了更大的靠山,要不然的话,张睿会如此的张扬。”此话一出,林老爷子深眸一紧。转向又化成欣喜。“婉瑜,爷爷知此话一出,林老爷子深眸一紧。。...

“爷爷,我觉得……”林婉瑜顿了下,“四海集团的背后应该还有更大的靠山,不然的话,张睿不会如此的张扬。”

此话一出,林老爷子深眸一紧。

转而又化作欣慰。

“婉瑜,爷爷知道,你一直都是最聪明的。”林老爷子也没想到孙女竟然会有如此深沉的见解,“这些年,你受苦了。”

“没有,爷爷。”听到这些,林婉瑜的心里暖暖的。

“你推测的没错。”林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说,“四海集团背后的确有一个大靠山,就是赫赫有名的林云集团。”

林云集团?

林婉瑜听完十分震惊,林云集团一直是君城,乃至全国的商界霸主。

“我也是偶然知道,君城首富郭友德,近日和四海集团来往频繁,后来一打听,原来四海就是林云集团的子公司。只是不为外人所知罢了。”

“郭友德,人称郭先生,行事老练,出手严谨。我们林氏根本不是对手。”

郭先生?

林婉瑜再次皱眉,她忍不住想起上次在望江楼吃饭的时候,所听到的那位郭先生。

会不会就是同一人呢?

“所以,这次项目一定要顺利达成。”林老爷子满是期许的看着自己的孙女,“这样一来,咱们林氏也能向前跨一大步。更可以和林云集团攀上关系。”

“爷爷放心。”林婉瑜含笑回道,“我一定全力以赴。”

林婉瑜从电梯里面出来的时候,恰好遇到了林紫涵和韩东健。

狭小的空间中,两人抓住这个机会,再次挤兑起林婉瑜。

“婉瑜,你这现在已经是分公司的老总了,虽然是个暂时的,可该有的体面总还是有的。”林紫涵阴笑着说。

“怎么?连买辆车的钱都没吧?”

“哎呀,如果被分公司的人看到,你每天坐自己老公的电动车上班,你说他们会不会笑掉大牙呢?”

“紫涵。”韩东健附和着自己的老婆说,“你这个妹妹能耐大着呢,家里的窝囊废老公不中用,不是还有个高级备胎吗?”

林婉瑜懒得和他们斗嘴,最重要的是,谁能走到最后。

刚到林氏集团大厦门口,一辆黑色宝马就停靠在了林婉瑜的面前。

紧接着,周炎从车上下来。

“周炎?”看到他后,林婉瑜颇为惊讶。

林紫涵夫妇也是一样。

“婉瑜,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周炎指着身旁的宝马说。

他不是个窝囊废吗?怎么可能买得起宝马。

“这车子……怎么回事儿?”惊讶之后,林婉瑜更多的是担心。

她担心周炎会不会借了高利贷?

“哦……”周炎淡笑着回应道,“这是我买的。”

“你买的?”林紫涵冷嘲热讽笑道,“你一个窝囊废哪来的钱?不会是偷来的吧?”

偷?

周炎心中冷然一笑,就凭他现在的身家,一辆宝马不值一提。

若不是担心张扬,他就弄辆更贵的车子了。

“婉瑜,我最近买了几支股票。”周炎轻声解释道,“行情挺好的,所以付个首付没问题。”

“你现在是分公司的总经理,应该有辆属于自己的车子。”说到这里,周炎又加重了语气道,”咱们不能输了气势。”

“炒股?”韩东健冷笑讥讽道,“股票有风险,入手要谨慎啊。周炎,尤其像你这种吃白饭的米虫,小心输的连裤子都没得穿。”

“最重要的是,再连累了其他人,那就更不好了。”

“穷骨头!”林紫涵骂了句,就和自己的老公上车走了。

同样,林婉瑜也有这方面的忧虑。

这些年,周炎一直不顺。

他们彼此也并不过问对方的经济状况,但林婉瑜也清楚,周炎并没有多少存款。

所以,她平时最担心的就是周炎是否借贷。

时不时的,也会拿出一部分积蓄供周炎日常开销,但每次他都没要。

而对于炒股一说,林婉瑜并不十分相信。

“周炎,你跟我说实话,这钱到底是哪儿来的?”林婉瑜正色道,“别跟我说什么炒股,我可从来没听说你会炒股?”

“我真的……”周炎哭笑不得的刚要解释,却再次被打断。

“是不是借了高利贷?”林婉瑜接着改口道,“还是说网贷?”

“你知不知道这些借贷平台风险有多大,多少人掉入他们的陷阱中。”

“老婆。”看着有些激动的林婉瑜,周炎认真的解释道,“你放心,我没有借高利贷,也没有借网贷。这些真的是我炒股转来的。”

“可炒股也是有风险的,你这次可以赚钱,下次就可能全都赔掉了。”对于他的解释,林婉瑜还是不满,“这车,我不能要,你留着自己开吧。”

周炎明白林婉瑜担心他,于是,很快就改口道:“为了买车,我把手上的股票全都卖掉了,我保证,以后再不沾手了。”

“老婆,你现在是分公司总经理,以后出入,自然要有车子代步,保持总经理该有的阵势,对不对?”

听到这里,林婉瑜有些心动了。

刚刚林紫涵在电梯中的那些挤兑话,的确戳到了她的心坎里面。

她现在是分公司经理,更是林紫涵的竞争对手。

若是没有体面,气场上就过不去,恐怕镇不住公司里的人。

自然,项目也就没办法进行下去。

更无法向自己爷爷交代。

林婉瑜想了想,终于松口说:“那……好吧。”

周炎笑着走上前,拉开了车门道:“林总,您请试下车吧。”

听到他这句话,林婉瑜美眸弯弯,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欢心雀跃的坐了进去。

“这车子还真不错。”

看到林婉瑜高兴,周炎也十分开心。

这一天,对于林婉瑜就像是做梦一样。

她从一个处处不得志的小总监,一跃成为分公司总经理。

如今,老公又豪车相送。

简直就像是走上了人生巅峰。

礼物虽重,这份心意更让林婉瑜感动。

林婉瑜开出一段距离后,慢慢的把车子停靠在了路边,犹豫着开口说。

“周炎,我待会儿晚上有个聚会,你……你能跟我一起去吗?”

“聚会?”周炎系好了安全带问,“什么聚会?”

书评(176)

我要评论
  • 喝杯酒&呢,居

    “人家不过就是请你喝杯酒,可你呢,居然抓起酒瓶子就把人脑袋砸了。”

  • ,林婉&绷带坐

    病房内,林婉瑜额头上缠着绷带坐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

  • 大厅内&炎投放

    骤然,大厅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异样和嘲讽的目光全都朝着周炎投放过来。

  • &还不知

    “负责?”林明朗又一次放肆冷笑说,“你拿什么负责?林婉瑜,你还不知道吧,人家王总已经把你告了。”

  • &城林氏

    林婉瑜一张精致的瓜子脸,身材高挑,曲线玲珑,爷爷更是君城林氏集团的董事长。

  • “林明&一张苍

    “林明朗,你差不多就行了。”林婉瑜不悦的抬起头,阴沉着一张苍白的小脸儿,“这事儿是我闯的,我会负责到底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