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记过早地下结论,谁输谁赢还不肯定呢。”炎是淡淡道。“切。”郑重翻了个白眼儿,“口气倒不小,我说你,压根儿不需要比,我们宁少赢定了。”“那倒不见得。”炎是呢喃驳斥。“切。”郑重翻了个白眼儿,“口气倒不小,我告诉你,压根不用比,我们宁少赢定了。”。...

“不要过早下结论,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周炎淡淡道。

“切。”郑重翻了个白眼儿,“口气倒不小,我告诉你,压根不用比,我们宁少赢定了。”

“那倒未必。”周炎低语反驳。

“嘿,我看你……”赵磊急火火刚要上来找茬,却被孙宁一把拦住。

“行,我就让你输的心服口服。”说着,孙宁脱掉了自己的昂贵西服。

“等着吧。”一旁的女声低声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窝囊废,惹恼了宁少,看看待会儿怎么收场吧?”

“就是,一个软饭男,还敢放大话。”

听到这些议论声,林婉瑜更加担心。

周炎拿上球杆,正准备过去的时候,却被她一把拽住。

“怎么了?”周炎知道她很担心。

林婉瑜也明知现在这种局面,脱身已无可能。

但她还是忍不住担心。

“别担心,在这儿等我。”周炎轻拍了下她的手,淡然自若。

局面开启,气氛凝紧。

一场比赛,正在上演。

“当。”

孙宁旗开一球,众人鼓掌喝茶。

周炎伏在案子上,专注的盯着自己手上的球杆。

“还挺像模像样的,弄得跟真的一样。”郑重不屑的讪笑着。

“丑人多作怪,他算哪根葱啊。”另一个男人冒出来,附和嘲笑道。

但是。

清脆的当的一声。

周炎的球杆如同出膛的子弹一般,浮起一道残影,直接撞击在了一颗白球上。

白球在案子上无影旋转,重重的撞在了对面五颜六色的球上。

突然,所有的台球全部炸开。

这一杆,周炎直接就进了六个球。

顿时,全场一片鸦静。

谁都没有料到,周炎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台球高手。

林婉瑜也是一样。

老公一招制敌,她心中既自豪又高兴。

刚刚在一旁等着看笑话的郑重和赵磊,也突然傻脸了。

孙宁脸如锅底,心中大火。

人群中又掀起一场议论。

“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对啊,谁也没想到这个周炎竟然会这么厉害?”

“那宁少……是不是被比下去了?”

孙宁不服气的开口说:”瞎猫撞个死耗子,这次算你走运,有种就再开一局。”

“好啊。”周炎缓缓应战。

相比刚开,包间内的气氛紧张了许多。

众人屏气凝神,激情观战。

刚刚周炎进的是花球,为了扳回一局,孙宁也冒险一试。

他瞄准了一颗花球,直接一击,顺利进洞。

“好。”郑重高兴的跟个二傻子一般,重重的拍着手。

自认为扳回气场的孙宁,又得意的盯着周炎,嚣张道:“雕虫小技,以为本少爷不会吗?”

周炎挑眉,不为所动。

在案子两边来回走了两趟,观察,定位。

“宁少,看到没,输急眼了。”赵磊阴笑道。

一旁的郑重,故意捣乱说:“周炎,你这是让我们看你打球呢,还是看耍猴呢?”

“是啊,我们肚子可都饿了,没工夫陪你在这儿耽误工夫。“赵磊也跟着起哄说。

林婉瑜知道他们两个是故意打扰周炎,不悦的瞪了他们一眼。

周炎缓缓附身,定位,瞄准,发力。

“当……”

球面上所有的球全部击进。

“啊!”场内陡然发出惊呼声。

“居然是一杆清台。”

“这也太厉害了吧?”

这次,孙宁的的脸色又黑又红,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看着炫技一把的老公,林婉瑜也雀跃无比。

刚刚蹦跶的郑重和赵磊,彻底没了声响,灰溜溜的低下了头。

就连一向看不起周炎的白雪,这次也被震慑的无话可说。

“你什么时候会打台球的?“看到走回自己身边的老公,林婉瑜骄傲的就像个小女生。

“以前学过一点儿。”周炎道。

一点儿?

林婉瑜又抿嘴笑了,这么厉害的球技,简直和职业选手没有两样,好不好?

被疯狂打脸的孙宁,颜面扫地。

场面一度非常的尴尬。

“啊……大家玩儿了这么久。”白雪笑着为孙宁找台阶下的说,“应该都饿了吧,不如咱们去吃饭吧。”

孙宁依旧不服气的扔掉了手中的球杆,勉强挽尊说:”既然这场球我输了,那接下来这顿饭,我来请吧。“

“不必了。”周炎开口道,“既然大家今天是为婉瑜庆祝的,身为她的先生,理应我来请客。”

“你请客?”孙宁讥讽一笑,“哎呀,周炎,我可是听说,你就是个送外卖的。”

“你说你请客,怎么着,难不成是想给我们每人来一盒盒饭吗?再不济,就请我们到那个什么大排档,路边摊搓一顿?”

“盒饭?那是猪食吧。”郑重也及时下场助力孙宁,舔着张脸讪笑道,“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才不会吃那种东西呢。”

“就是,只配那些贱苦力,下等人。”赵磊又做了个特别嫌弃的手势说,“想想我都觉得恶心。”

“大排档?路边摊?”白雪狠狠瞪了周炎一眼说,“那个味儿蹿的,周炎,婉瑜现在可是分公司的老总了。你觉得一个顶尖精英,会跟着你吃什么路边摊吗?”

“窝囊废就是窝囊废,不要以为自己刚刚赢了几个球,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

“他舍得。”孙宁及时接过话茬,又盯着林婉瑜说,“我还舍不得婉瑜遭罪呢。”

几个女生又跟着起哄,似乎是想把刚刚孙宁丢失的面子找补回来。

“宁少可真细心,太会体贴人了。”

“是啊,是啊,嫁人就应该嫁宁少这样的好男人。”

“不像有些人,徒有其表,只会倒腾点儿旁门左道的雕虫小技,最后连自己都养不活,更别说是让自己的女人过上好日子了。”

“走,今天我们去帝都大酒店,为婉瑜好好的庆祝。”说到这里,孙宁更是土豪十足的笑着说,“我们家老头儿可是那里的常客,可以免单。”

“大家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说着,孙宁又瞥了周炎一眼说,“都不要给我省。”

看着孙宁的那股猖狂劲儿,周炎也没多说什么。

“走吧。”林婉瑜回过头对他说了一句。

周炎点头,心中却也已经有了别的打算。

依照孙宁那样的小人作风,这顿饭注定吃的不太平。

书评(360)

我要评论
  • “好。&了自己

    “好。”周炎难为情的解掉了自己身上的围裙,尴尬的笑着说,“我……就是听说你受伤了,一着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 林婉瑜&线玲珑

    林婉瑜一张精致的瓜子脸,身材高挑,曲线玲珑,爷爷更是君城林氏集团的董事长。

  • 话还没&步声从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更加剧着周炎的心跳。

  • 骤然,&样和嘲

    骤然,大厅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异样和嘲讽的目光全都朝着周炎投放过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