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半年,林婉瑜始终都不愿让他步入自己的交际圈子。恐怕是会觉得没面子。但是,他但是没见过林婉瑜的一个叫白雪的闺蜜,毒舌且严苛,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是普普通通的朋友聚餐。估计是觉得没面子。。...

这两年,林婉瑜一直都不愿让他进入自己的交际圈子。

估计是觉得没面子。

不过,他还是见过林婉瑜的一个叫白雪的闺蜜,毒舌且苛刻,从没给过他好脸色。

“就是普通的朋友聚会。”林婉瑜低着头说,”而且白雪听说我升任分公司经理,就想着帮我好好的庆祝下。”

“那……你怎么想到让我陪你一起过去了?”周炎好奇的追问。

“这次大家都是带了男朋友或老公去的。”林婉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所以……我想如果你去的话,我就不落单了。”

林婉瑜话中的深意,周炎自然听得出。

“好,咱们去。”

周炎发动车子,一路开到了君悦会所。

这是全城最有名的会所中心,平时出入的人非富即贵。

外部装修豪华,流光幻彩的灯光来回跳动,门口更站着几名肤白貌美的旗袍女接待。

停好车子后,两人直奔十楼的高级包间。

“等一下。”刚要进去的时候,林婉瑜伸出手帮忙整理了下周炎的衣领。

周炎淡笑,很绅士的推开了包间的大门。

二人的出现,也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

“婉瑜,你怎么才来啊?”穿着红裙的白雪笑眯眯的走过来,“我们大家都在等你呢,林总。”

“婉瑜,恭喜高升。”几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围着林婉瑜。

这时候,一个穿着蓝色格纹西服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浅笑倒:“婉瑜,恭喜你。”

此人名叫孙宁,听说家里是做建材生意的,是个标准的富二代。

高中的时候,就一直追求林婉瑜,只是,一直没有得手。

“谢谢。”林婉瑜淡笑着回应道。

“哦,对了,这位是……”一个穿着黑色抹胸裙的女人,上下打量了下周炎问。

“他啊,他……”白雪刚要阻拦,却被一个名叫郑重的男人打断了。

“这不就是周炎吗?”郑重平时和孙宁走的很近,更知道自己的好哥们儿一直喜欢林婉瑜。

今天逮着这样一个好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周炎?”孙宁挑了下眼皮,不屑的打量了下他。

“没错。”周炎大大方方的回应道,“我就是林婉瑜的先生,周炎。”

话音落地,人群中就掀起一场议论。

“原来他就是那个窝囊废啊。”

“婉瑜是怎么想的,居然还把他带出来,难道就不怕丢人吗。”

“我告诉你们,这种窝囊废根本没什么自尊心可言,吃软饭都吃的心安理得。”

众人毫不掩饰的冷嘲热讽,就像是冷箭一般直戳林婉瑜的心口。

“哈哈哈……”得知周炎的身份后,孙宁不屑的冷笑着说,“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窝囊废周炎啊,我对你的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啊。”

周炎淡定,不予理睬。

而一旁的白雪却气的翻白眼,狠狠的刮了周炎一眼。

“婉瑜,你怎么回事儿?”当着周炎的面儿,白雪恨恨道,“你怎么把他带到这里来,难道你不知道今天在场的都是什么人吗?”

“这些年,你为了这个窝囊废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如今好不容易升迁了,我这辛辛苦苦的帮你庆祝,结果你……”

“白雪,你别这么说。”林婉瑜无奈了的看了一眼周炎。

早知道场面这么尴尬,他们俩就不来了。

“那个……今天我们是专门为婉瑜庆祝的。”白雪笑容满面的招呼着众人,拉着身边的林婉瑜说,“来,我们为她干一杯。”

“婉瑜,恭喜你。”孙宁举着酒杯走了过来,直勾勾的盯着她。

看着对方饿狗一般的眼神,周炎即刻护妻。

“少喝点儿。”周炎揽住妻子的腰肢,淡淡道。

林婉瑜回以微笑,听话的点了下头。

看到夫妻二人的互动,孙宁怒火中烧。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渴望得到林婉瑜,百般追求,始终没有得到手。

如今看到林婉瑜竟然和这个窝囊废亲亲我我,心里就更不爽了。

“周炎。”孙宁指着身后的台球桌说,“我听说你吃软饭是一把好手,台球会打吗?”

周炎低调道:“会一点,略懂。”

“略懂?”郑重又恶心的讥讽道,“我看你是狗屁不懂吧,我们宁少可是圈里有名的台球小王子。”

“对啊。”另一个男子也跟着吹起了孙宁的彩虹屁,“宁少要是去职业打球,丁俊晖都不是个儿。”

“宁少。”白雪也笑着奉承说,“看在我们婉瑜的面子上,露一手呗。”

孙宁又挑眉,色眯眯的看向了林婉瑜道:“行,就看在婉瑜的面子上。”

一群人很快就围在了绿案子前。

“宁少,球帮你摆好了。”郑重屁颠颠的笑着说。

“宁少,加油。”一个女人拍着手说。

孙宁盯着自己的球杆,十分的投入。

“当。”

“好球。”众人一阵喝彩。

孙宁连入五球,十分得意,出尽风头。

就在这时候,孙宁径直走到了周炎的面前:“刚刚你不是说略懂吗?来一个?”

“得了吧,宁少。”郑重抱着双臂,不屑道,“他刚刚不过就是耍嘴皮子。”

“对啊。”一个叫赵磊的男人,也阴笑着说,“软饭吃多了,估计连球杆都握不住了吧。”

“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林婉瑜的脸色有些难看。

她再次后悔了。

周炎猜测她接下来肯定会仓皇离开,于是,率先开口道:“好啊。”

听到这两个字,林婉瑜顿时瞪大了眼睛。

她从没听说过周炎会打台球。

“哎呦,挺上道儿啊。”郑重却认为周炎是个愣头青,他们随便激两句,这小子就上当了。

而能够当着林婉瑜的面儿,当众打脸她老公,孙宁也是十分窃喜。

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你们是婉瑜的同学,如此盛情邀请,我自然接受。”周炎微微淡笑道。

“宁少。”赵磊抬了抬下巴说,“和这种窝囊废打球,有失您的身份。”

“打球就是图个乐。”孙宁又将视线转移到了林婉瑜的身上,色色的说,“就算是为了婉瑜,我也要给人家一个面子,对不对?”

“你放心。”周炎鄙夷一笑,“我尽量不让你输的太惨。”

然而,周炎接下来的话,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书评(179)

我要评论
  • “周炎&你先去

    “周炎,我看婉瑜还要再医院住上两天,你先去把住院费交一下。”老丈人林国富还算是客气的说。

  • “好吧&手抽出

    “好吧,看在你过的连条狗都不如的份儿上。今天我就可怜可怜你,替你把这钱交了。”林明朗从上衣口袋中抽出了价值不菲的钱包,随手抽出一张卡,递到了缴费窗口钱。

  • 喘吁吁&事。”

    看着气喘吁吁担心自己的周炎,林婉瑜很是厌烦的推开了他:“我没事。”

  • &上了周

    只是,曾是大学校花的她,却意外的喜欢上了周炎。迅速闪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