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我在公司内部的有股份。”林婉瑜不卑不亢道,“更更何况,我更是这一次项目的总负责人。做好了,功劳有我一份,做好,我自然而然也很清楚是什么后果。”“哎呦……”听见“哎呦……”听到这里,林紫涵冷笑一声,“你不要以为做了项目负责人,尾巴就可以翘到天上去了。林婉瑜,你还是好好的掂量下自己的斤两吧。”。...

“姐夫,我在公司内部同样有股份。”林婉瑜不卑不亢道,“更何况,我更是这次项目的总负责人。做好了,功劳有我一份,做不好,我自然也清楚是什么后果。”

“哎呦……”听到这里,林紫涵冷笑一声,“你不要以为做了项目负责人,尾巴就可以翘到天上去了。林婉瑜,你还是好好的掂量下自己的斤两吧。”

“真是不知丢人现眼。”韩东健不清不楚嘟囔了句,“我劝你,最好还是带着自己的窝囊老公,赶紧滚得远远的,免得给林家丢脸。”

“好热闹啊。”身后的大门突然被推开,张睿迈着矫健的步子走了进来。

“林董事长,您专门把我喊过来,不是让我来看戏的吧?”

说完,张睿扫了一眼旁边的韩东健和林紫涵夫妇。

也许是见识过昨天的厉害,林国民三人不敢有丝毫的造次。

“哦,没什么。”林老爷子打圆场说,“我把张总叫过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下分公司的人员配置,毕竟这个项目关系到我们两家公司的切身利益。”

“人员配置?”张睿抿了下唇角,直接指向了林婉瑜说,“我很欣赏林总监的能力,既然林董事长如此重视这个项目,那就让她来做分公司的总经理吧。”

林婉瑜再次惊讶的张开了樱唇,整个人晕乎乎的,感觉就像是做梦一般。

“什么?”听到他的话,林紫涵也二次炸了。

“怎么?你有意见吗?”张睿不耐烦的挑了下眼帘。

“张总,我……我的意思是说……”林紫涵有点紧张的说,“林婉瑜她毕竟没什么经验,打理整个公司……”

“这个应该不需要你操心吧。”张睿不留情面的打断了林紫涵,正色道,“第二分公司现在隶属于四海集团,也就是说,我有绝对的人事任免权。”

“我说谁有能力,谁就可以上位。”

林老爷子也没想到张睿如此干脆,便也没再多说什么。

毕竟和他的初衷,达成一致。

“既然林董没意见,我即刻就下达人事任命。“张睿舒了口气,看向林婉瑜继续道,”林总,我下午就让人把办公司打理出来。“

“我……”林婉瑜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愣了下,”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张睿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我看过你递交的项目方案,非常棒。如果可以的话,我需要你能再整合出一份更详细的方案出来。”

“林总,这个项目就靠你了。”

“是啊,婉瑜。”林老爷子也在一旁附和道,“好好干。”

如此大的信任和倚重,在这之前,林婉瑜想都不敢想。

除了激动,更多的是喜悦。

“张总,爷爷,你们放心。”林婉瑜很认真的说,“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慢着。”就在张睿准备出门的时候,韩东健突然发话了。

张睿不屑的转过头道:“你谁啊?”

“我……”韩东健立刻气的脸色发青。

他可是堂堂的韩家大少爷,未来韩氏集团的继承人,从未有人敢这么的藐视他。

“是我。”韩东健微眯着眼睛回击,“韩氏集团的总经理,同时……”

“你一个外人,居然敢插手林氏集团的事务。”张睿再次不耐烦的打断说,“你配吗?”

如此不留情面的挑衅,韩东健哪里忍得了。

“张睿。”韩东健气急,不顾林紫涵的阻拦,“林家的人怕你,我可不怕。”

“我知道。”张睿不屑的笑了笑说,“君城韩家嘛,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韩东健,我知道你作为林家的女婿,手里握着一点儿股份。同时你也不稀罕,所以,你才敢跟我叫板,对吗?”

“是又怎么样?”韩东健还是不服输。

“很好。”张睿抿唇笑道,“我佩服你的勇气,但在我看来,不过是莽夫行为。”

说着,他猛然敛起了笑容。

“你搞清楚,第二分公司已经纳入我们四海集团了。和林家毫无关联,我让林家的人插手管理,那是出于合作商的考量。“

“你岳父和媳妇儿还没跳出来,你一个外人,算哪棵葱啊?”

张睿此番话,火力全开,不留任何情面。

“张总。”眼看着自己女婿一败涂地,林国民连忙跳出来解围,“韩总不是这意思,他也是为了两家的合作考虑,毕竟是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对不对?”

林国民看似没有说什么,却还是狡猾的驳斥了张睿的意见。

林婉瑜未必能够胜任总经理的人选。

“很好。”张睿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伎俩,“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公平竞争好了。”

“不过,在这之前,林婉瑜必须以代理总经理的身份主持第二分公司的大局。”

“林董。”张睿又看向林老爷子说,“介于这次的项目十分重大,项目方案上势必要多下一点功夫。那就让林紫涵和林婉瑜各出一份项目企划文案。”

“到时候,谁的文案优秀,谁就是分公司的总经理,好不好?”

“我没问题。”林紫涵不悦的刮了一眼林婉瑜,恨恨道。

“我也没意见。”林婉瑜咬了下嘴唇道。

“很好,那就这么定了。”说完,张睿离开了办公室。

“爷爷,我也先走了。”林婉瑜不想在这里逗留太久,一面发生不必要的争端。

“婉瑜啊,你等一下。”说着,连老爷子看向林国民三人说,”你们先出去吧,我有话要和她单独聊。”

如此天差地别的待遇,林国民父女二人恨得咬牙切齿。

可被逼的退到了这一步,他们也没办法。

关上门,偌大的办公室就剩下林老爷子和林婉瑜两人。

“婉瑜,你是不是觉得爷爷很被动啊?”林老爷子淡淡道,“就好像被张睿牵着鼻子走一半,不敢有丝毫的异议。”

林婉瑜也觉得奇怪,爷爷脾气向来铁腕,这次怎会轻易让步。

而且,还是一大步。

这时,林婉瑜又想起了路上周炎交代她的一句话。

看来,现在是用得着的时候了。

书评(359)

我要评论
  • 脸儿,&闯的,

    “林明朗,你差不多就行了。”林婉瑜不悦的抬起头,阴沉着一张苍白的小脸儿,“这事儿是我闯的,我会负责到底的。”

  • 林明朗&笑。

    刚转过身,他就看到林婉瑜的堂哥林明朗站在身后,脸上带着令人恶心的冷笑。

  • 手头有&点紧,

    “陈放,我老婆现在医院住院呢,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看能不能……”

  • 丈母娘&她死了

    丈母娘明确告诉周炎,除非她死了,否则一辈子都不认他这个女婿。

  • 是堂哥&整理好

    “原来是堂哥来了。”周炎整理好自己的心绪,大大方方走上前。

  • 婿现在&儿女婿

    “哦,我差点儿忘了,您女婿现在已经是一枚标准的家庭煮夫了,啧啧,女儿女婿都失业的话,就要啃你们的老本儿了吧。”

  • &了他:

    看着气喘吁吁担心自己的周炎,林婉瑜很是厌烦的推开了他:“我没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