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副总。”张睿抬腕上的手表,冷声道,“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林国民明白了,昨天事儿儿不能够如了张睿的愿,怕是后面的董事会议也就黄了。到时候,不仅没办法向林老爷子林国民明白,今天这事儿不能如了张睿的愿,恐怕后面的董事会议也就黄了。。...

“林副总。”张睿抬起腕上的手表,冷声道,“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

林国民明白,今天这事儿不能如了张睿的愿,恐怕后面的董事会议也就黄了。

到时候,不但没办法向林老爷子交代。

或许,整个林氏集团也会彻底崩塌。

林国民咬了咬后槽牙,回过头恶狠狠骂道:“混账东西,居然敢在张总的面前放肆,我们林氏集团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我……”林明朗不服气却无奈的点了下头,”好,我现在就把这里清理干净。”

当他刚要从清洁工的手中接过拖把的时候,张睿又发声了。

“我看你这身西服不错,就用这个擦吧。”张睿丝毫不留情面的说,”又或者,你可以选择舔干净。”

“你……”林明朗气的眼冒金星,却又不敢造次。

而他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四海集团空降过来的这个总经理,竟然会如此的针对自己。

“张总,小孩子不懂事,您看……”林国民为自己的儿子求情道。

“林国民。”张睿先是看着他淡淡的笑了笑,瞬间敛起了笑容,愈发冷酷的说,“你身为集团副总,就是这么玩忽职守,教育属下的吗?”

“我对你们整个林氏集团的管理系统非常失望,所以,合作还是考虑下吧。”

说着,张睿就转过了身。

张睿如此发难,气势逼人,不但把林国民父子颜面扫地,更把其他林家人压的死死的。

他跟在郭友德身边多年,何等大的场面没有见识过。

而眼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周炎挑眉看了一眼僵在原地的林国民,他知道这位集团副总心里应该明白,张睿以及整个四海集团的背后,肯定有着实力雄厚的后台支撑。

张睿既然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林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整个林氏集团也是唾手可得。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林氏垮了,林国民父子的荣华富贵,也是荡然无存。

“大哥。”老三林国祥走过来,压低声音道,“老爷子那边发话了,你就忍忍吧,就当是为了大家。”

父亲震怒,后果不堪设想。

林国民脸色惨白,呼吸急促,无奈又绝望的闭了下眼睛。

“爸,我……”林明朗却拉不下这张脸。

“不争气的狗东西。”林国民伸手就打了儿子两个响亮的耳光,“还不赶紧把自己这身皮扒下来,照张总的事情去做。”

林明朗嚣张惯了,如果这事儿传了出去,他以后还有何脸面在君城混下去。

“给我脱下来。”看到儿子不动,林国民惨白如纸的扒掉了儿子的上衣,重重的扔到了那片污秽上,恶狠狠道。

“给我擦。”

林明朗被逼的眼泪直流,只能硬着头皮擦干净。

气氛安静的诡异,林家的其他人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张睿此举,更在林家人的心中留下了铁腕强硬的形象。

风波过后,一行人朝着楼上进发。

周炎对着林婉瑜点了下头,示意她尽快跟上。

他这边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张睿的保镖拦住了林明朗。

“我们张总说了,你就不用列位出席了,免的熏了在场的其他人。”

林明朗握紧了拳头,重重的把那件脏污的西装上衣摔在了地上。

偌大的会议厅内。

“林董事长,各位。”张睿指着每个人眼前的项目计划书说,“我想你们详细了解过了,有什么意见尽管提。”

“没什么意见。”见识过张睿的手段后,众人不敢多言。

“张总,您的计划的确不错。”林老爷子也是颇为给面子的说,“只是,我看你又追加了两个亿,是不是……”

“林董事长,我现在已经是拥有林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东。”张睿缓缓说道,“之所以会追加资金力度,就是看中了林氏地产的实力和潜力。”

“我相信这个项目执行下去,对我们两家集团都会带来丰厚的利润。”

张睿除了收购了林婉瑜所属的那间分公司外,吸纳和采购的大部分是林国民和林国祥两人的股权。

稀释了两个大股东,其他两个小股东的利益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傍上了四海集团这棵大树。

众人起立鼓掌,但是林国民和林国祥兄弟二人的脸色却难看到了极点,股权缩减,加上今日风波,定人会沦为君城商界的笑柄。

几个小时后。

四海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内。

“周少,您都看到了吧?”张睿很是恭敬对着视频通话中的周炎说。

自从张睿进入林氏集团会议室的那一刻,就把视频打开,会场内所发生的一切,周炎全程看到。

“这次做的不错。”穿着休闲T恤的周炎,赞赏了一句。

简单的夸奖,算是对张睿能力的肯定。

“多谢周少夸奖,这是属下应尽的本分。”张睿恭谨道。

“周少。”张睿继续汇报道,“可惜,这次我们只稀释了林国民和林国祥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们在集团内部依然占据重要位置,需不需要追加股权收购?”

“不必。”周炎摆摆手,淡淡道,”林国民阴险狡猾,这些年,他在君城和林氏集团经营的非常不错。“

“再说,林国民和君城的韩家是姻亲关系。这次林氏动荡,即使我们不出手,韩家出面,也一定可以周转过来。”

这一点,周炎早已料到。

“那林董事长为什么还要向我们低头呢?”张睿不解的问。

“哼……”周炎微微笑道,“君城之中,林家也算是地产界的翘楚,可终究是个二流世家,无法向最顶级的上流社会靠拢。”

“我估计林老爷子是想借助这次的项目,把林氏地产的招牌响当当的竖起来,从而,提高林氏一族在君城商界的地位。”

林老爷子为达目的,向来不折手段。

所以,林国民父子的颜面,他根本不在乎。

“原来是这样。”张睿受教的点了下头。

“对了,周少。”张睿双手交叉,郑重道,“需要我为少夫人在分公司安排一个位置吗?”

书评(369)

我要评论
  • &恨不得

    此刻的他,就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一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己家的&明朗又

    “二婶儿,是她主动要求到集团工作的,您要是觉得自己家的女儿宝贝,那就让她回家去做家庭主妇好了。”说到这里,林明朗又挑了一眼旁边低头站着的周炎。

  • 费的事&情,我

    “不必麻烦了,医药费的事情,我很快就能解决的。”周炎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 周炎的&心跳。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更加剧着周炎的心跳。

  • “没问&千块钱

    “没问题,我现在就用微信给你转过去五千块钱。”电话中,陈放憨厚的笑了笑。

  • 行,就&狗似得

    周炎懒得和这货掰扯,一旦散起德行,就跟条疯狗似得,逮谁咬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