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总监,董事长让我相关通知你回来报名参加董事会议。”电话中,张秘书的语气非常客套。“我?”林婉瑜禁忍不住皱眉头。她而已领导分公司的一个项目总监,极为不受爷爷注重。并且,历“我?”林婉瑜禁不住皱眉。。...

“林总监,董事长让我通知你过来参加董事会议。”电话中,张秘书的语气十分客气。

“我?”林婉瑜禁不住皱眉。

她只是下属分公司的一个项目总监,颇为不受爷爷重视。

而且,历来董事会都没有他们二房什么事情。

怎么忽然间要她参加董事会呢?

“对,林总监,请您尽快赶过来。”张秘书急切说。

“好……”林婉瑜有些疑惑的回答,“我马上到。”

“怎么了?”看到她纠结的表情,周炎假装不知的问了句。

“哦,刚刚营业的助理打电话说,让我去参加董事会,你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啊?”林婉瑜愈发担心的说。

从变更项目负责人这件事情上,林婉瑜就已看清,爷爷对他们一家打压的厉害。

他们二房虽在集团没有什么根基,可林国富和林婉瑜的手上到底还有几成股份。

万一老爷子把股份没收了,那他们在林氏集团再无立足之地了。

“没事儿。”周炎扶着老婆的肩膀,淡淡的安慰说,“你就大大方方的过去参加,林氏集团短短一天内差点儿崩盘。这时候,董事长叫你过去,应该是为了集团的利益。”

“你的意思……”林婉瑜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又觉得不大可能。

可心里已经有了意动。

“老婆。”周炎顺势坐了下来,握着林婉瑜的手,赞赏和鼓励的说,“你曾是咱们管理系的高材生,老爷子自己心里也清楚,你是有真才实学的。”

“你缺的不过就是一个机会罢了。”

“而如今这个机会来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把握。”

听了周炎的这番话,林婉瑜一改之前的犹豫和迷茫,终于露出了笑容。

“好,就听你的。”有了他的鼓励,林婉瑜踏实了许多。

而且,她渐渐觉得,自己开始依靠周炎了。

临出门的时候,林婉瑜打消了叫车的打算,对着身后的周炎说:“你送我去公司吧。”

听到这里,周炎心里猛然一暖,受宠若惊的点了下头:“好。”

林氏集团。

远远的,林明朗就看到周炎和林婉瑜二人。

“林婉瑜。”刚到大厅,林明朗就恶狗狂吠的说,”你还真是不嫌害臊呢,居然敢让你的窝囊废老公骑电动车送你来。我们林氏集团的颜面,都被你丢光了。”

听到此番嘲讽至极的话,周炎的眼神瞬间变的锐利锋芒。

但他知道,今天对于林婉瑜来说,十分的重要。

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所以,他还是咬牙忍住了。

“周炎,你先回去吧。”林婉瑜把手上的头盔递给他。

而林明朗也没想到他们两口子这么能忍,但忍就没事了吗?

即便林老爷子下了命令,他还是想方设法的想要阻止林婉瑜参加董事会会议。

“周炎。”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林明朗再次发声,探手抓住了他的肩膀说,“我之前以为你窝囊,但没想到居然窝囊到这个份儿上。”

“连自己老婆红杏出墙都不知道。哎呀,你瞧瞧,这顶绿帽子,多亮眼啊。”

林婉瑜瞬间怒了,气狠狠的瞪着林明朗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胡说了吗?”林明朗更加猖狂的挑衅说,“林婉瑜,你少在这儿跟我装纯洁,上次你是怎么搞定四海集团的合约的。”

“还有,你是不是和四海集团的张睿有一腿,所以,他才会把我拒之门外。”

“林明朗,你这个混蛋。”被人这样污蔑,林婉瑜气的眼泪都快要出来。

林明朗出手去推林婉瑜,周炎护妻心切,突然发力。

“哎呦……”林明朗整个人就撞在了大厅的沙发上。

“周炎,你居然敢出手打我。”林明朗突然大喊了起来。

周炎心中发狠,就凭林明朗刚刚的那些话,他早就想把对方大卸八块了。

但对方的目的再清楚不过,就是要阻止林婉瑜进入董事会。

为了林婉瑜,周炎还是忍了。

“我没有。”周炎如实回答。

“你还敢狡辩?”林明朗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身后的几个保安说,“来人,把这两个碍眼的东西,给我赶出去。”

“慢着!”这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众人的目光瞬间就被吸引了过去。

此时,四海集团总经理张睿站在门外。

他的身后,除却庞大的商务团队和律师团队,还有风风火火的黑衣保镖。

“你谁啊?”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林明朗很是张狂的吼了一声。

张睿稍稍垂了下眼帘,一个黑衣保镖对着林明朗的腹部就是狠狠一拳。

林明朗吃疼,胃里翻江倒海,哗的一下,吐了满地。

“你他妈的……居然敢打我,知不知道我是谁?”倒在地上的林明朗,满身污秽,更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愤怒的盯着张睿。

“自我介绍一下。”张睿正了下自己笔挺的西装上衣,“我是四海集团的总经理张睿,而且,我现在还持有林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说到这里,张睿眼神一暗,冷声呵斥到:“你说我是谁啊?”

什么?

张睿?

听到这个名字,林明朗一下愣住了。

自从四海集团变更总经理之后,他从未见过张睿,更不知道这人竟然如此厉害。

“对……对不起,张总。”林明朗麻利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小鸡啄米般的道歉说。

林国民和其他几房听说了一楼大厅发生的事情后,同样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张总,有失远迎。”林国民满脸谄笑,热情过头的指着楼上的方向说,”会议室那边已经安排好,里面请。”

“林副总。”张睿淡淡的开口说,“我今天来是谈生意的,你觉得这样OK吗?”

林国民的视线很快转移到自己儿子的身上,又僵硬的笑着说:“张总放心,我现在就让人清理。”

“难道……”可就在这时候,张睿再度发话,“林氏集团就是这么办事的吗?在我们四海集团,向来是谁的烂摊子,谁来收拾。”

话音落地,张睿不动声色的看了眼站在角落中的周炎。

周炎微微点了下头,他立刻明白了。

书评(200)

我要评论
  • 儿,你&低着头

    “没事儿,你先出去吧。”林婉瑜低着头,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和失望。

  • 朗,你&阴沉着

    “林明朗,你差不多就行了。”林婉瑜不悦的抬起头,阴沉着一张苍白的小脸儿,“这事儿是我闯的,我会负责到底的。”

  • 尴尬的&笑着说

    “好。”周炎难为情的解掉了自己身上的围裙,尴尬的笑着说,“我……就是听说你受伤了,一着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 ,林婉&白。

    病房内,林婉瑜额头上缠着绷带坐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

  • ,沈蓝&费?他

    “哼。”就在这时候,沈蓝极其恶毒和嘲讽的冷笑了一声,“交住院费?他有钱吗?一个靠我女儿吃软饭的人。”

  • 落地,&就赶紧

    “不能。”话音刚刚落地,小护士就直接怼了过来,“没钱,就赶紧出院,或者,去找你老婆要啊。”

  • 错事情&去。

    此刻的他,就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一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结果很

    “明朗,这事儿怪不到婉瑜,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江蓝想替女儿说话,结果很快就被秒杀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