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瑜但是生气,但也于事无补。命令是爷爷下的,她更本难以变化。除了这个,她还得想办法向父母那边交待。“妈,我跟你说件事。”刚到母亲那边,林婉瑜坐在沙发上,迟疑着命令是爷爷下的,她根本无法改变。。...

林婉瑜虽然生气,但也于事无补。

命令是爷爷下的,她根本无法改变。

除了这个,她还要想办法向父母那边交代。

“妈,我跟你说件事。”刚到母亲那边,林婉瑜坐在沙发上,犹豫着开口说,“那个……爷爷把四海公司的事情交给林明朗了,我……”

然而,话还未说完,江蓝就炸了。

“你说什么?”江蓝气的跳脚,“这个项目是你谈下来的,凭什么要交给林明朗那个小兔崽子。”

“不行,我现在就去找他们理论去。”

“你这是干什么啊?”林国富慌里慌张的拉住了自己老婆,“这事儿是老爷子决定的,难道你要和他理论吗?”

“我……”听到这里,江蓝一下噎语。

“难道……难道我们一家就活该被人欺负吗?”无奈之后,江蓝又捂着脸放声哭泣了起来。

“好不容易熬到头了,本以为咱们家的日子会好过一些,没想到……”

听着母亲的这些话,林婉瑜也是心如刀割。

她劝慰了一会儿,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周炎赶了过来。

“婉瑜,我来接你回家。”周炎刚进门就意识到气氛不对,低声说了一句。

而江蓝也趁势把怒火全都转移到了女婿的身上。

“回家?回什么家?”江蓝恨恨的瞪着周炎,恨不得把他吃了一半,”就是你这个窝囊废拖累了我女儿。”

“我告诉你,明天你们俩就离婚,不然的话,我……”

“妈……“看到母亲一脸情面也不留,林婉瑜音调稍扬了一下,“我们先走了。”

说完,林婉瑜拽着周炎就往外走。

“这个窝囊废有什么好的。”可江蓝还是不依不饶的追着喊,“现在你的项目被人吞掉,他能帮你什么?”

项目被吞掉?

周炎心中纳闷,难不成是和四海集团的合作吗?

“婉瑜,和四海集团的项目,不是已经搞定了吗?”周炎低声问道。

“是。”林婉瑜面无表情的回答了一句,“不过,爷爷又把这个项目交给林明朗了。”

“走吧,回家吧。”林婉瑜戴上了头盔,示意他启动电瓶车。

一路上,林婉瑜一言未发。

“婉瑜。”回到家,当她刚走进卧室的时候,周炎突然叫住了她。

“相信我,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个项目。”

“什么?”林婉瑜奇怪的转过身。

“你先去休息吧。”周炎温柔的道了一句。

林婉瑜没想太多,只是,快要走进卧室的时候,她忍不住回眸看了眼周炎。

刚刚他的那句话,就像一股涓流一般,暖了林婉瑜的心房。

不管外面的人如何质疑,至少周炎是肯定她的能力的。

第二天下午。

林氏集团会议室。

“什么?取消合作?”听到这个消息,林老爷子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到底怎么回事儿?”林老爷子重重的点着手中的拐杖。

“爷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林明朗也是一头雾水的说,“我今天去四海集团那边谈合作,连门都没进去。”刚说到这里,林老爷子的几个子女匆匆忙忙的赶来了。

“爸,我的分公司好几个大客户都被挖走了。”

“爸,我前天刚谈下来的项目,对方说取消就取消了。”

“爸……”

“都给我住嘴。”看着七嘴八舌,好像讨债一般的子女,林老爷子厉声呵斥。

这时候,戴着红框眼睛的女秘书走了过来,把手上的几份资料放到了老爷子的面前。

“董事长,根据最新得到的消息,咱们集团的股价下跌了百分之二十,而且,退股……”

女秘书的话还未说完,林家的几房儿女就炸锅了。

“下跌这么多,那咱们是不是要破产了?”

“如果小股民和大股东一起退股的话,我们恐怕……”

“爸,这可怎么办才好啊,你快点想想办法啊。”

“够了!”林老爷子气的脸色发黑。

这几年,君城房地产市场形势大好,各家地产公司也是竞争的十分激烈。

这次,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搞垮林氏。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搞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林老爷子阴沉道。

“董事长。”这时候,女秘书握着手上的手机说,“四海公司那边的人来电话了,说是要和您商讨一下合作的事情?”

四海集团突然冒了出来,林老爷子无奈又疑惑的皱紧了眉头。

难道他们无意中得罪了四海集团?

但最终还是接过了电话。

“林董事长,我是四海集团的总经理张睿,如果您想要摆脱目前林氏集团的困境,一个小时后,我会带人过去和您见面。对了,记得叫上您的孙女,林婉瑜。”

“好。”林老爷子低头沉吟。

“就这样。”张睿瞬间挂断电话。

林老爷子脸色铁青,刚刚张睿特意提及了林婉瑜,他就预感这事儿应该和变更项目负责人有关。

“张秘书。”林老爷子舒了口气,眉头依然紧皱夫人说,“通知婉瑜过来参加会议。”

“什么?婉瑜?她凭什么过来啊?”林家老大林国民,很不乐意的嘟囔了句。

“对啊,爷爷。我才是这次和四海集团项目对接的负责人。”林明朗也不满的说。

“你们都给我闭嘴。”林老爷子撂下这句狠话之后,气呼呼的回去了董事长办公室。

留下一群懵逼的儿女。

前往林氏集团的路上,张睿端直身子,恭敬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周少,已经按您吩咐布置了。”

张睿跟在郭友德身边多年,一向忠心耿耿,且见多识广。

郭友德亲特别吩咐,只要是周炎交代的事情,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做到。

所以,对于周炎的嘱咐,张睿亦是俞发的重视和恭敬。

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好。”周炎淡淡的落出一句。

“接下来,你这样做……”周炎仔细叮嘱了一阵。

“好,我明白了,周少。”张睿恭敬回应。

“等事情办妥之后,我们再联络。”周炎这边刚刚挂断,就听到林婉瑜的电话响了。

“喂,张秘书……”

书评(286)

我要评论
  • 此刻的&找个地

    此刻的他,就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一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儿,是&做家庭

    “二婶儿,是她主动要求到集团工作的,您要是觉得自己家的女儿宝贝,那就让她回家去做家庭主妇好了。”说到这里,林明朗又挑了一眼旁边低头站着的周炎。

  • ……”&能宽限

    “那个……”周炎卑微的弯下腰请求道,“我想问一下,住院费能不能宽限两天?”

  • 差不多&婉瑜不

    “林明朗,你差不多就行了。”林婉瑜不悦的抬起头,阴沉着一张苍白的小脸儿,“这事儿是我闯的,我会负责到底的。”

  • ,林婉&绷带坐

    病房内,林婉瑜额头上缠着绷带坐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

  • 饭的男&我就觉

    “你这种吃软饭的男人,我见多了,走走走,别在这儿瞎耽误功夫,多看你一眼,我就觉得恶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