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的风波,我并也不是看在高子峰的面子上才亲自出马问题的,不是郭先生拜托了我的。”听见这句话,高子峰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完全凝固。整个包间的气氛,也变的尴尬和无法呼吸。“的话没什么听到这句话,高子峰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上次的风波,我并不是看在高子峰的面子上才出面解决的,而是郭先生拜托我的。”

听到这句话,高子峰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整个包间的气氛,也变得尴尬和窒息。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挂断。

“郭先生?”林国富皱眉问道,“他是哪一位啊?”

周炎低头吃菜,他心似明镜,这一定是郭友德安排的。

而就在这时,包间的门突然被推开。

雪晴带着一排女服务生走进来,托盘中依次放着美味佳肴和上好的香槟和红酒。

“您是林太太吧?”雪晴笑容满面,举止得体。

“我是……”江蓝一脸疑惑,不知发生了什么。

雪晴微微点头,礼物尽数放到了桌子上。

“林太太,我是望江楼的经理,今天是您的生日,我特地送来一些薄礼,您请笑纳。”雪晴抿唇含笑。

看着桌子上的珍馐佳酿,众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哦,对了。”雪晴伸出纤纤玉指,把一张白金会员卡递到了江蓝的面前,“这是郭先生特意交代的,一定让我转交给您。”

又是郭先生?

林婉瑜突然愣住了,难道就是周律师电话中提到的那位郭先生吗?

可他们一家并不认识姓郭的人啊。

“礼物我送到了,各位慢慢享用。”雪晴话 落,转身走出了门外。

“真是奇怪,这个郭先生究竟是何许人也?怎么出手这么大方?”林婉瑜的一位阿姨说。

“对啊,你看这瓶可是82年的拉菲,老贵了。”另一位江家的亲戚说。

“可是,这个郭先生究竟是谁的朋友啊?又是帮婉瑜解决官司的事情,又帮大姐庆祝生日?”

不过,刚刚周律师电话中已经言明,高子峰并不认识这位神秘的郭先生。

难道是……

这时,林婉瑜把视线立刻定格在了周炎的身上。

之前预定包间的时候,周炎就告诉过她,自己曾帮了一个大老板的忙。

但她又觉得不可能。

周炎现在只是一个送外卖的,哪里有机会认识能量如此巨大的人物。

可即使不可能,林婉瑜的内心也非常渴望。

雪晴出门之后,悄悄发了个短信给周炎。

“周少,一切您还满意吗?”

周炎回了个嗯字,不动声色的把手机放了回去。

高子峰刚刚丢了颜面,心中不爽,又想拿周炎撒气。

“周炎,你该不会认识这位郭先生吧?”高子峰脸露讥笑。

“我……”然而,周炎还未开口,就被一波嘲笑声淹没。

“他?一个送外卖的,怎么可能呢?”江家的几个亲戚,毫不留情面的嘲讽道。

“怎么不可能呢?”高子峰附和着,火上浇油的说,”这包间就是周炎预定的呢。”

“子峰,如果周炎认识这位郭先生,我还认识美国总统呢。”

“一个连自己都养不活的窝囊废,怎么可能呢?”

这次,周炎表现的十分淡定。

可林婉瑜却不同了。

“三姨,好歹周炎也是我们林家的女婿。”听着刺耳的嘲讽,林婉瑜沉声道。

“行了,行了。”江蓝出面化解尴尬的说,“今天我生日,都给我高兴点儿。”

生日宴会持续到了晚上十点钟,众人才算是散去。

回到家里,林婉瑜一句话也没说,又把周炎关在了门外。

周炎明白,因为他,这两年林婉瑜没少受白眼和嘲讽。

以前他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但现在好了,他有足够的实力保护她。

周炎悄悄的到了阳台上,拨通了郭友德的电话。

“老郭,四海集团那边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周炎压低声音问。

“少爷,您请放心。”郭友德口气肯定的说,“我已经让我的心腹张睿接手四海公司,保证这项合作的顺利。”

“以后,您有什么业务上的安排和需要,大可吩咐他。”

“好,我知道了。”说完,周炎就挂断了电话。

虽说林婉瑜亲自签下了和四海集团的合约,但有人却不想她接手。

第二天,集团会议上。

“什么?”听到爷爷林老爷子的话后,林婉瑜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爷爷,您让我把手上的这个项目转出去。”

“对。”林老爷子理所当然的说,“交给明朗来打理。”

“可这个项目是我谈下来的,不是吗?”这些年在林氏集团,林婉瑜已经忍的够多的了。

她原想着凭借和四海集团的合作,在公司站稳脚跟,却没料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

“这个项目是你谈下来的。”林老爷子点着头说,“但你应该知道,我们林氏地产是个要颜面的大公司。”

“你和周炎结婚,忤逆我的意愿,更让我们林家在业内饱受嘲讽和耻笑。”

“保险起见,你还是把项目交出来吧。”

和四海集团的项目,不但可以提高林氏集团在业内的地位,更会让林婉瑜这个负责人的身份水涨船高。

而林明朗和林家的其他亲戚,绝不容忍。

昨天晚上,林明朗悄悄的到了林老爷子的别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

林老爷子素来疑心很重,又很不待见周炎。

林婉瑜和周炎夫妇一体,倘若他们真的在林氏地产站稳脚跟,那还得了。

于是,林明朗就把周炎觊觎林氏地产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过,林老爷子也很精明,他自然清楚林明朗的想法。

但,他更不愿意看到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落到外姓人的手中。

不管林婉瑜多么不情愿,她必须交出来。

会议散了之后,林明朗得意的嘲讽道:“婉瑜,你如果早早的和周炎那个废物离婚,估计也就不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了。”

“林明朗,我知道是你搞的鬼。”林婉瑜气的牙根痒痒,却于事无补。

“没错。”林明朗很是张狂的说,“可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既然选了,那就等着被赶出林氏地产吧?”

“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林婉瑜拳头握的紧紧的。

“怎么?你还想反败为胜吗?”林明朗撇着嘴,讥笑道,“靠谁?靠你那个窝囊废老公吗?”

书评(174)

我要评论
  • &周炎的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更加剧着周炎的心跳。

  • 这时候&。”

    “哼。”就在这时候,沈蓝极其恶毒和嘲讽的冷笑了一声,“交住院费?他有钱吗?一个靠我女儿吃软饭的人。”

  • “负责&把你告

    “负责?”林明朗又一次放肆冷笑说,“你拿什么负责?林婉瑜,你还不知道吧,人家王总已经把你告了。”

  • 心绪,&前。

    “原来是堂哥来了。”周炎整理好自己的心绪,大大方方走上前。

  • 一辈子&女婿。

    丈母娘明确告诉周炎,除非她死了,否则一辈子都不认他这个女婿。

  • 讽的目&光全都

    骤然,大厅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异样和嘲讽的目光全都朝着周炎投放过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