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东西。”江蓝这一次更不高兴了,颤抖着着手指指指周炎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而高子峰对于自己助攻的这套首饰,非常有信心。但是这套首饰也不是从缅甸买来的,却也确实是而高子峰对于自己送出的这套首饰,十分有信心。。...

“混账东西。”江蓝这次更生气了,颤抖着手指指着周炎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而高子峰对于自己送出的这套首饰,十分有信心。

虽然这套首饰不是从缅甸买来的,却也的确是高价折售的二手货。

证书齐全,怎么可能是假的。

“阿姨,您别生气了,我估计周炎也没想到自己买的是假货。”高子峰十分卑鄙的说。

周炎摇了摇头:“高子峰,你这套红宝石首饰只是人造的,人造红宝石在比重,硬度和颜色等方面,虽然和天然红宝石很是相似。”

“但就是因为人造红宝石质地太过纯净,没有一点点的杂质,所以颗粒太大,露出了马脚。”

刚刚高子峰打开盒子之后,周炎就看出了端倪。

而一旁的林婉瑜再次觉得,此刻的周炎有些不一样。

“周炎,你一个窝囊废,怕是连红宝石都没见过吧,居然敢说我买的是假货?”高子峰勃然大怒,眼神慌张的说,“自己买不起,竟然在这儿诬陷我。”

场面极度尴尬,高子峰脸如锅底。

不过,经过周炎这么一说,林国富也察觉这两套珠宝看似一样,却略有不同。

莫非……高子峰送的真是假货?

“周炎,你……你今天非要气死我。”江蓝却还是极力的维护高子峰,“你自己没本事,居然还敢诬陷人家子峰。”

说着,江蓝就把周炎送的那套红宝石扔到了一边,恶狠狠的说:“拿上你的东西,给我滚。”

“是啊,周炎,你今天太不像话了。”江家的几个亲戚也纷纷的指责起周炎。

看到自己母亲被气成这样,林婉瑜也狠狠刮了周炎一眼。

“周炎,快跟你妈道歉。”林国富也督促着自己的女婿,再闹下去,可就没办法收场了。

周炎明白,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

无论怎么解释,大家都不会相信他的话。

而且,他也懒得解释。

“妈,对不起。”周炎不情不愿的说了一句。

可江蓝还是不买账。

“你跟我出来。”林婉瑜黑着脸说。

刚出包间,林婉瑜就爆发了。

“周炎,今天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林婉瑜非常愤怒的说,“我妈难得高兴一次,又被你搅和成这样。”

看着气急败坏的老婆,周炎非常无奈的抿了下唇角。

多说无益,估计老婆也认定他送的礼物是假的了。

而且,他也不想看着自己的老婆继续生气。

“我错了。”

“你……”林婉瑜最讨厌的就是周炎这个样子,好像一拳打到了棉花上。他不痛不痒,反而把自己气个半死。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高子峰又人模狗样的走了出来。

“婉瑜,周炎,你俩在这儿站着干什么呢?”高子峰满脸的嘲讽和得意,小人得志的说,“马上就要切蛋糕了,赶紧进去吧。”

林婉瑜低头不语,她不是不知道高子峰的用心。今天如果不是他故意挑事儿,场面也不会如此的难看。

而周炎和她也不会如此的狼狈。

“我们两口子在这儿说点私事儿,要你管。”周炎藏不住火的怼了一句。

明明就是高子峰拿了个冒牌货,结果却把他来顶这顶黑帽子。

“周炎,刚刚的事情算我的不对。”当着林婉瑜的面儿,高子峰一面装君子,又一面激怒周炎的说。

“你说,如果我知道你准备的是仿品红宝石,我就换个礼物了。”

“你……”周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立刻就叫个珠宝鉴定师过来,是真是假,一验便知。

“够了,周炎。”林婉瑜早已看出高子峰不怀好意,周炎的脾气也很大,再这么下去,这场生日宴会就只能不欢而散了。

林婉瑜压制自己心中的火气,还算是冷静的对高子峰说:“你先进去吧。”

即使对周炎再怎么不满,在外人的面前,林婉瑜还是想为他保留基本的颜面。

谁让他们是夫妻呢。

“好……”高子峰有些失望和嫉恨的看了周炎一眼,不服气的转身走了进去。

他实在是不明白,周炎究竟有什么好的,都已经这么窝囊了,林婉瑜还是这么护着他。

走廊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林婉瑜咽了口气,寒着脸色说:“跟我进去,乖乖的把这顿饭吃完。”

“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不要顶嘴。记住,少说话,多吃饭。”

“婉瑜,既然这样,我就先走好了。”受尽了白眼和奚落,周炎也懒得去应付里面的那些人。

“不行。”林婉瑜又恨铁不成钢的咬着牙说,“你是我林婉瑜的丈夫,是我们林家的女婿,这顿饭,就算你咬着牙,也要给我吃完。”

林婉瑜很清楚,父母对周炎已经十分的不满意,如果这个时候缺席,定然更加不满。

看着自己老婆的背影,周炎心中突然一暖。

虽然刚才林婉瑜对他很凶,但心中还是顾全自己的。

既然媳妇儿都已经为自己着想了,周炎觉得这出戏还是要唱下去的。

生日宴继续进行,切完蛋糕,大家兴致正酣。于是,江蓝又重提之前高子峰帮林婉瑜摆平四海集团官司的事情。

“子峰,要不这样好了。”江蓝恨不得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很是热情的说,“趁着我们大家都在,帮我给周律师打个电话,我们也好谢谢人家的帮忙。”

“没问题。”这样一个出风头的机会,高子峰又怎么可能会错失。

而低头吃菜的周炎,心中却是滔滔不绝的鄙夷。

明明就是老子出手摆平的,你居然还敢这么大言不惭。

电话很快接通,高子峰特意点了免提。

“周律师,实在是太感谢你了。”面对这样一个陌生人,江蓝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完全是一副谄媚的嘴脸。”我知道,你是看在子峰的面子上,才肯帮我们家婉瑜忙的。”

“是啊,是啊。”林国富也笨拙的迎合着说,“周律师,子峰说你贵人事忙。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想亲自去拜访下。”

“没事的。”电话那端的周律师很客气的说,”而且……”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满腔怒&才会害

    满腔怒火的丈母娘沈蓝,眼中含泪的说:“就是因为你这个窝囊废,才会害的我女儿被别人欺负,差点儿就酿成大祸了。”

  • 病房内&,脸色

    病房内,林婉瑜额头上缠着绷带坐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

  • 林婉瑜&,语气

    “没事儿,你先出去吧。”林婉瑜低着头,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和失望。

  • 瞎耽误&多看你

    “你这种吃软饭的男人,我见多了,走走走,别在这儿瞎耽误功夫,多看你一眼,我就觉得恶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