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和他准备好的那套红宝石首饰一模一样?究竟怎么回事?郭友德也不是说全球仅有两套,此外一套了被英国的王妃买走了吗?的确,他和高子峰之间终会一个拿出的是假货。但周炎但周炎很清楚,老郭是不敢糊弄他的。。...

竟然和他准备的那套红宝石首饰一模一样?

到底怎么回事?

郭友德不是说全球只有两套,另外一套已经被英国的王妃买走了吗?

看来,他和高子峰之间终有一个拿出的是假货。

但周炎很清楚,老郭是不敢糊弄他的。

而他凝眸细看,很快就发现了猫腻儿。

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周炎大概已经预料到了,云淡风轻的继续吃菜。

高子峰的这套红宝石刚出手,就引来了众人的注意。

“子峰就是有出息,一出手竟然这么阔绰。”

“是啊,年轻有为,还这么的帅,又懂得孝顺疼人,以后谁要是有你这样的女婿,真的是享福了。”

不过最高兴的,还要数江蓝,林国富不受老爷子待见,这些年,她连一件拿得出手的首饰也没有。

“哎呦……”江蓝开心的合不拢嘴的说,“子峰,这太贵重了,阿姨怎么能受得起?”

“阿姨,也没多少钱。”高子峰眼角撇了一眼门头吃菜的周炎说,“您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而看着周炎心虚的样子,高子峰就知道他嘲讽的机会又来了。

“对了,周炎,你帮阿姨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江蓝沉下脸色哼了一声:“他能帮我准备什么礼物,只要不给我们家婉瑜惹事就行了。”

听到这里,林婉瑜也是气的低着头,想到周炎准备的那份礼物,她就觉得丢脸死了。

可眼下这种情况,总不能不把礼物拿出来吧?

那不是更丢人。

当周炎刚要从桌底下把礼物拿出来的时候,林婉瑜还是犹豫的阻止了。

今天的生日宴上,母亲和几个亲戚已经对周炎说了许多难听的话了。这份礼物一出手,指不定还会讲些什么呢。

在别人的眼中,周炎是个窝囊废。

可这个窝囊废毕竟是她的丈夫。

“该不会……”看到他们夫妻两个愣在那里的样子,高子峰又戏谑的来了一句说,“没有准备吧?”

高子峰话音刚刚落地,在座的几个亲戚又开始作妖了。

“哎呀,真是的,自己丈母娘过生日,连份礼物都没有准备,实在是太没有礼数了。”

“窝囊废就是窝囊废,我们婉瑜长得这么漂亮,又能干,嫁给他,真是太可惜了。”

听到这些话,周炎实在是坐不住了。

他本来想着悄悄的把礼物送给丈母娘,可高子峰却偏偏要挑起战争。

有人上赶着被打脸,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婉瑜……”周炎轻拍了下自己媳妇的手,大大方方的把那份礼物拿了出来,递到了自己丈母娘的面前。

“妈,这是我和婉瑜帮您准备的生日礼物。”

和高子峰精美的礼物包装相比,周炎的这份普通包装的礼物,就显得廉价和逊色许多了。

“放那儿吧。”江蓝看都没看一眼,很是冷淡的说了一句。

林婉瑜看到母亲的冷淡态度,心里也十分的窝火。

不过,她更气周炎。

就算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礼物,可至少外表包装要过得去吧。

想到这里,林婉瑜暗暗的踩了一下周炎的脚。

周炎忍住脚上的疼痛,在心里哼了一声说:“媳妇儿,待会儿就有好戏看了。”

“哦……”高子峰更是毫不客气的刺激和羞辱着周炎,直接拿过礼物笑着说,“阿姨,这礼轻情意重,不管怎样,这都是周炎的一份心意,对不对?您就打开看看吧。”

听到这话,林婉瑜又忍不住撇了下嘴角。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高子峰的用意何在呢?

可眼下这个当口,她出面阻止,只会让周炎脸上更加挂不住。

“行吧。”江蓝瞟了一眼周炎,又阴阳怪气的说,”我倒是要看看,我的好女婿究竟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听到老婆这么的针对自家女婿,江国富主动开口说:“这是孩子的一份心意,是不是?”

说话的功夫,高子峰就已经拆开了礼物,只不过打开盒子一看,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看到他这个表情,林婉瑜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

“居然是……”而江蓝原本嫌弃的眼神儿,瞬间就变成了震惊。

而江家的几个亲戚更是伸长了脖子凑了过去。

“还真是红宝石?而且还一模一样?”

“刚刚子峰不是说了吗,这是全球限量版?”

听到这里,林婉瑜好看的双眸立刻染上了震惊。

周炎继续淡定的坐在那里,江家这几个亲戚的潜台词,他还是听得出来的。

在他们的眼中,高子峰是个年轻多金的富二代。

而他周炎不过就是个在家当米虫,靠老婆养活的窝囊废。

一个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人,怎么可能会买得起这种限量版的贵重珠宝。

指不定是从哪个地摊上淘来的假货呢?

诡异的安静之后,江蓝突然间爆发了。

“周炎,你是纯心想要气死我,是不是?”江蓝黑着一张脸,很是生气的拍着桌子说,“居然敢用这种假货来糊弄我,我女儿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阿姨,你别生气了。”这时候,高子峰又一副烂好人的说。

“岳母大人。”周炎不卑不亢的解释说,“我这不是假货,是我专门买来孝敬你的。”

“孝敬我?”江蓝把两套珠宝同时摆了出来,“你这也叫孝敬我,人家子峰花了那么多的钱,买了这么昂贵的礼物送我。可你呢,居然打肿脸充胖子。”

“周炎,你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不好,居然会撞礼物吧?”

高子峰心中一阵狂喜,周炎啊周炎,这次算你倒霉,就等着被众人唾弃吧?

“你怎么就知道……我的一定是假的呢?”周炎端坐在那里,淡淡的说了一句。

而听到他的这句话,高子峰也瞬间就火了。

“周炎……”高子峰冷笑着说,“那你的意思是说,我送的礼物是假的了?”

高子峰本身就是富二代,在亲戚朋友的眼中也是个事业成功者,根本不可能,也没那个必要买假货。

“老婆。”这时候,周炎回过头看着林婉瑜说,“如果我说他这项链是假的,你信吗?”

“什么?”众人一片哗然。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中含泪&儿就酿

    满腔怒火的丈母娘沈蓝,眼中含泪的说:“就是因为你这个窝囊废,才会害的我女儿被别人欺负,差点儿就酿成大祸了。”

  • 。”林&,再次

    “走吧。”林明朗抬头看了看楼上的方向,再次冷嘲热讽的说,“跟我上楼去看看你媳妇儿,你放心,有我在场,我二叔二婶儿不敢为难你。”

  • “那个&,住院

    “那个……”周炎卑微的弯下腰请求道,“我想问一下,住院费能不能宽限两天?”

  • 准的家&的话,

    “哦,我差点儿忘了,您女婿现在已经是一枚标准的家庭煮夫了,啧啧,女儿女婿都失业的话,就要啃你们的老本儿了吧。”

  • “陈放&我就和

    “陈放,如果你再借给那个窝囊废周炎一分钱,我就和你分手……”

  • &,他是

    四海公司的那个王总,他是见过的,那根本就是一头满脸横肉的大色狼,好不好?

  • ,一旦&跟条疯

    周炎懒得和这货掰扯,一旦散起德行,就跟条疯狗似得,逮谁咬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