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城首富郭友德。周炎居然和他认识了?这怎么可能会呢?林菲菲是林婉瑜的堂妹,是林明朗化的亲妹妹,兄妹两个一副德性。见高踩底。并且,都会觉得周炎是个窝囊废。相比较林明朗化,林周炎竟然和他认识?。...

君城首富郭友德。

周炎竟然和他认识?

这怎么可能呢?

林蓉蓉是林婉瑜的堂妹,也是林明朗的亲妹妹,兄妹两个一副德性。

见高踩底。

而且,都觉得周炎是个窝囊废。

相比林明朗,林蓉蓉对于他的侮辱和讽刺,变本加厉。

每次见面,什么癞蛤蟆吃了天鹅肉,什么废物点心,窝囊废和吃软饭的字眼儿,要多少有多少。

可事实却是,废物姐夫居然和君城首富站在路边说话。

“瑶瑶,这人是谁啊?”开车的男生好奇的问了一句。

“把车开过去。”林蓉蓉心里泛起嘀咕,她非要搞清楚再说。

“姐夫,你怎么在这儿呢?”林蓉蓉下了车,又假装很惊讶的捂着嘴巴说,“郭董事长,真的是你啊?”

林家在君城最多也就算个二流富豪,和周家这样的万亿级别的富豪根本搭不上话。

平时,林家人根本没机会和林云集团的人合作,更不要说私交了。

“姐夫,你该不会和郭董事长认识吧?”

“我……那个……”周炎刚要解释,但很快就被林蓉蓉打断了。

“我就知道不可能,像你这种连个工作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和君城首富有联系呢。”说到这儿,林蓉蓉更是凑到了他的耳边说,“恐怕你连跟人提鞋都不配吗,”

“你还真是对得起窝囊废这个称号呢。”

周炎苦笑了下,他原想着随便编个理由搪塞下,如今看来根本不必了。

“是,我是不认识这位首富先生。”其实,此刻,周炎在心中狠狠的骂了句老东西,“刚刚……”

“小伙子,谢谢你的外卖。非常好吃。”郭友德看着周炎骑的是送外卖的电驴,灵机一动。

“是吗?”周炎呵呵的笑了笑,又挑了挑眉,暗中催促道,“不用谢,您给个五星好评就行。”

老东西,还不赶紧走。

本少爷的身份如果有所泄露的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郭友德不敢多做停留,略有意味的看了一眼林蓉蓉,坐上车很快离开了。

“瑶瑶,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你那个吃软饭的堂姐夫吧?”坐在车上的男生,口中嚼着口香糖,一脸坏笑。

“我呸,什么堂姐夫,我可没认她。”林蓉蓉站在车门口挑着眉毛说,“这种人,只会给我们林家丢人。”

“林蓉蓉,你怎么说话呢。”周炎锐眸一沉,双拳握紧的说。

“我就这么说话。”林蓉蓉抱着双臂,一副无所谓和不屑的样子说,“怎么着,你还想教训我啊。”

“啧啧,周炎啊周炎,我堂姐差点被人害的坐牢,关键时刻,你这个老公一点忙帮不上。最后还是人家高子峰出面帮的忙。”

“你害不害臊啊,居然还敢跟我再这儿吆五喝六的。”

“什么?高子峰?”听到这里,周炎心中怒火大燥,分明就是老子出手摆平的好不好?

“是啊。”林蓉蓉骂骂咧咧的坐上了车子,口中更是不清不楚的说,“真不知道林婉瑜是怎么想的,放着高子峰这样的高富帅不要,偏偏选了这么个窝囊废。”

“喂,送外卖的。”车子发动后,驾驶座上的那个男生讥笑着说,“下次送外卖的时候小心点儿,千万别摔死了。”

“走走走,跟这种人废什么话啊。”林蓉蓉不乐意的催促说。

瞬间,红色跑车就消失不见了。

周炎平复了下情绪,和这种头发长见识短的人置气,根本不值得。

只是,想到高子峰冒充这件事,还是气的吐血。

由此看来,周炎觉得自己更加应该保守自己的身份,他倒是要看看这些跳梁小丑还能演出什么花样来。

林婉瑜在医院住了三天,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后,她就出院了。

和四海集团的事情解决后,林婉瑜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好好的表现一下,以此也能够在林氏集团内部占得一席之地。

再就是,自己母亲的生日快要到了。

“我妈是个好面子的人。”林婉瑜看着正在收拾碗筷的周炎说,“这次又是她生日,平时她在亲戚朋友面前没少受气,所以这次,我打算好好为她庆祝下。”

“没问题。”周炎点了点头说,“礼物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保证你妈一定满意。”

“你?”林婉瑜冷笑了一声,“我看还是算了吧,礼物我来准备。”

“婉瑜,你要相信我……”就在这时候,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林婉瑜拿起手机,悄声进了卧室。

“子峰,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林婉瑜轻抚着头发,很是开心的笑着说,“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恐怕就真的要坐牢了,更不要说和四海公司签约了。”

“婉瑜,你说这话就客套了。”高子峰十分得意的回答说。

“是这样。”出于感谢,林婉瑜主动提出邀请说,“过两天是我妈妈的生日,她想请你过来参加宴会,感谢你这次帮忙。”

“可以,我刚好有空。”高子峰觉得自己和林婉瑜的距离又拉近了许多。

挂断电话后,林婉瑜又不由得把周炎和高子峰作对比,这么看来,自己的老公实在是太不中用了。

这天晚上,她把周炎关在了卧室门外。

第二天,更是早饭都没吃,就直接上班去了。

周炎根本没把老婆的脾气放在心上,因为有份合同需要签字,所以他和郭友德约好在了望江楼见面。

“少爷,这是我帮你准备的一套红宝石首饰。”老郭把一个心形天鹅绒锦盒放到了他的面前,这是集团旗下的一家珠宝公司的限量款,全球只有两套。”

“另外一套被英国的王妃买走了,就剩下这一套了。”

看着这套首饰,周炎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老郭,你很有眼光嘛,我这个丈母娘虚荣,爱出风头,尤其这次是她的大日子。”

书评(340)

我要评论
  • 吧。”&。

    “没事儿,你先出去吧。”林婉瑜低着头,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和失望。

  • &林明朗

    “好吧,看在你过的连条狗都不如的份儿上。今天我就可怜可怜你,替你把这钱交了。”林明朗从上衣口袋中抽出了价值不菲的钱包,随手抽出一张卡,递到了缴费窗口钱。

  • 大厅内&过来。

    骤然,大厅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异样和嘲讽的目光全都朝着周炎投放过来。

  • 一阵急&加剧着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更加剧着周炎的心跳。

  • 现在就&陈放憨

    “没问题,我现在就用微信给你转过去五千块钱。”电话中,陈放憨厚的笑了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