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董,您开什么玩笑?”杜刚一脸冷冷一笑,指指电动车旁的周炎说,“这是被咱们公司被辞退的前员工,反正了,他是个吃软饭的,怎么可能会会是新老板?”别说杜刚不信,就连王可是,郭友德在电话中很是认真的交代,周炎是林云集团的继承人,现在更是蓝天科技的董事长。。...

“王董,您开什么玩笑?”杜刚满脸冷笑,指着电动车旁的周炎说,“这就是被咱们公司辞退的前员工,再说了,他就是个吃软饭的,怎么可能会是新老板?”

别说杜刚不信,就连王董刚开始的时候也不信。

可是,郭友德在电话中很是认真的交代,周炎是林云集团的继承人,现在更是蓝天科技的董事长。

只不过,这个消息暂时对外封锁,绝对不能走漏半点的风声。

作为生意场上的人,王董深知郭友德是林云集团的董事长,整个周家在全球更是有着强大的实力。

如今郭董事长金口玉言,王董定然相信。

“王董,他说我是吃软饭的。你信吗?”周炎不怒反笑,口气轻松的说。

他更觉得杜刚是个傻叉。

都到了这个份儿上,居然还不相信。

周炎想着,也许是自己之前吃软饭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

不过,从此之后,他要扬眉吐气,把自己高大上的形象树立起来。

啪的一声。

王董抬手就打了一下杜刚铮亮的光头,五根手指印清晰的印在了上面。

“杜刚,敢污蔑新老板,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马上向新老板道歉。”杜刚之前送过几幅上好的字画,王董还是想把他留下。

这一巴掌,算是把杜刚彻底打醒了。

原来,周炎真是新老板。

但不等他开口求情。

“仅仅是滚蛋就行了吗?”周炎冷声道,“开除!”

开除二字,犹如五雷轰顶砸落在杜刚的头顶,整个人都傻了。

刚才在酒店的时候,不是挺牛气哄哄的吗?

现在怎么就跟霜打的茄子一般。

现在我周炎是老板,我让你滚,你就得滚。

既然新老板已经下了令,王董也没有继续保他的意思了。

“杜刚,听到了吗?周董事长说你被开除了。赶紧走。”

“周董,咱们到里面说话。”王董笑容满面的逢迎着。

“周……周董。”就在周炎抬脚准备走进去的时候,杜刚像条乞食的狗一般抱住了他的大腿,“都是我的错,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看在之前咱们共事一场的份儿上,饶过我这一次吧。”

周炎顿住脚步,垂下眼帘淡淡的说:“杜刚,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能够开除你吗,因为我不但有钱有势,更有权。”

这句话,就让杜刚如坠冰渊。

周炎临时召开了一个全体员工会议,除了提高了大家的工资和福利,更宣告了一个重大消息。

“从今天起,陈放担任公司总经理的职务。”

刷的一下,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飞了过去。

就连陈放也是满脸愕然。

“行了,过去的事情都已经翻篇了。”周炎拍拍手掌,声音洪亮的说,“只要大家好好干,我周炎和公司就一定不会亏待大家。”

话音落地,全场沸腾。

总经理办公室。

“周炎,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你成了新老板了?”陈放又激动又发愁的看着他说,“还有,你让我做公司的总经理,我真的干不来。”

“兄弟。”周炎从沙发上站起来,握住他的肩膀,目不转睛的说,“第一个问题,我暂时不能回答你。但是,你要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好。”

“我……我怕我做不好,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陈放皱眉说。

“你一定可以。”周炎更霸气的拍了下他的肩膀说,“再说了,有哥给你撑腰,你怕什么。”

“忘记张瑶那个拜金女,忘记之前所有的一切不好的记忆,从今天起,站在这个起点上,一步步的向前走,大步走,不要回头。”

“不管是房子,车子,还是票子,又或者是女人,你都会拥有的。”

陈放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当周炎宣告他是公司总经理之后,公司设计部最漂亮的女员工,美眸流转出的视线久久的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之前在公司做事的时候,周炎也是了解陈放能力的,成熟稳重,业务能力强。

如果不是杜刚那个老王八蛋故意打压,他也不会被解雇。

更何况,于私而言,如今也要提拔一下最好的兄弟。

从蓝天科技出来没多久,一辆黑色宾利就停在了周炎的电动车旁。

摇下车窗,郭友德笑眯眯的探出头来:“少爷,上车吧。”

看到他,周炎不乐意的翻了个白眼。

这个老郭,居然这么不认可他的实力。

居然还在后面一直盯着。

“老郭。”周炎停下电动车,挑了下眼皮说,“你也太小瞧少爷我了吧,区区一个杜刚,我怎么可能会对付不了?”

“少爷说的这是哪里话。”看到周炎不上车,郭友德只好下车说,“我这不是在为少爷你保驾护航吗?而且,你也说过,暂时不对外公开你的身份,我可不是要谨慎再谨慎。”

“老东西,你可真够能说的。”周炎咧开嘴笑了笑说,“我就说一句,你就有十句在等着我呢。”

其实,郭友德更担心的是,好不容易收心回家继承家业的周炎,一个不开心,再不回家了。

那他老郭就真的难交差了。

“少爷,过两天在望江楼,你陪老爷吃顿饭怎么样?”郭友德小心翼翼的提出自己的要求说。

“我……”周炎还没来得及拒绝,郭友德又鸡贼的打断他说。

“我知道少爷暂时不想回家,但吃顿饭总可以的吧?”

出来这么久,周炎也的确很想要知道自己老爹怎么样了。

“行吧。”周炎终于松口点了点头。

“好好好。”郭友德大喜,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说,“少爷,我这就通知老爷。那个,到时候我亲自去接您好不好?”

“不用,我自己过去。”看着老郭得意忘形的样子,周炎又嫌弃的甩开他的手说,“不是说了吗,本少爷要低调。”

“好好,低调……低调。”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尖细的女声从背后传来。

“周炎,还真是你啊。”长发曼妙的林蓉蓉从红色跑车里面探出头来。

只是,看到周炎身边的人时,林蓉蓉一脸大惊。

书评(486)

我要评论
  • &已经是

    “哦,我差点儿忘了,您女婿现在已经是一枚标准的家庭煮夫了,啧啧,女儿女婿都失业的话,就要啃你们的老本儿了吧。”

  • 司的那&脸横肉

    四海公司的那个王总,他是见过的,那根本就是一头满脸横肉的大色狼,好不好?

  • 周炎卑&问一下

    “那个……”周炎卑微的弯下腰请求道,“我想问一下,住院费能不能宽限两天?”

  • “就是&才会害

    满腔怒火的丈母娘沈蓝,眼中含泪的说:“就是因为你这个窝囊废,才会害的我女儿被别人欺负,差点儿就酿成大祸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