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您安心,我们拍卖会会有非常专业的托,这一次肯定会把价格拍到100万以上……嘿嘿,咱俩都是生意人,的话我就靠这点死工资,怎么可能会养得了两三个女人呢……他眼珠子微微一转,伸出手在门板上轻轻敲了敲。。...

“……好,好,您放心,我们拍卖会有非常专业的托,这一次一定会把价格拍到100万以上……嘿嘿,咱俩都是生意人,如果我就靠这点死工资,怎么可能养得了两三个女人呢……哈哈哈,对对对,男人嘛,不风流怎么能叫男人呢?”

这时候,张小凡听到身后的走廊里面传来了高跟鞋踏的踏地声。

他眼珠子微微一转,伸出手在门板上轻轻敲了敲。

办公室里面原本还在哈哈大笑的男人突然声音一顿,随后快速说了一句:“张总,我这边还有点事情先挂了啊。”

接着,这个男人轻咳了两声:“进。”

张小凡推门而入,直接阔步走到了经理面前。

“有什么事吗?”经理先是打量了张小凡一眼,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向像张小凡的眼睛里面多了一份猜测。

“我有两样东西想要在你们这边寄卖。”

“哦?”经理愣了一下,随后点点头,“可以的话请让我先看看吧,我们这边有非常专业的鉴定师,只要鉴定师那边通过了,我们马上就会安排拍卖。”

接着张小凡就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掏出了一个黑色塑料袋,他从塑料袋里取出了被油纸封好的两半发黄簿子。

很快经理就拆开了油纸,打开油纸看到里面货物的第一时间,经理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他从旁边取过一个放大镜,仔细地观察这个发黄簿子。

经理在观察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张小凡已经开口了:“光绪二十六年,因为八国联军的入侵,历经700年风雨的京城林家,从北方逃难到南方。在经历过那一次腥风血雨之后,他们意识到故土已经无法保全他们的家族利益,于是开始分散子弟前往海外。经过37年的辛苦经营,林家在南方扎下了根,但谁都没想到,一场极为激烈的战争突如其来。仓促间,林家人只能将自己家里的古董以及经营全部埋藏在山林和田埂里……”

“哼。”经理突然冷冷一笑,如同扔垃圾一样将手中的所谓半册簿子随手丢到张小凡旁边的地上。

“我不知道这种垃圾你是哪里捡的,我们这里是高档拍卖行,不是收破烂的地方。”

张小凡仿佛没听到对方说得强硬又难听的话,自顾自地继续说着:“那些宝贝,都被书写在本子上,并且被撕成了上下两册。在上册藏的是大部分古董,下册藏的则是黄金和少部分古董,这上下两册我打算分两次拍卖,上册的起拍价是20万……”

“把这垃圾捡走,滚出去!”

经理不客气赶人的话音刚落下的瞬间,门外的走廊,一个红色衣服的性感美女已经将自己的高跟鞋脱了下来。

她用纤细的手指将鞋子拎在手中,就如同做贼一样,一小步一小步地惦着脚尖,朝着经理的办公室凑近。

高婉妮慢慢地凑到并没有完全合上的门边上,通过门缝,恰好看到了张小凡的背影,以及一脸不屑的经理。

经理抬起手用自己的手背对着张小凡挥了几下,不耐烦地说:“赶紧给我滚,别特么浪费老子的时间!”

张小凡并没有伸手去捡落在脚边的发黄簿子,仍旧用一种很悠闲的姿态,继续刚才被打断的话:“而这下册的起拍价格是2000万。”

“你脑子进水了?我的话没有听到吗,赶紧滚!!”

经理觉得今天肯定是遇到疯子了,立即伸手抓起旁边的电话,按了两个键之后对着话筒就破口大骂:“你们这些保安是干什么吃的!?随随便便把一个疯子给老子放进来,都不想混了是吧?赶紧滚过来,把这个想钱想疯的疯子给老子拖出去!”

经理骂完刚刚把电话狠狠撂下,张小凡已经拿出手机,小指头轻戳了下播放键,紧跟着刚才录下的一小段音频播了出来。

“您放心,我们拍卖会有非常专业的托,这一次一定会把价格拍到100万以上……”

经理在听到这一段录音的时候,整个人立马跳了起来,他用颤抖的手指着张小凡:“你!你敢威胁我!?”

张小凡关了手机,然后又慢悠悠地掏出那一张黑卡,轻轻地放在了桌面上。

“嗒。”

在看到黑卡的一瞬间,经理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连忙伸出双手,恭敬地从用八根手指头将黑卡轻轻地拉过来,然后用两根大拇指顶上,小心翼翼地将黑卡抓了起来,放在手掌中央,仔细地观摩。

等他和当初那个银行经理一样,用蓝色的激光笔照射在黑卡表面时,不由地豁然起身。

“黑冥王水晶卡!?”

中年男人连忙用双手捧托略微有些重量的黑冥王水晶卡,恭恭敬敬地递到张小凡手中。

张小凡接过黑卡,随手就放进自己的兜里。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姓张,如你所见是这张黑卡的主人,至于黑卡是怎么来的,就不需要告诉你了。”

张小凡这个时候说话的语气,在平实之中还带着一点点傲气。

这一种傲气,仿佛深埋于张小凡的骨髓之中。

张小凡在大学的时候的确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只不过碍于家庭环境,他没钱出国深造。一开始他并不同意入赘,但是在看到秦书瑶的瞬间,张小凡就答应了。

因为大学四年,秦书瑶一直都是张小凡心中的女神。

她是高高在上的天鹅,她是被韩德超捧在手心的宝贝。

她同样也是他们大学的十大校花之首,不知道有多少个男的心心念念都想娶到的女人。

秦书瑶可能不知道,张小凡大学四年有很多时间都在图书馆,为得就是常能够在图书馆里面见到她,而每次看到她的时候,都是张小凡感觉最为幸福的时刻。

本来张小凡就仅仅只是秦书瑶众多暗恋者之一,但他做梦都没想到老天爷居然会将这么一个机会摆在面前,所以张小凡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入赘秦家。

正因如此,在过去的三年里面,他才会为了经营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婚姻,一直委曲求全。

事实证明,当一个男人将自己身上所应有的傲气和自尊丢弃的时候,别说被旁人嫌弃了,就算是自己家里人,也同样会把他抛弃。

“是,是,不知道张先生,有什么要吩咐的呢?”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87)

我要评论
  • 人都打&激灵。

    “嗯?”听到秦书瑶的声音,张小凡整个人都打了一个激灵。

  • 地将她&细地为

    不过张小凡不敢多看,他将热水放在她脚下,动作轻柔地将她的纤细如白玉雕琢而成的脚儿慢慢地放入水里,仔仔细细地为她洗脚。

  • &的时候

    要等他连忙转过身,秦书瑶却是微微摇头:“算了,等你下班的时候再说吧。”

  • &工作这

    入赘三年,每天都是工作这么晚回家,等待他的不是岳父的嫌弃,就是丈母娘的鄙夷。

  • 认可张&能听到

    整个秦家,恐怕只有秦三平是唯一认可张小凡为“女婿”的人,只不过,通常“女婿”两个字都是在他要钱的时候才能听到的。

  • 墙壁上&时钟是

    张小凡出门的时候,墙壁上时钟是5:10;回来墙壁时钟是5:45。

  • 油头粉&单膝跪

    刚刚进大厅就看到一群人围着,有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男人,手里面抱着一大束花,单膝跪在了秦书瑶面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