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菲菲这才后转身迅速朝着楼梯口走去。“先生你慢走。”“叮。”张菲菲刚离开了没多久,随之而来着电梯门再打开的声音,韩德超一脸莫名其妙的从电梯里面走了出。他看了几眼左右,快“先生慢走。”。...

张小凡这才转身迅速朝着楼梯口走去。

“先生慢走。”

“叮。”

张小凡刚刚离开没多久,伴随着电梯门打开的声音,韩德超一脸莫名其妙的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左右,快步走到柜台小姐面前,微微一笑:“美女,有没有一个个子比较高,看上去有点怂,还带着一身土味的男人来过?”

韩德超说话的时候,柜台小姐正在暗骂张小凡变态,明明是个家财万贯的土豪,却偏偏要穿得那么普通。

平时看到那些大款拿着普通的黑卡,她都要像孙子供奉爷爷一样。

刚才那张UBS黑卡放面前的时候,她就差点就要跪下了,对于她来说,就等同于天皇老子驾临,真是吓死人不偿命了。

柜台小姐酝酿了一下情绪,吞了吞口水,珠子在眼眶里面微微地晃动了一下,然后慢慢抬头,对着韩德超礼貌性一笑:“有的,刚才的确有这么一位先生来过。”

“他人去哪了?”

“他刚刚交了20万的保证金,今天晚上要参加一场我们的拍卖会。”

“哈!?”听柜台小姐这么一说韩德超更加莫名其妙了。

“他参加拍卖会干什么?”

“我、我不知道啊。”

“你一个前台,你怎么会不知道他参加拍卖会的原因?”

“我、我真不知道。”

“废物!如果我是你老板的话,老早把你给炒了!”

张小凡现在做事情越是让人捉摸不透,韩德超就越想探究清楚。

“还愣着干什么,把表格给我!有没有长眼睛,不知道我是你们拍卖会的高级会员吗!?”

“哦,好的,请稍等。”

韩德超本来就有这个拍卖会所的会员资格,于是只简单地进行了一番登记,就朝着拍卖会的现场走去。

眼看着韩德超转身进入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柜台小姐这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然后重重地坐回到椅子上。

她捂着自己的额头:“我怎么这么倒霉,刚刚被经理骂,现在又遇到了两个死变态!”

“噢哟,哪个变态敢欺负我家琳琳小宝贝呀?”

伴随着高跟鞋踩在昂贵大理石上所传出的清脆声响,一个身穿红色性感女士套装、涂着樱桃红唇彩的美貌女子,划着套着白色丝袜的大长腿,从门外款步而入。

由于领口开得比较大,整体呈一个大V的形状,行走间,领口就如同汹涌的海面,有白色的浪花,此起彼伏、惹人注目。

她一出现,柜台小姐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立即站起来,张开双手小跑着来到她的面前哭诉:“好婉妮,快来安慰安慰我幼小受伤的心灵吧!我今天可真算是倒霉透顶了!刚刚一个男人把我数落了一通,而且他居然在我面前拿出了一张瑞士银行的黑卡哎。”

“瑞士银行的黑卡?”

这个性感美女摩挲着光洁细腻的下巴,同时那双好看的眼眸子里闪烁出了感兴趣的光芒。

“我之前好像听我那死老爹说过,瑞士银行的确有黑卡,好像叫什么黑冥王水晶卡,不过那玩意儿稀有得很。听说他们一年都不一定会发出一张,能够得到这种黑卡的人,他的身份肯定不一般啊,这种人平时要么不做事,一旦出手了,干的肯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嗯呐,所以我才说他是个变态啊!故意打扮成普通人的样子,跑过来戏弄我这么一个清纯善良、纯洁无辜的小女孩,呜呜,我好受伤啊,我需要一大盘麻辣小龙虾来化解我心中的这份悲痛!”

性感美女眼睛泛起了光,显然对这个持有瑞士银行黑卡的人起了浓厚的兴趣。

“那他人呢,现在去哪了?”

“他去找我们经理……哎哟,我去!要死了,要死了!我忘记打电话通知经理了!”

说话间柜台小姐立即转身都要朝着柜台边上的电话扑了过去,而正当她要抓起电话的时候,性感美女的纤细的手则是将电话轻轻按了住。

“你干嘛呀?”

她那好看的眼媚儿笑得如同狐狸一般:“这个电话先不要打。”

“为啥?死胖子平时有多凶你知道的,那个帅哥要是进去了,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死胖子肯定要找我麻烦。”

“平时你就在咱们班微信群里说死胖子偶尔会骚扰你,你不是看他不爽很久了嘛,刚好趁机耍他一下。”

柜台小姐的眼皮子连续眨了好几下:“可是,万一我要是被他炒鱿鱼了怎么办?”

性感美女那桃花般的眼睛,越笑越弯、越笑越细。

她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头,在柜台小姐滑嫩的脸蛋上轻轻划过,故意流露出一种很轻浮的笑:“嘿嘿,本小姐养你啊,你这个工作不也是我给你介绍的吗?如果死胖子真的把你炒鱿鱼了,我再给你介绍个更好的,工资翻两番!”

“当真!?”

“咱俩高中三年,大学四年的友情是白捡的?”

“嗯嗯!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家婉妮对我最好啦!高婉妮我爱你,来,亲一个!”

高婉妮见对方扑过来,直接伸手揽过她的肩头,迈开大长腿就朝着旁边的过道走去:“走走,赶紧带我去你经理办公室,咱们俩看好戏去!”

“可是,这里没有人坐班不行啊。”

“哎呀,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想要看到一个拿着瑞士银行黑卡的人做事情,那可是跟看到两个啥都没穿的裸帅哥男在大街上打架一样困难的!走吧,今天晚上一定有好戏看!”

这时候,张小凡已经来到了三楼经理办公室。

他来到经理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发现门是虚掩着的,同时里面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在打电话。

张小凡没有直接推门进去,而是慢慢地靠近,先把耳朵贴了过去。

“张总,你今天送来的那两件货品相是相当不错啊。除非找到国宝级的大师来鉴定,否则一般的鉴定师根本就分不出来。”

从这句话当中张小凡似乎听出了什么味道,立即从自己兜里面掏出了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350)

我要评论
  • 是吃剩&,一点

    张小凡用手机照明,桌面上有一个盘子,里面放着已经吃剩扫在一起的残羹冷炙,一小半是吃剩的蒿菜,一点碎肉沫,还有三截干瘪的红烧茄子。

  • 是一个&是他们

    秦书瑶是一个事业型的女性,这也是他们结婚时候两个人约定好的。

  • 在过去&全意的

    张小凡给秦书瑶三年的时间,让她在过去三年里面全心全意的打拼自己的事业,算算时间的话,今天差不多是两个人约定的最后一天了。

  • 在清洗&有一只

    在清洗蔬菜的时候,有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放在他的肩膀上。

  • 月工资&”

    秦三平:“话也不是这么说,其实他也是有好的一面,至少这些年菜都是他买的。他每个月工资才3000,一发工资不都上交2000给你了吗?平时修电灯、水管什么的,都是他在跑腿、花钱。”

  • 跄踉着&小凡不

    转身看着秦三平摇摇晃晃、跄踉着走出厨房的背影,张小凡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

  • 每天都&买菜,

    他几乎每天都是这个点出门买菜,真要说跟张小凡最亲密的,应该是这个菜篮子,至少他提了三年,家里的菜都是他买的,三年,风雨无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