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再次提醒你一下。这辆车的年检除了10天的时间,我强烈建议你这两天就过去的,所以到月初的话车子会很多。”“这辆车的机油要换了火花塞也有点儿问题,也得换,踩刹车片的话,修“这辆车的机油要换了火花塞也有点问题,也得换,刹车片的话,修车店的老板也已经说过好几次了,我建议你也早一点去换。还有,车子的电瓶已经超过5年,轮胎也已经用6年了,都已经超过了它们原先的使用年限,为了避免路上出现什么事故,我建议你让财务部的人早一点把它换好。”。...

“对了,提醒你一下。这辆车的年审还有15天的时间,我建议你这两天就过去,因为到月底的话车子会很多。”

“这辆车的机油要换了火花塞也有点问题,也得换,刹车片的话,修车店的老板也已经说过好几次了,我建议你也早一点去换。还有,车子的电瓶已经超过5年,轮胎也已经用6年了,都已经超过了它们原先的使用年限,为了避免路上出现什么事故,我建议你让财务部的人早一点把它换好。”

秦书瑶以一个相对比较快的语速,直接把这些话说了个干干净净。

然后无视肖艳艳惊诧的目光,朝着其他五个公司职员:“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车,下午至少有四个客户要谈呢!”

趁着职员上车的时候,秦书瑶特意对张小凡说了句:“今天晚上要跟客户吃饭,是个女客户,你放心好了,我这边弄好了会打电话给你,我们老地方见。”

“嗯。”

张小凡欢快笑着点点头,秦书瑶口中所说的那个老地方,自然就是公园了。

看着秦书瑶将奥迪Q5开走。

韩德超一脸不屑地看向张小凡:“你不会是把那套小房子给卖了,然后买了这辆车子吧?”

张小凡没理会韩德超,转身快步离开。

韩德超眉头微微蹙了一下,看着张小凡的眼睛里充满了怨毒!

他跟边上的肖艳艳对视一眼,阴厉出声:“你现在想办法,让你们总经理把秦书瑶给开了,我来对付张小凡这个垃圾!”

“我本来还发愁找什么方法把秦书瑶给赶出公司,现在她突然花钱买了一辆奥迪Q5,以她的工资,怎么可能买得起这种车?韩总放心,我会跟经理说,这辆车是秦书瑶用收回扣钱买的,财务部所有的数据都在我手里,弄点污蔑她的证据,那太简单了。”

“好!”韩德超邪恶一笑,对着肖艳艳竖起大拇指,随后开着车子尾随跟上了张小凡。

之所以跟着,主要是想看看张小凡接下来会做什么?

而张小凡之所以走这么慢,也恰恰是在等韩德超上钩!

让韩德超没有想到的是,张小凡竟然乘坐出租车来到了一栋大楼外,这栋大楼里面有一家很高级的拍卖会所,一般人是没有办法进去的。

张小凡直接来到柜台前。

前台小姐先是微微抬头瞥了张小凡一眼,见张小凡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配饰,腕上也没有名表,身上的衣服也很普通,也就没有搭理张小凡,继续低头看手机。

“你好,请问一下,如果我要拍卖一样东西,需要办什么手续?”

柜台小姐并没有理会张小凡。

“请问一下,我需要办理什么手续才能够把自己的东西委托你们拍卖?”

柜台小姐地将自己的手机放在桌面上,然后慢慢地站起身,面带微笑,用一种听上去非常礼貌的声音说。

“这位尊贵的先生,您刚才进来的时候用你手上带着灰尘的手推开的钛金玻璃门,一扇造价15万。”

说着,柜台小姐又走出柜台,站在了张小凡面前,伸出涂着紫黑色指甲油的手,指了指着张小凡的脚。

“您现在用这双沾了不少尘土的鞋,所踩着的这块纯天然大理石,是从意大利进口的黑金花大理石,一平米要12000块钱。这一块地砖,您都踩不起呢,所以,您是不是别来打扰我,然后悄悄地转身离开?”

柜台小姐脸上仍旧带着看上去很温和、很有礼貌的笑容,说话的声线听上去虽然很柔和,说得却是如同刀子一般扎人心的话。

“像您这种低收入的人群,把自己的肾卖一个掉,还是能参加普通拍卖的,因为普通人参加拍卖会的保证金是20万。”

柜台小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但说话却是愈发尖锐:“但是呢,您就算把心肝脾肺肾都挖空了,也没有资格委托我们拍卖东西哦,而且呀,我想除了废品收购站的阿伯大婶,一般人是不会要您的宝贝的。”

说完,柜台小姐转身又朝着自己位子走去,她扭着纤细的腰:“出去的时候,请把门上的灰尘也擦一下吧。”

果然是高档场合的工作人员,这眼睛真是长在了头顶上。

张小凡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计算着时间,韩德超这个时间点差不多已经要从地下停车场上来了,张小凡转头朝着前方不远处的电梯看过去,发现电梯已经从7楼往下走。

为了节约时间,张小凡直接从自己的衣兜里面取出了黑卡,放在了柜台小姐的正前方。

“嗒。”

当这张黑卡轻轻的放在柜台小姐前方大理石桌面上的时候,柜台小姐不由愣了一下。

“刚才你说门需要15万,地砖一块1万2,我想请你帮我估一下,这张UBS的黑卡,价值多少。”

柜台小姐暗暗吞了吞口水,当她伸手要去抓眼前这张黑卡的时候,张小凡就迅速将黑卡拿了起来。

“不好意思,你的手有点黑啊,我怕我的卡被你弄脏了。”

柜台小姐连忙缩了一下自己涂抹着紫黑色指甲油的手指,讪笑一声:“先生,我刚才其实是在练习一个话剧……”

“少废话,你们经理办公室在哪?”

“先生”,柜台小姐脸上带着殷勤的笑容,“经理办公室在3楼,要不我带您去吧!”

“不用了,这一万二的大理石地砖,我还是踩得起的。”

说话间,张小凡微微侧头发现电梯已经到了地下车库,估摸着韩德超很快就会上来了。

“另外,等一下会有一个穿着阿玛尼西装的男人过来,他的个子不高,大概就到我的耳朵左右。人看起来嘛,五官还算端正,但他两只眼睛有些微微下耷,一脸奸诈相。总之你一看到他就会认出来的,如果他开口问我去哪里了,你就说我刚刚交了20万的保证金,今天晚上要参加你们的一场拍卖会。”

“哦,好的。”

柜台小姐连连点头。

张小凡现在说话的时候会自带一种气场,而这种气场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仰望观他。

一方面是因为张小凡的个子比较高,另外一方面是现在的张小凡莫名会给人一种压迫感。

这时候电梯已经上行,张小凡转身离开,他走了两步,特意转头直直地盯着柜台小姐。

张小凡没有说话,而是做出了一个他们杂志社总编平时很喜欢做的一个动作。

他先是用自己的食指和中指指着自己的眼珠子,然后把手伸出去用食指对着柜台小姐隔空点了点。

柜台小姐点头频率很快,忙说:“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会按照您刚才说的!”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184)

我要评论
  • 铁片一&一时间

    躺下没多久,眼皮仿佛贴着铁片一样沉重的张小凡突然听到了钥匙开门声,他硬着睁开双眼,第一时间翻滚着起身,连忙从浴室里接了一盆热水。

  • 干劲十&足,等

    正因为秦书瑶这句话,今天张小凡干劲十足,等他提前将工作做完,急急忙忙赶到家中,要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

  • 房间。&是在厨

    天微微发亮,张小凡跟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出房间。他刷牙是在厨房,就连牙膏也是用最便宜的。

  • &,三年

    张小凡满以为是自己这三年的坚持感动了秦书瑶,三年的坚持终于拨开了阴霾,换来了晴天。

  • &的床。

    房间里有床,但他却是躺在了角落地一块软垫子上,这才是他的床。

  • 小凡为&要钱的

    整个秦家,恐怕只有秦三平是唯一认可张小凡为“女婿”的人,只不过,通常“女婿”两个字都是在他要钱的时候才能听到的。

  • 张百元&钞,剩

    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拿出已经用得有些破烂的钱包,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五张百元钞,剩下的都是十块、五块。

  • 出门的&时钟是

    张小凡出门的时候,墙壁上时钟是5:10;回来墙壁时钟是5:45。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