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销售人员嘴角能保持着官方的笑容,并也没接话,不是将目光投到张小凡。这时,张小凡仍然用那种慢悠悠的口吻:“我说胖子,这年头人除了有钱的人之外,还得有脑子。你全额付了,商这时,张小凡仍旧用那种慢悠悠的口吻:“我说胖子,这年头人除了有钱之外,还得有脑子。你全额付了,商家赚到的就只有中间那么一点差价。而我如果五年按揭付,单单里面的利息,就足抵你全额购车好几倍的利润,更别说这五年里面,所有的汽车保险都要在他们4S店里办。你知道这里面的保险利润又是多少吗?”。...

销售人员嘴角保持着官方的笑容,并没有接话,而是将目光投向张小凡。

这时,张小凡仍旧用那种慢悠悠的口吻:“我说胖子,这年头人除了有钱之外,还得有脑子。你全额付了,商家赚到的就只有中间那么一点差价。而我如果五年按揭付,单单里面的利息,就足抵你全额购车好几倍的利润,更别说这五年里面,所有的汽车保险都要在他们4S店里办。你知道这里面的保险利润又是多少吗?”

肥胖男人被张小凡怼得哑口无言,而这时候,那个工作人员已经带着秦书瑶前往不远处的座位上签购买合同了。

“好,小子,你够狠,你给我等着!”

肥胖男人象征性地撂下一句狠话,冲着张小凡死死地瞪了一眼,随后转身快步离开。

等张小凡坐在秦书瑶边上的沙发上时,汽车销售人员已经和秦书瑶签好了合同,对方抬头看着张小凡笑道:“这位先生,你好像对我们这行很懂啊?”

“我是做金融杂志的,这一块要是不知道的话,那岂不是白混了?”

汽车销售人员笑着点点头,又继续跟秦书瑶沟通细节。

这时,刚才那个漂亮的女销售员,拿着一个手机走了过来:“先生,这手机是您的吗?”

秦书瑶微微瞥一眼,这手机价格少说要一万块,肯定不是张小凡的。

她正要开口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张小凡认出这部手机是刚才那个胖子的,印象中胖子手里面是抓着手机和一个包子过来找茬的,估计是跟张小凡对撞的时候,手机很自然地掉落,只不过当时胖子的注意力都在张小凡身上,没注意到手机掉了。

心念流转间,张小凡撇了一眼手机屏幕,发现来电显示是“三儿”,于是微微一笑,伸手从女销售员的手里面将手机接了过来。

随后张小凡当着秦书瑶的面,划开手机接通了电话,并且第一时间开了扩音。

“老公,老公,我告诉你哦,刚才呀,人家看中一款了爱马仕的新款限量包包。人家说我长得漂亮,就给我打折呢。只要15万呢,你买给我好不好?”

胖子的手机很贵,效果也是相当不错的。

手机里面这个女人的声音传出来之后,边上的人大部分都听到了,很快大家都慢慢转头把目光投向张小凡。

“哇塞,这个男人好厉害。在边上跟着一个大美女的情况下,还敢跟另外一个女人聊天,而且人家一开口就是要十几万的包包哎,啧啧啧……”

听到边上人说东说西的时候,秦书瑶则是用一种比较奇怪的眼神看着张小凡。

张小凡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伸出一根手指头放在自己的嘴边,对着秦书瑶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接着,他刻意学着胖子的声音,压低的声音,应了一声:“嗯,买。”

虽然,张小凡学胖子的声音并不是很像,但是电话那头的女人在听到“买”字的时候,声音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得不行,相信除了“买”她听到了,其他的一概都顾不上了。

“老公你好好哦,亲亲,嗯嘛!”

大家听到张小凡一口答应了下来,不由地各种感叹,然而,这个“三儿”并没有把手机挂了,对着手机乱亲一通的同时,又有那种甜腻腻的声音说。

“老公呀,我、我刚才说买包包,你又不在我身边,你一定会奇怪,我是要怎么买呢?嘿嘿,我告诉你吧。其实,你那张工商银行黑卡昨天晚上留在我枕头边了,刚才我在买那套八万块的香奈儿套装的时候,特意试了一下,这张黑卡的密码就是你的生日耶!”

女人的这句话,引来了周围人八卦无比的目光,就连看张小凡旁边秦书瑶的眼神都显得不那么纯粹了。

“这位小哥穿得挺普通,没想到还是个有钱的公子哥儿啊,随便一句话,十几万的包就给买了。”

“你看看他现在不是在给边上这位美女买奥迪嘛,也是几十万的花出去了。”

“这叫一碗水端平,哎呀,看着都觉得羡慕。”

这时候,张小凡已经打算站起身把手机给亮出来,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电话那头头的女人,又用听上去更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说。

“老公,人家现在又被我那个好闺蜜给比下去了,人家好委屈呢。她的干爹昨天刚刚给他买了一辆400多万的法拉利跑车,他的干爹还没你有钱,可是人家干爹一出手就买了一辆这么好的车给她,你看看我开的那辆几十万的破宝马,老早就开腻了。老公——你也我买法拉利好不好嘛……这辆车你要是买了,以后宝宝我就是你的车子,无论是在厨房,在客厅在厕所还是在床上,我随便给你开……”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边上好些女人都不由自主地用双手捧着自己的心,一脸羡慕。

而秦书瑶仿佛已经猜到张小凡做这件事情的意图了,她非但没有因为周围人投过来的揣测目光不舒服,反而笑了起来。

其实,张小凡和秦书瑶接触的时间真得不算多,一直以来,张小凡给秦书瑶的感觉都是有些沉闷的,这应该说是秦书瑶第一次见到张小凡这么顽皮的一面。

做事情向来严谨又认真的她并不觉得讨厌,相反,她还挺喜欢张小凡这种“调皮捣蛋”的,而且秦书瑶知道,张小凡这是在给她出气呢!

话说回来,这个“三儿”很厉害。

她说话的时候会有一种很特别的节奏,就好像经过专业训练一样,这个节奏再配上她那种甜蜜蜜的声音,会让很多男人都把持不住,特别是40多岁的男人,很多人单单只是听到这种声音,都感觉自己怀里面好像抱着这么一个小娇娃,酥得不行了。

“嗯,你买吧,别说400万的法拉利了,就算600万的兰博基尼,你随便买。”

“太好了,老公老公,爱你爱你爱你爱你!”

张小凡估计现在那个女人手里面的手机,应该已经粘了很多让人恶心的口水了。

他觉得自己坑那个男人也差不多了,正打算要把手机挂了。

这个时候的“三儿”,激动的声音都听上去有些颤抖,仿佛人已经坐在了浪花尖上,随着波浪此起彼伏!

女人的欲望就如同水坝的缺口一旦打开了,根本无法遏制!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423)

我要评论
  • 慢慢拉&上帘子

    做完这些,张小凡回到小软垫上,慢慢拉上帘子,将两个人的世界隔开。

  • &,垂着

    张小凡拿着钥匙愣了愣,随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垂着头、转身离开了。

  • &话,也

    张小凡没有说话,也得亏电饭煲里的饭还是温地,他将饭菜呼啦拌在一起。

  • 躺下没&门声,

    躺下没多久,眼皮仿佛贴着铁片一样沉重的张小凡突然听到了钥匙开门声,他硬着睁开双眼,第一时间翻滚着起身,连忙从浴室里接了一盆热水。

  • 书瑶由&一眼,

    可是秦书瑶由始至终都未看张小凡一眼,仿佛他就是个空气。

  • &走,然

    张小凡本来只想给三张,但对方却是将五张都拿走,然后伸手拍了拍张小凡的肩膀:“好女婿,好女婿啊……”

  • 入赘三&天都是

    入赘三年,每天都是工作这么晚回家,等待他的不是岳父的嫌弃,就是丈母娘的鄙夷。

  • &想讲离

    张小凡不知道秦书瑶早上喊住自己,试想谈他们三年前的约定,还是想讲离婚这件事。

  • :“话&买的。

    秦三平:“话也不是这么说,其实他也是有好的一面,至少这些年菜都是他买的。他每个月工资才3000,一发工资不都上交2000给你了吗?平时修电灯、水管什么的,都是他在跑腿、花钱。”

  • 出门的&时钟是

    张小凡出门的时候,墙壁上时钟是5:10;回来墙壁时钟是5:45。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