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当张菲菲人生第一次要拥抱亲吻到一个女孩子红唇的时候,突然觉得脸颊生风!“啪!”那一刻,不只是是张菲菲,就连刚醒回来的秦书瑶也呆住了!张菲菲没想起秦书瑶醒得那么快装什么狗屁绅士,早知道刚才就亲下去了,哎呀,好遗憾,差一点就亲到了,张小凡在自责的同时,在心里很骚包地想:老婆的红唇,一定很柔软呢。。...

而当张小凡人生第一次要亲吻到一个女孩子红唇的时候,突然感觉脸颊生风!

“啪!”

那一刻,不仅仅是张小凡,就连刚刚醒过来的秦书瑶也愣住了!

张小凡没想到秦书瑶醒得那么快,不过他眼神里面没有丝毫的恼怒,仅仅只是闪过的一丝遗憾。

装什么狗屁绅士,早知道刚才就亲下去了,哎呀,好遗憾,差一点就亲到了,张小凡在自责的同时,在心里很骚包地想:老婆的红唇,一定很柔软呢。

刚才那一巴掌是秦书瑶的本能反应,她没想到自己打的竟然是张小凡,而当她看向左右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KTV的包厢里。

不用想也知道是张小凡把她给救出来了。

一份感激从秦书瑶的心中油然而生,同时她也因为自己刚才本能地打张小凡一巴掌,而感到深深的歉意。

特别是张小凡在低头微微叹息的时候,秦书瑶甚至萌生了一份疼惜张小凡的情愫。

秦书瑶可不知道张小凡心里面想的是因为没有亲到秦书瑶的嘴而感到可惜,她仅仅只是从张小凡的眼眸当中,看到了那一份惋惜和哀怨,顿时觉得心中一痛。

种种情绪叠加促使秦书瑶人生第一次非常主动,她不假思索地把自己那两瓣水润而性感的红唇凑到了,张小凡刚才被打的脸颊上。

“啵。”

那带着一份温热,别样的绵软,令人无法自拔的触感,让张小凡一瞬间,有些愣神。

这份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张小凡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秦书瑶,就连嘴巴也是微微张开。

秦书瑶被张小凡这样灼热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低着头,不敢跟张小凡对视。

而张小凡在反应过来之后,就如同得到了最心爱礼物的小孩子般,笑得很开心。

他伸出自己的手指,在他被亲的脸颊上摩挲好几下, 然后将手指凑到自己的鼻子面前,先是闻了闻,然后又将自己的手指贴到自己嘴上。

一脸享受:“哎呀,今天晚上,不,明天早上我都不洗脸了。”

张小凡这种没羞没臊的动作让秦书瑶只感觉自己脸颊发烫,就连耳根都已经有些红了,这般微醉的妩媚表情,更是看得张小凡十指大动。

“那、那个,现在时间不早了,我想回家了。”

“再泡个脚吧,等一下我送你回去。”

“嗯。”秦书瑶点点头。

在张小凡泡脚方面,秦书瑶是食髓知味,从刚开始的小小抵触心理,到她现在已经开始享受整个过程。

也把他当成了夫妻二人之间的一个秘密行为,也算是增进彼此夫妻情感的一份“仪式”。

张小凡再一次端着陶瓷脸盆放在秦书瑶的面前,当他伸手脱下秦书瑶的丝袜,并且将那精致的小脚抓在手中的时候,发现秦书瑶不再如之前那样挣扎。

相比起来,此时的秦书瑶也显得温顺了许多。

她眨巴着修长的眼睫毛,看着一如既往细心为自己洗脚的张小凡,轻声问:“我怎么会在这里,后来发生什么事了?”

张小凡用一种很轻描淡写的声音说:“我有些不放心,就去KTV找你了,那个时候韩德超好像也在房间里面。”

“韩德超?”

“嗯。”在这方面张小凡并没有隐瞒,“他和肖艳艳都在,他们两个人在饮料里面下了料,把房间里面所有人都弄倒了。”

后知后觉间,秦书瑶吓得脸色都白了:“那、那我……”

“放心吧,我到得很及时,我把韩德超揍了一顿,把他和那个李老板都一起关在厕所里面了,我估计啊,韩德超明天早上是没办法下床了,可能还要去肛肠科看病。”

有些话张小凡没有说得太清楚,但秦书瑶本来就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她很快就明白张小凡话中的意思,至于其中的细节,既然张小凡不说,她也自然不会再提。

听张小凡说得轻描淡写,但秦书瑶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

这时,张小凡将双手从水里面伸了出来,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轻轻地握住了秦书瑶柔嫩的双手。

他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秦书瑶:“你放心,这辈子我都会守在你身边。”

秦书瑶抿着嘴,重重地点点头。

好一会儿,秦书瑶突然说:“我、我们,一起回家吧。”

张小凡还是摇头:“不急,再等两天。”

秦书瑶看着张小凡,她发现此时的张小凡给她一种有些较陌生的感觉, 但与此同时,有一种被保护的安全感,在秦书瑶的心中油然而生……

第二天一早,张小凡又去了一趟古董市场,这一次又卖了两件古董。

原价190万,而那古董店老板给了130万,60万就这么又被黑了!

当然,张小凡并不心疼。

因为他知道,他会从古董店老板和韩德超身上,十倍、百倍地赚回来!

中午时分,张小凡到秦书瑶公司送午餐的时候,又在楼梯间听到了几个公司员工在闲聊。

“哎,今天肖艳艳那个老姑婆没来,听说她好像身体不太舒服?”

“哪是什么身体不舒服,是身体出问题了,你不知道吧,她今天去医院了。”

“去医院干嘛?”

“嘿嘿,那个老女人,平时无论做什么都会报公司的账,这一次去医院也不例外。只不过平时她报账大家不会关注,偏偏今天有人偷偷进了财务部,把肖艳艳早上去医院的单子都拍出来了。”

“哎哎,快说快说,她到底得了什么病?”

“我告诉你,她今天一个早上就去了三个科!分别是妇科、肛肠科和口腔科,单单医药费就要2000多块钱呢,啧啧啧啧……这上了年纪的女人玩得可真嗨呀,一个晚上跟好几个男人玩呢!”

听到这里,张小凡不由地冷冷一笑。

张小凡见到秦书瑶的时候,她又跟昨天一样,埋头在一堆资料里面,不停地干活,明明这个时候已经到了饭点了,她还在工作。

等张小凡把午餐盒放在秦书瑶的桌面上,才让她抬起头来。

“你怎么来了?”

“小兰昨天告诉我说,你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的吃午餐了,从现在开始,如果你不好好吃午餐,我就每天给你送饭过来。”

这是张小凡第一次在秦书瑶面前展示出这么强硬的姿态,而秦书瑶非但没有任何反感,反而微微低下头,抿着嘴儿,好看的嘴角轻轻上翘。

办公室里不好用餐,秦书瑶就带着张小凡来到写字楼的餐厅里。

对于秦书瑶来说,张小凡煮的饭菜仿佛永远都吃不腻,平时胃口不怎么好的她,竟然把张小凡准备好的食物一点不落地吃光了。

吃完这些,张小凡特意对着秦书瑶说:“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我陪你去买样东西吧。”

秦书瑶微微侧头,眨了眨明亮的眼眸子:“买什么?”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367)

我要评论
  • 忙赶到&家中,

    正因为秦书瑶这句话,今天张小凡干劲十足,等他提前将工作做完,急急忙忙赶到家中,要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

  • 可是秦&都未看

    可是秦书瑶由始至终都未看张小凡一眼,仿佛他就是个空气。

  • 一小半&三截干

    张小凡用手机照明,桌面上有一个盘子,里面放着已经吃剩扫在一起的残羹冷炙,一小半是吃剩的蒿菜,一点碎肉沫,还有三截干瘪的红烧茄子。

  • 了解的&多,因

    结婚三年,张小凡对秦书瑶了解的真不算多,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沟通少之又少。

  • 打开灯&母娘陈

    打开灯,房间内突然传出丈母娘陈秋凤尖酸刻薄的声音:“电不用钱吗,你一个月才赚多少?”

  • 弃,就&是丈母

    入赘三年,每天都是工作这么晚回家,等待他的不是岳父的嫌弃,就是丈母娘的鄙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