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菲菲的拳头捏得“咯咯”响,心中放佛有一头猛兽随时随刻都要被释放出出,想要冲上来将韩德超撕成被粉碎,抽他的筋!扒他的皮!更有甚者用自己的牙齿把韩德超的骨头咬成碎渣!但最后“嘿嘿嘿,美女,快过来跟我一起玩啊,美女。”。...

张小凡的拳头捏得“咯咯”响,心中仿佛有一头猛兽随时都要被释放出来,想要冲上去将韩德超撕成粉碎,抽他的筋!扒他的皮!甚至用自己的牙齿把韩德超的骨头咬成碎渣!

但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愤怒,张小凡在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之后,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

“嘿嘿嘿,美女,快过来跟我一起玩啊,美女。”

这时,刚刚被张小凡一脚踹到沙发上的李老板,已经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将自己的衣服扒开,露出了那一身丑陋不堪的赘肉。

现在的李老板眼中,无论是什么东西,但凡只要是个活的,那都是绝色天仙。

他甚至流着口水,对着张小凡张开了双手。

张小凡眉头一拧,迅速伸手上前一把扯过李老板的头发,然后直接抓着他的头,把李老板丢进了KTV包间自带的厕所里。

接着张小凡看着一屋子的人,尽管他现在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先抱着秦书瑶离开,但是这显然没有办法平复张小凡心中的这一团怒火。

而刚才韩德超的那句话更是让张小凡脊背有些发凉,一直以来张小凡都以为是韩德超要搞事情,想从他手里面把秦书瑶抢走。

可是现在张小凡知道,秦书瑶只不过是一个他往上爬的工具而已,那这件事情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张小凡不清楚那个所谓的公子知不知道秦书瑶的存在,而现在张小凡唯一要做的,就是先弄死韩德超!

而且要把他推入一个万劫不复之地!

把怒火压下去之后,张小凡先是扫了四周一眼,为了安全起见,张小凡事先将秦书瑶和小兰他们三个人转移到了对面的包间。

而且张小凡发现对面的包间里面,还放着一个平板电脑,平板电脑里边出现的画面恰恰就是这个包间里面发生的。

也就是说,一开始韩德超就已经在这里安放了摄像头。

也得亏张小凡进来的时候把帽檐压得很低,再加上他穿着的是KTV工作人员的服装,不然的话,如果事先让韩德超知道张小凡进来,这件事情可就没这么好办了。

这个房间内一共装了4个摄像头,张小凡原本是想将摄像头给丢了,但脑子微微一转,不由冷冷一笑。

很快,张小凡将四个摄像头都装在了KTV包间自带的厕所里。

他从李老板的衣服口袋里面取出了蓝色的眼药水瓶,又对着李老板狠狠地踹了两脚。

接着扯过肖艳艳的手臂,将她往卫生间的方向拖拽,他打算把肖艳艳丢进厕所跟李老板进行一番深入的沟通。

可当张小凡伸手抓住厕所门把手的时候,他听到嘴角带着血的韩德超,微微发出了一个声音。

张小凡顿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转头把目光放在了韩德超身上。

这时候,张小凡想到了一个极好的点子。

他的眼睛慢慢眯了起来,对着韩德超冷笑着说:“你不是想玩吗?好,今天晚上老子让你玩个够!”

张小凡将肖艳艳随手丢到边上,把蓝色眼药水瓶子的东西往韩德超的嘴巴里面,滴入了至少一半的液体才罢休!

现在的张小凡,对付韩德超那是根本不留后手的,压根就懒得来浓度很高的液体稀释,直接就给韩德超喝了下去。

随后,他扛起韩德超,朝着厕所走去。

当张小凡打开卫生间房门的时候,李老板就像是一只饥饿无比的老虎,对着张小凡扑了过来,张小凡立即抬起脚,将李老板踹翻在地上,然后用双手抓住韩德超的衣领狠狠一扯!

伴随着衣服被扯裂时所产生的清脆声响,韩德超那看上去还有点棱角的肌肉就呈现在张小凡面前。

“哼哼,没想到还有点料呢。”

张小凡把韩德超扯进了厕所,他用韩德超的衣服,把韩德超的双手束缚住,并且让他整个人都趴在马桶上。

随后张小凡一把扯过在边上乱叫的李老板,直接将李老板压在了韩德超身上。

等张小凡从厕所里走出来的时候,门刚刚关上里边就传出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声响。

然而,张小凡在听到这种让大部分男人都感到毛骨悚然声音同时,他还是觉得这个声音似乎还是微弱了一点。

于是乎张小凡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他很是干脆地把蓝色眼药水瓶里面的所有液体,都均匀地倒入李老板身边的那四个跟班,以及肖艳艳的嘴里。

做完这些,张小凡将李老板的四个跟班,统统关进了刚才的厕所里面。

厕所门关上的同时,里面就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声音,而其中叫嚷最厉害的自然就是韩德超了。

不知道为什么,张小凡在听到韩德超惨叫的时候,觉得这个声音特别美妙!

这时,张小凡转头看向了肖艳艳,他咧嘴一笑:“你不是想玩吗?我会让你玩个够,既然你连李老板这种肥猪都下得去嘴,那外边的流浪汉、醉汉、以及小流氓什么的,应该也不会挑吧?”

张小凡将小兰和另外一个男同事都放在了对面的包厢里面,并且将平板电脑塞进了小兰的包里。

他先是把肖艳艳丢到KTV后门,这里距离外面的大路只有几步路,很容易就被人发现,也更容易被路过的男人们发现,嘿嘿……

随后张小凡换了衣服,以公主抱的方式,轻柔地抱起秦书瑶,带着她离开了KTV。

张小凡没有带着秦书瑶回家,仍旧是抱着她坐在了公园小亭子里。

如练的月光倾泻而下,将穿着白色女士套装的秦书瑶映衬的如梦如幻。

这是张小凡第一次看到秦书瑶工作这么拼,也同样也是第一次感受到秦书瑶的工作这么危险。

但他同时也非常清楚,身为一个男人他无法剥夺秦书瑶拼搏的权利,非但他不会阻止反而会一直帮着秦书瑶去实现她的理想。

三年前,秦书瑶曾经告诉过张小凡,她有一个理想,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地方,想要像周围所有人,甚至是全世界证明自己。

当时的张小凡懦弱地以为,只要自己安安分分地守护、等候这一份感情就行了。

可事实并非如此,今天如果不是因为张小凡警觉性高,他都不敢去想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所以张小凡发誓,从今以后一定会尽全力去守护秦书瑶,并且帮助她完成理想!

张小凡伸出手,轻轻地撩动着秦书瑶额头的一绺发丝,他轻轻一笑,用很温柔的声线对着秦书瑶说:“大学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对天发誓,如果老天爷把你赐到我身边,我一定会牢牢地抓住你。我会用我的一切疼你,我会终其一生爱你,这辈子我会为你生,为你死!”

张小凡慢慢地低下头,在他的注视之下,秦书瑶那张精致到没有一丝瑕疵的脸,正逐渐靠近。

那两瓣水润的双唇,也是愈发晶莹。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214)

我要评论
  • 做完这&,将两

    做完这些,张小凡回到小软垫上,慢慢拉上帘子,将两个人的世界隔开。

  • 密的,&风雨无

    他几乎每天都是这个点出门买菜,真要说跟张小凡最亲密的,应该是这个菜篮子,至少他提了三年,家里的菜都是他买的,三年,风雨无阻。

  • 蹭了蹭&下的都

    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拿出已经用得有些破烂的钱包,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五张百元钞,剩下的都是十块、五块。

  • 不回头&都知道

    张小凡不回头都知道对方是谁,这个家能一身酒气的也就只有老丈人秦三平了。

  • 爬不上&妻。

    入赘三年,老婆那张床就跟天上的云一样高,他爬不上去。而他们,也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 &结婚时

    秦书瑶是一个事业型的女性,这也是他们结婚时候两个人约定好的。

  • ,就是&年。

    从倒插门那一刻开始,他与她唯一的接触,就是洗脚,这一洗就是三年。

  • 秦书瑶&激灵。

    “嗯?”听到秦书瑶的声音,张小凡整个人都打了一个激灵。

  • 后长长&头、转

    张小凡拿着钥匙愣了愣,随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垂着头、转身离开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