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菲菲闻言迅速后转身,赶在韩德超和肖艳艳再打开包厢门之后,房门入秦书瑶所在的包间门。这时候,李老板了晃晃悠悠地站了出来,刚要朝着倒在地上的秦书瑶走过去的。张菲菲二话这时候,李老板已经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正要朝着倒在地上的秦书瑶走过去。。...

张小凡闻言迅速转身,赶在韩德超和肖艳艳打开包厢门之前,推开入秦书瑶所在的包间门。

这时候,李老板已经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正要朝着倒在地上的秦书瑶走过去。

张小凡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一脚狠狠地踹在了李老板的肚子上,对方在倒飞的同时也重重地摔在了沙发上。

与此同时,张小凡也听到了韩德超推门的声音,他立即躲在了门背后。

韩德超和肖艳艳两个人进入房间,肖艳艳看到李老板躺在沙发上,一直伸手捂着肚子,不由地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这老男人也长得太丑了点,如果不是我现在急需用钱,也犯不着自己上,随便找个窑姐就可以搞定了。”

韩德超没有理会肖艳艳,他在进来的时候,眼睛里面就只剩下秦书瑶。

他一步步的朝着秦书瑶走过去,当韩德超站在秦书瑶身边的时候,他好几次想要伸手去触碰秦书瑶,但又微微地缩了回来。

肖艳艳在边上见了,不由得笑着说:“韩总,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前几天,我看你跟那两个窑姐玩得很开呢,那画面我现在想起来都有点脸红。”

韩德超没有回头,他仍旧静静地看着秦书瑶:“你懂什么?我从高中开始就跟秦书瑶谈恋爱,谈了七年的恋爱啊,我们两个人就只牵过一次手,那次还是爬山的时候,她不小心滑了一下,我伸手拉住她的。”

“不是吧?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人早就上过床了呢。没想到我们的秦主管竟然这么冰清玉洁,嗳哟,今天晚上可有趣喽。”

韩德超没有再搭理肖艳艳,而这时韩德超所说的一句话,却是引起了站在门背后张小凡的警觉。

因为韩德超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秦书瑶,他确实突然说了一句:“这么美的人,为什么就不属于我呢?”

“从今天晚上开始,她不就是你的人了吗?我们这些过来人可都看得出来,秦主管到现在还是个处呢。”

“我当然知道,如果她不是处的话,我也犯不着这么费尽心思的把她弄到手!只是,她永远都不会属于我!”

韩德超话里有话!

原本已经打算出手的张小凡,这时候动作微微顿了一下,他还想听听韩德超接下来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信息要说。

秦书瑶这个时候将半个身子依靠着沙发,人是坐在地上的。

韩德超看着秦书瑶那精致无瑕的面容,叹了一口气:“高中和大学七年,我在你身上倾注了很多,而你回报给我什么了?”

韩德超的声音从一开始的温柔,变得尖锐了起来:“你这自命清高的贱人!你一定不知道吧,我大学的时候,每个星期都会上一个女人!我随便花点钱,一两天就能把别的女人哄上床,而你却一直跟我装清纯!”

“贱人,看看你现在闭着眼的表情,多骚啊,早知道我以前就该像今晚这样弄你!你这个贱人就是欠调教!”

“不过,我也不算亏本。嘿嘿嘿……我告诉你吧,我这次回国,是给一位公子物色成人礼。你应该要感谢我哦,因为第一个就想到你了呢。”

此时韩德超笑起来的声音听上去非常阴险:“等你到了那位公子的手里,不出半个月,你就会变成一个看到男人就想要扒衣服,让他们不停玩弄你的烂货!”

韩德超的笑声越来越难听:“到了那个时候,老子想怎么玩你都行!你就是我裤裆底下的一条狗,我要狠狠蹂躏你污浊不堪的身体,让你用灵巧的舌头来舔我脚趾头,把我身上每一根毛都舔干净!”

“我要让你在我身下尽情扭曲、欢叫,就像是一头母猪,我还会开一个派对,把张小凡钉在柱子上,让你在他面前被所有认识你的男人玩!”

“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哼哼哼,呵呵呵,啊哈哈哈……”

韩德超笑得有些癫狂,仿佛将自己心中的所有罪恶都释放的出来,银笑着伸手要去抱秦书瑶。

一直站着不动的张小凡突然箭步上前,撮手撑刀,以最快的速度和最为精准的力道,迅速在肖艳艳的后脖子上切了一下!

而就在肖艳艳发出惊呼的同时,张小凡已经冲到韩德超身后。

韩德超甚至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张小凡已经如法炮制地在他的后脖子上狠狠一切!

张小凡对付韩德超可不一样,肖艳艳在倒地的时候张小凡没有去理会,而韩德超被切倒的瞬间,他立即顺手揪起韩德超的衣领,直接就把韩德超当成玩偶一样,拎起来在空中抡了一圈,随后狠狠地甩向了对面不远处的墙壁上!

韩德超“咚”地撞到墙壁上,人似乎已经有了一丝清醒,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睁开双眼,张小凡五指旋拧成拳,中指的骨节微微凸出,狠狠地捣中韩德超的肚子!

“呜哇!”

仅仅只是一拳,韩德超顿时觉得腹中翻滚,随后喷出了一口鲜血!

而张小凡并没有就此收手,左右双手迅速探上前,对着韩德超的头狠狠一拍!

“碰!”

已经被张小凡打醒过来的韩德超,再一次陷入了昏厥!

“呼、呼、呼、呼……”

张小凡在喘息!

他同样也在控制自己的愤怒!

主要是刚才韩德超所说的那句话,引起了张小凡的警觉。

刚才韩德超意思好像是要把秦书瑶献给别人,然后以此换取荣华富贵。

张小凡不知道韩德超口中所说的这个公子是谁,但能让韩德超跟狗一样奉献的,肯定非富即贵!

也就是说,如果今天张小凡没有跟在秦书瑶身边的话,韩德超极有可能会直接将昏迷的秦书瑶送到别人的床上!

而且那个人还会把秦书瑶……

啊!!

张小凡感觉自己的头都快要炸了,他根本不敢去想象那样的画面!

一想到这里张小凡顿时感觉毛骨悚然!!

他转头看向韩德超的眼神当中,更是充斥着浓烈的杀意!

从小到大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张小凡最多也只是愤怒,可是,这是他第一次强烈地想要杀死一个人!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286)

我要评论
  • 平摇摇&由得轻

    转身看着秦三平摇摇晃晃、跄踉着走出厨房的背影,张小凡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

  • 你这点&么煤气

    张小凡转身入厨房打算热一下,陈秋凤的声音再度传来:“就你这点工资,还用什么煤气,随便伴着吃就行了。”

  • 么晚回&娘的鄙

    入赘三年,每天都是工作这么晚回家,等待他的不是岳父的嫌弃,就是丈母娘的鄙夷。

  • 的时间&最后一

    张小凡给秦书瑶三年的时间,让她在过去三年里面全心全意的打拼自己的事业,算算时间的话,今天差不多是两个人约定的最后一天了。

  • 做完这&,将两

    做完这些,张小凡回到小软垫上,慢慢拉上帘子,将两个人的世界隔开。

  • 密的,&至少他

    他几乎每天都是这个点出门买菜,真要说跟张小凡最亲密的,应该是这个菜篮子,至少他提了三年,家里的菜都是他买的,三年,风雨无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