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上的厨师长看他这个表情不由笑了:“不好吃的话,就给我从嘴巴里面吐出。”却对方则是急忙摆摆手,迅速将嘴里的食物吞下,又拿起来勺子连续盛了好几次,偏偏这个西施豆腐然而对方则是连忙摆手,迅速将嘴里的食物吞下,又拿起勺子连续盛了好几次,明明这个西施豆腐还很烫,但他却仿佛管不住自己嘴一样。。...

边上的厨师长看他这个表情不由得笑了:“难吃的话,就给我从嘴巴里面吐出来。”

然而对方则是连忙摆手,迅速将嘴里的食物吞下,又拿起勺子连续盛了好几次,明明这个西施豆腐还很烫,但他却仿佛管不住自己嘴一样。

“瞧你那没出息的哔样儿!”

厨师长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伸手把这个大碗夺了过来,同样弄了一勺子放进嘴里。

两秒钟之后,厨师长不由自主地伸手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卧糙!这是遇到同行里的大厨了!”

厨师长估计是从来没有见过像张小凡这样的人。

他当然也不会知道,自打张小凡父亲离开这个世界之后。

张小凡就接受了爷爷的一系列刻苦训练,按照他爷爷的说法是,家里没有别的什么东西留给张小凡,张小凡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依靠自己的双手双脚。

想要不被人欺负,张小凡就必须要学会武功。

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他就必须要学会几门手艺,而这个厨艺是其中之一。

等张小凡从炸鸡店拿到了两人份的汉堡和其他吃食,就迅速提着两个塑料袋朝着秦书瑶走过去。

秦书瑶都没有发现,她一直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小凡不知道这样的情况,秦书瑶已经经历了多少回,这样的等待究竟消耗了她多少时间。

看到自己所深爱的妻子,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之下工作,是个男人都会心疼的。

张小凡先是走到秦书瑶面前,将手里面装着快餐的递给那两个职员,那两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发现塑料袋里面装着的是温热的食物,立即对着张小凡道谢。

而原本低着头的秦书瑶,直到这个时候才看到张小凡。

抬头间,张小凡如同午后阳光般和煦的笑容直直地撞进了秦书瑶的眼球里。

由于周边没有椅子,也没有桌子,她身边的两位跟班职员,只能随便地找了花坛边的大理石台阶坐下来。

张小凡也同样坐在了大理石台阶上,然后很不要脸地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对着秦书瑶说:“来,你坐这儿。”

秦书瑶没好气地横了张小凡一个漂亮的卫生巾眼。

秦书瑶并不是一个娇气的女孩子,不然的话也干不了这个活。

当她打算坐在张小凡旁边的时候,张小凡立即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铺在了大理石台阶上。

秦书瑶抿着嘴,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心中却好似喝了蜂蜜水般,甜滋滋的。

这时,张小凡打开外卖盒子,边上两个正在啃汉堡的职员,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呼。

“哇,好丰盛!这是自己做的吧!瑶瑶姐,姐夫对你也太好了!”女生一脸羡慕地看着张小凡。

秦书瑶没有说话,拿起筷子,小口小口地吃着张小凡为她特意准备的午餐。

尽管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太多的话,但是在吃东西的时候,总会时不时地朝着边上的张小凡偷看一眼。

明知道张小凡一直盯着她看,可当自己的目光跟张小凡交汇的瞬间,秦书瑶又会如同被老虎盯上的兔子一般迅速避开。

虽然现在他们是坐在人家集团公司大楼的门口,时不时会有经过的人朝着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

但是,此时的秦书瑶,她心里面没有任何怨恨,特别是感受到张小凡对她的关怀,这一份甜蜜也促使她一定要把这个案子拿下来!

对于秦书瑶的性格,张小凡是知道的,毕竟大学四年张小凡一直都在暗中偷偷地观察秦书瑶。

他很清楚秦书瑶是一个非常上进,而且渴望成功的女性,这一点张小凡永远都不会出手扼杀,反而他会在暗处一直帮着她。

这时候,张小凡微微抬头,望着身后这一栋高达上百米的高楼,他同样没有说话,只是在自己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直到下午两点多,对方才接见秦书瑶,而张小凡在公司大厦楼下,一等就到了晚上6点多。

张小凡正打算要不要给秦书瑶准备晚饭的时候,就收到了她的信息,今天晚上他们三个人有一个饭局,让张小凡先回家。

如果是以前,张小凡没准真的会回家,傻乎乎地等秦书瑶。

但是今天,张小凡特别敏感。

张小凡并没有直接发微信询问秦书瑶,而是从侧面询问秦书瑶旁边那个叫小兰的女生。

小兰告诉张小凡,今天晚上主持饭局的人姓李,是他们公司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

李老板这三个字一下子从脑海里蹦出来,让张小凡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肖艳艳在公司楼梯间打的那个电话。

索性,张小凡就一直跟着他们,最后跟到了一家KTV。

当这个李老板热情洋溢地带着秦书瑶三个人以及四个跟班进入高档KTV的时候,张小凡在停车场不远处看到了一辆很扎眼的法拉利跑车。

他在看到这辆法拉利跑车的同时,也看到了车里面的两个人。

除了这辆车的车主韩德超之外,在副驾驶座上张小凡竟然见到了肖艳艳!

果然,肖艳艳电话里面提到的那个“韩总”,就是韩德超!

尽管不知道两个人坐在车里面干什么龌龊的事情,但张小凡本能地对这件事情起了高度的警惕!

KTV门口有看守,必须出示会员卡才能够进入,显然明着进入KTV是不可能了,张小凡眼珠子微微一转,立即来到了KTV后门。

恰好,这时候有一个穿着工作人员服饰的男人蹲在旁边抽烟,他一边抽烟一边对着手机里面骂人。

等他挂了手机,经过张小凡身边的时候,很不客气地冲着张小凡吐了一口痰。

眼看着这一口浓痰对着自己喷了过来,张小凡右脚前迈,身体旋转,左手五指并拢,更是在空中打了一个半圆,顺势极为精准地切在了男人的后脖子处。

张小凡仅仅一下的功夫,这个体型跟他差不多的KTV工作人员,身体就直接瘫了下去。

张小凡伸手抄过男人,直接把他拖到了旁边一个角落里。

二分钟后,张小凡从角落里边出来,已经换上了工作人员的制服。

等张小凡从后门进入KTV,在大厅他恰好看到韩德超和肖艳艳一前一后地进入了左手边角落里面的一个包间。

张小凡通过微信询问小兰,得知秦书瑶他们所在的包间,跟韩德超是门对门的。

看到这里,张小凡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129)

我要评论
  • 面的男&书瑶面

    刚刚进大厅就看到一群人围着,有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男人,手里面抱着一大束花,单膝跪在了秦书瑶面前。

  • 对天花&悬空。

    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秦书瑶进卧室,将自己摔在床上,面对天花板,双脚自然悬空。

  • &病逝。

    5岁丧父,初中母亲病逝。舅舅霸占了他家房子后,并安排他当了倒插门女婿。

  • 小凡不&轻叹了

    转身看着秦三平摇摇晃晃、跄踉着走出厨房的背影,张小凡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

  • 婚三年&,我看

    “我再也受不了张小凡这个垃圾废物了!当初让他倒插门,是为了给家里添丁,结婚三年,什么都没有,我看张小凡不仅赚钱不行,他连个男人都不是!”

  • 三平愣&孩子。

    “真的?”秦三平愣了一下,“不会,不会,瑶瑶不是那样的孩子。”

  • 床就跟&也只是

    入赘三年,老婆那张床就跟天上的云一样高,他爬不上去。而他们,也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 着已经&一小半

    张小凡用手机照明,桌面上有一个盘子,里面放着已经吃剩扫在一起的残羹冷炙,一小半是吃剩的蒿菜,一点碎肉沫,还有三截干瘪的红烧茄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