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站在门口的张小凡,拳头了捏得死紧,更有甚者还轻轻有些颤抖着。但是他最后但是深深地地吸了口气,将胸腔里呼之欲出的所有愤怒压了下去。张小凡也不是那种很很容易理智的人,不过他最终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胸腔里呼之欲出的所有愤怒压了下来。。...

这时,站在门口的张小凡,拳头已经捏得死紧,甚至还微微有些颤抖。

不过他最终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胸腔里呼之欲出的所有愤怒压了下来。

张小凡不是那种很容易冲动的人,而秦书瑶在公司里面之所以会受到这番待遇,也只能说明张小凡自己的无能。

身为秦书瑶的丈夫,如果他是一个只手遮天的大人物,谁敢用这样的口吻跟他的老婆说话!?

张小凡没有说话,转身走出了这家公司。

但他并没有远离,对于张小凡来说,秦书瑶才是这个世界上至亲的人。

张小凡站在楼梯间,看到秦书瑶带着一男一女从公司走出来,并且进入第一电梯间,张小凡看到秦书瑶按的那个按键是地下停车库。

几乎是同时,张小凡飞一般地冲下楼,赶在秦书瑶乘坐电梯门打开的前三秒,站在一辆黑色奥迪Q5轿车后面,这时秦书瑶正好带着一男一女快步走出电梯。

秦书瑶平时带着员工外出,开的是公司的车子,那是一辆开了三十多万公里,已经超过七年车龄的大众帕萨特。

她用车钥匙打开车门,刚刚坐进去,用钥匙将车子发动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男人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秦主管,请等一下!”

男人火急火燎地跑到秦书瑶边上,随后对着秦书瑶说:“这辆车,我们财务部要用,能不能麻烦您换一辆别的车?”

秦书瑶的眉头微微皱起:“这辆车一直都是我们部门在用,财务部凭什么要征用?”

这个男人还没来得及开口,身后就传来了肖艳艳,那略显刺耳、且阴阳怪气的声音。

“我们财务部要用什么车子,为什么要向你这种三五个月都拿不下一个案子的废物报备呢?”

伴随着高跟鞋踏地的清脆声响,肖艳艳带着一个小鲜肉,甩着一张打着“玻尿酸”的脸肉快步而来。

不过,她另外半张“玻尿酸”脸却是肿了起来,哪怕用头发遮盖,也无法掩饰干净。

肖艳艳走到车门边,直接伸手就将驾驶室的车门打开。

脸上和身上的疼痛感让她脾气愈发火爆,看秦书瑶也是更加不爽!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滚出来!”

秦书瑶皱着眉头说:“我和你分属不同的部门,虽然你的职位比我高上半级,但我似乎不需要听你的话吧?”

肖艳艳似乎早就料到秦书瑶会这么说,她伸手对着边上的男人勾了勾,对方立即恭恭敬敬地将一部手机递到她手里。

很快肖艳艳就拨通了总经理的电话:“总经理,这个秦书瑶妨碍我外出公务呢。”

接着肖艳艳就按下了扩音键,手机里面传出了总经理毫不留情的声音:“秦书瑶,把车子让给肖主管,你们三个人打车去好了,反正公司会报销的。”

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肖艳艳随手将手机丢给边上的男人,然后双手抱胸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秦书瑶:“我说,总经理都这么说了,你还有脸赖在车里吗?赶紧给我滚出来!”

眼看着秦书瑶一脸不甘心地从车内出来,张小凡将自己的拳头微微捏紧,转而看着自己身边这辆奥迪Q5,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等秦书瑶带着两个员工,乘坐出租车离开,张小凡也同样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跟上。

他跟着秦书瑶来到了另外一栋写字楼,因为这栋写字楼的安保比较严格,张小凡无法进入,就只能在外边等着。

本来以为秦书瑶进去会比较久,张小凡正盘算着是不是找一家饮料店坐下来等的时候,他发现秦书瑶又带着那一男一女走了下来,这前后也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

此时的秦书瑶步履匆匆,她又叫了一辆出租车,三个人进入车内,很快又去了下一家公司。

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面,秦书瑶他们三个人竟然就这么折腾着去了整整七家公司!

张小凡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秦书瑶每天都要泡脚了,因为她穿的可是高跟鞋啊。

记得以前在给秦书瑶泡脚的时候,她的脚皮都常有磨破的。

一联想到这里,张小凡除了心疼之外,更多的是自责!

时间很快就到了午餐点,然而秦书瑶却是带着他的两个职员,一直站在一家公司门口等候。

此时张小凡已经下了出租车,他就站在不远处看着秦书瑶。

看样子对方让秦书瑶他们在公司门口等着,眼下秦书瑶他们所要进去的这栋大厦,属于一家集团公司。对方压根就看不上秦书瑶所在的小投资公司,甚至连门都不让他们进。

三个人就这么站在人家公司门口的花坛边,秦书瑶身边的男职员时不时地看着手表,女职员则是伸手捂着自己的小肚子。

现在的时间已经快到中午1点了,可对方还是没有出现。

一直在暗处看的张小凡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进旁边的炸鸡店点了两杯咖啡跟两人份的汉堡和一些吃食。

因为过了饭点炸鸡店店里人不多,所以趁着店员准备食物的时候,张小凡已经转身进了旁边另外一家饭店,不过他不是从人家饭店的大厅进去的,而是从饭店后厨进去。

张小凡走到一个配菜的小伙子身边,问:“兄弟,你们厨师长是哪位?”

配菜的小伙子先是看了张小凡一眼,随后对着前方正在拿大勺子颠锅的中年男人奴了奴嘴。

张小凡走上前,伸手拍了拍中年男人的肩膀,对方一脸错愕地看着张小凡:“干嘛?”

张小凡直接取出了1000块钱,迅速塞进了这个厨师长的衣兜里。

“我女朋友在这边附近上班,她今天中午好像被领导骂了,饭到现在还没顾得上吃,我打算给她准备一份爱心午餐。她的肠胃不是很好,那些油炸食品和生冷食物不能吃,所以我打算借用一下你们的厨房,很快的,就十几分钟的事情。”

听张小凡说完,厨师长点点头,不过他还是从兜里面将钱取了出来,然后用两根手指头夹起100块钱,对着张小凡晃了晃,笑着说:“这点够了,剩下的还是平时多买点东西给你女朋友补补吧。”

“多谢!”

张小凡准备了三样菜,一样是西施豆腐,一样是玉子烧,还有则是简单的涮水西兰花。。

做好这些,张小凡对着厨师长道了一声谢,然后提着外卖盒子快步走了出去。

张小凡出去没多久,一个厨师拿起勺子,勺了一点张小凡煮多的西施豆腐:“这东西看着也很普通啊。”

他一边说一边,从大碗里弄了一勺子,往自己嘴巴里面放。

结果这西施豆腐刚刚下嘴,厨师整个人就愣住了。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480)

我要评论
  • 小凡回&开。

    做完这些,张小凡回到小软垫上,慢慢拉上帘子,将两个人的世界隔开。

  • 工作这&不是岳

    入赘三年,每天都是工作这么晚回家,等待他的不是岳父的嫌弃,就是丈母娘的鄙夷。

  • &瑶瑶现

    “哼,不管怎么样,瑶瑶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这婚,离定了!”

  • 入赘三&他们,

    入赘三年,老婆那张床就跟天上的云一样高,他爬不上去。而他们,也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 秦书瑶&的声音

    “嗯?”听到秦书瑶的声音,张小凡整个人都打了一个激灵。

  • 不过张&的纤细

    不过张小凡不敢多看,他将热水放在她脚下,动作轻柔地将她的纤细如白玉雕琢而成的脚儿慢慢地放入水里,仔仔细细地为她洗脚。

  • 张小凡&住自己

    张小凡不知道秦书瑶早上喊住自己,试想谈他们三年前的约定,还是想讲离婚这件事。

  • 小凡不&一口气

    转身看着秦三平摇摇晃晃、跄踉着走出厨房的背影,张小凡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

  • 秦书瑶&多,因

    结婚三年,张小凡对秦书瑶了解的真不算多,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沟通少之又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