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时前,张菲菲换了一套的算地摊货的衣服,但是他鞋子没换。这并也不是说张菲菲也没鞋子,那是他故意地这么穿的,所以鞋子边缘沾染到了不少黄色的泥巴,这些泥巴等一下就会派这并不是说张小凡没有鞋子,那是他故意这么穿的,因为鞋子边缘沾染了不少黄色的泥巴,这些泥巴等一下就会派上用场。。...

出门前,张小凡换了一套同样算是地摊货的衣服,不过他鞋子没换。

这并不是说张小凡没有鞋子,那是他故意这么穿的,因为鞋子边缘沾染了不少黄色的泥巴,这些泥巴等一下就会派上用场。

张小凡来到秦书瑶家楼下的一个巷子口,等了不到两分钟,就看到老丈人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他偷偷跟在秦三平的身后,秦三平自打一开始走路就显得有些魂不守舍,一路走来接连撞到了三个人,在晃晃荡荡来到古玩市场的时候,张小凡不由苦笑地摇摇头。

其实跟丈母娘相比的话,老丈人还是不错的,除了喜欢赌博爱喝酒这点小毛病之外,别的都还好。

隔着一定距离,张小凡看到秦三平进入了一家古董店,他一直站在一个角落里面静静地观察着。

不到半个小时,韩德超从不远处的停车场走了过来,手里提着黑色塑料袋,同样进入那家古董店。

张小凡悄悄地靠近,就听韩德超说:“叔叔,这10万块钱先拿来垫垫底,等明后天张小凡和瑶瑶离婚了,剩下的50万,我一口气帮您还清。这60万你也就不用还了,就当算是我的彩礼之一吧。”

没过多久,韩德超和秦三平两个人就从店里走出来,看上去秦三平的表情显得比刚才更加失落了。

张小凡微微探头,恰好看到韩德超的笑容,笑得极其阴险和狡诈!

眼看着秦三平跟着韩德超上了他的跑车,等车子驶出古董市场之后,张小凡这才背着旅行包,朝着那家古董店走了进去。

店老板笑着问:“您好,有什么需要的吗?”

老板在说话的时候还特意打量着张小凡,他先是瞅了一眼张小凡的着装,衣服都很普通,看着就不像是来买古董的。

很快张小凡鞋子边缘的那些黄泥土引起了店老板的注意。

一般人很难自己的鞋子边缘沾上黄泥土,很显然,张小凡极有可能是从乡下,或者说是从山上下来的。

张小凡特意转悠了一圈,对着店老板笑:“我是来卖东西的。”

“哦?”店老板故意流露出一份惊讶之色随后说,“不知道这位朋友要卖什么东西呢?”

张小凡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动作利落地从里头取出了五件外形精致的物件。

见状,古董店老板眼睛闪过一丝精光,连忙坐了下来招呼:“小林,泡茶!”

片刻后,店老板将手中的宝贝,轻轻地放在了木头桌子上,他慢慢抬起头,脸上的笑容显得特别的温和而真诚。

“小兄弟,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五样东西都是真的。我的估价呢是70万,如果你觉得这个价格合适,钱直接打到你的银行账户上。”

“70万!这么多啊!”

张小凡现在脸上的表情虽然夸张,但其实心里早已经骂开了。

因为这五样东西,他从别人家古董店里买过来价格,可是90万整!

这个古董店老板嘴巴一张一合,就硬是从张小凡这里黑掉20万!

不过,这一切都在张小凡的算计之内。

几乎没有多想,张小凡直接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很快,张小凡就提供了一个银行卡号,店老板第一时间就将70万打入张小凡的卡里。

张小凡看着自己手机里的收款短信笑着点点头,他显得很激动,同样也很兴奋。

等了好一会儿,张小凡终于开口:“那个……老板,如果我过几天再拿东西过来,你是不是也像今天这样直接给钱?”

“当然,只要你的东西是真的,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出了这道门,你完全可以说你不认识我。”

“好,那我过几天再来!”

看着张小凡离开店,伙计笑嘻嘻地凑了过来,对着店老板说:“老板,那小子拿过来的五样东西看着很别致啊,这次赚了好多啊!”

“哼哼。”店老板很是悠闲地将自己的身体,完全靠在了实木官帽椅上,若有所思道,“看他刚才的表现,他家里面肯定还有什么更好的东西!只要他再来一回,咱们就跟上去,没准连买古董的钱都能省,到那时,才是真正的发财!”

这边古董店老板满脸阴笑的同时,另一边,张小凡拿着有了70万的普通借记卡来到了秦书瑶公司所在写字楼。

由于电梯人多,再加上秦书瑶公司在写字楼的七层,他索性就直接走楼梯上去。

在五层楼梯口的时候,张小凡听到楼上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韩总,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帮您搞定。那个李老板,可是我的高中同学呢,这件事一定办得妥帖,今天晚上包你抱得美人归!”

听到这个女人声音的瞬间,张小凡脑海当中就已经浮现出了,肖艳艳那种浓妆艳抹,让人感到厌恶的形象。

与此同时,张小凡也对肖艳艳口中所提及的“韩总”特别敏感。

毕竟现在只要是姓韩的人,张小凡都会下意识地联想到韩德超身上!这回也不例外。

由于肖艳艳后边并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直接离开了楼梯间,张小凡无法得到更多的信息,就只能在心里面先做个数。

他迅速上楼,在进入秦书瑶所在的公司大厅时,前台恰好被肖艳艳给叫开,张小凡也就很顺利地通过走廊朝着他们的办公室走去。

秦书瑶所在这家叫Denita的投资公司,虽然前边挂了一个“国际”两个字,但其实他们母公司的财力也不算雄厚,在过去的三年里,她在公司也没干出什么大事情来,尽管每天忙前忙后,但秦书瑶得到的效益确实不高,就连工资也只是比张小凡要高出一倍而已。

张小凡根据墙上的提示牌子来到了投资部,按照他的想法,秦书瑶是投资部的副主管,就算没有坐在属于自己单独的办公室里,那她的位置肯定也会相对显眼一些。

然而,当他看到秦书瑶的时候,发现秦书瑶整个人都埋在了一堆文件里。

不仅仅是秦书瑶这样,秦书瑶旁边七八个人都是如此,整个投资部的位子加起来也就十个左右,除了两个是空的,剩下的八个人位置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资料。

张小凡正打算进去的时候,就发现前边走来了一个年轻女人。

这个年轻姑娘一脸愁容,步履匆匆地来到秦书瑶身边,对着秦书瑶小声说了几句。

看到秦书瑶要起身,张小凡连忙朝着后边退了几步,很快他就看到秦书瑶急匆匆地从位子上站起来,朝着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张小凡跟上了秦书瑶,经理办公室的门没有关着,他人还没靠近,就听到办公室里面传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咆哮声:“你是干什么吃的!?”

“经理,我……”

“我告诉你,我本来还是比较器重你的。但是这么久时间以来,你就没有干出一件大事情来,天天浑浑噩噩地在那里混日子,你觉得你对得起公司给你的这一份工资,对得起我对你的这一份期待吗?”

通过门缝,张小凡看到体态纤长的秦书瑶,此时就站在总经理大的办公桌面前,如瀑般的黑色长发,被从窗外吹拂进来的风微微撩动着。

此时的秦书瑶低着头,尽管看不到她的面容,但是就这么从背后看着她,张小凡突然发现,近段时间秦书瑶似乎清减了一些。

今天秦书瑶穿着一件白色的套装,在总经理的咆哮声中,恰如同一朵飘荡于风中的白色小花。

不过这一朵小花并不柔弱,在总经理不停喷口水的同时,秦书瑶紧了紧自己的五指,开口说:“这件事情也并不是小兰的错,是那个李老板强行灌酒,而且还把手伸进她裙子里……”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总经理伸手直接拍起了桌子,“那个小兰是你带出来的,她出了问题,这个责任就该由你自己来承担!”

过于激动的总经理,更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到秦书瑶面前,伸手指着秦书瑶说,“我告诉你,李老板是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大客户,他万一要是撤资了,公司将会面临400多万的损失!你很清楚我们现在公司是一个什么样的境况,如果这个案子拿不下来,你和投资部所有人马上给我滚蛋!”

秦书瑶低着头,十指紧紧地交缠一起。

总经理绕了秦书瑶走了一圈,随后,伸手想要去碰秦书瑶,而秦书瑶则是习惯性地往后退了两步。

总经理的手在空气当中轻轻甩了一下,冷冷一笑:“秦书瑶,其实像你这样的美女,完全不需要在我面前拼实力拼业绩。你应该很清楚,李老板究竟是什么人。他们这些人啊,根本就不在乎能从我们这里赚到多少钱,他们要的是一种刺激。我就明着跟你说好了,如果,你没有办法把这个案子明着给谈下来,那就在背地里用些小招数,比如说,脱脱衣服啊,露露胸什么的,实在不行给人家摸摸大腿也没问题。”

一直半低着头的秦书瑶立即仰头,目光直直地盯着身前的总经理,直面对方猥琐的笑容。

“总经理,我不是那样的人,那样的事情我不可能去做。”

总经理立即转过身,微微抬起了手:“好!你清高,你冰清玉洁,那你就用你的实际能力把这个案子给我拿下来!如果案子拿不下来,你就给我滚到李老板的床上去!”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221)

我要评论
  • 年,张&之间的

    结婚三年,张小凡对秦书瑶了解的真不算多,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沟通少之又少。

  • 丁,结&钱不行

    “我再也受不了张小凡这个垃圾废物了!当初让他倒插门,是为了给家里添丁,结婚三年,什么都没有,我看张小凡不仅赚钱不行,他连个男人都不是!”

  • 影,张&小凡不

    转身看着秦三平摇摇晃晃、跄踉着走出厨房的背影,张小凡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

  • 更好的&离定了

    “哼,不管怎么样,瑶瑶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这婚,离定了!”

  • 出门的&张小凡

    出门的时候,平时向来当张小凡不存在的秦书瑶,突然开口喊了他一句:“张小凡。”

  • 用手机&照明,

    张小凡用手机照明,桌面上有一个盘子,里面放着已经吃剩扫在一起的残羹冷炙,一小半是吃剩的蒿菜,一点碎肉沫,还有三截干瘪的红烧茄子。

  • 悄悄地&娆的身

    张小凡悄悄地飘了一眼秦书瑶那妖娆的身姿,她着一身简单的女士套装,即便仰躺在床上,那山丘与平原仍旧沟壑分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