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三个破盘子,你敢要我200多块钱,你明白我是谁吗?”浓妆艳抹女人这句话刚说着,陈国良就特地提升了嗓音,对着餐厅经理说:“她叫肖艳艳,是Denita国际投资“陈国良!!”。...

“就三个破盘子,你敢要我200多块钱,你知道我是谁吗?”

浓妆艳抹女人这句话刚刚说完,陈国良就特意提高了嗓音,对着餐厅经理说:“她叫肖艳艳,是Denita国际投资公司的财务副总监,如果这三个盘子她不赔的话,你们就去派人去他们公司要吧。”

“陈国良!!”

肖艳艳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

她的声音变得更加尖锐,最后那个“良”字更是听起来就好像有人,用剪刀在不锈钢上划过一样。

张小凡这时候在暗地里对着陈国良微微比了一个大拇指,陈国良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尽管得罪了一个客户,但是能够赢得张小凡的赞赏对他来说有利而无害。

肖艳艳怒不可遏,付了钱离开的时候,更是用涂抹的黑色指甲油的手指,指着餐厅经理破口大骂:“今天老娘就把话撂下了,就你们这破餐厅,以后老娘都不会再来了!”

餐厅经理脸上同样带着职业性的笑容:“这位女士,我们也很抱歉的通知您,就在刚才您已经列入我们餐厅的顾客黑名单了,以后除了我们这家餐厅的门您进不了,另外在全国三十家连锁餐厅,都会拒绝您的惠顾,如果有什么不便之处,还望见谅。”

“哼,我还不稀罕!”

看着肖艳艳离开,餐厅里的人要么摇头苦笑,要么也就顺道把肖艳艳当成用餐的谈论话题了。

由始至终,张小凡都没有发出一个声音,这也只能说这个女人运气不好,明明是带了男人过来的,可谁让她带来的男人是知道一点张小凡底细的呢,注定是要栽跟头的。

一场闹剧结束,张小凡看着眼前的秦书瑶轻声问:“平时在公司,她也是这么为难你的吗?”

“我们在两个不同的部门,只不过平时偶尔会有一些摩擦。不过她就像是一条疯狗,逮谁都咬,别管她就是了。”

秦书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有些不太自然,显然她在公司受了不少这个肖艳艳的刁难!

这时候,张小凡从自己的兜里面取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礼品盒。

他将礼品盒递到秦书瑶面前:“我们两个人认识这么久,我还从来没给你买过礼物,这是我攒钱买的。”

秦书瑶打开礼品盒的时候,一下子就被里面精致的钻石项链所吸引,虽然盒子里面有标签是5888块钱,这个价格买不了什么成色优质的克拉钻,但是这条钻石项链的款式很漂亮,跟普通的钻石项链设计完全不一样,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我给你带上吧。”

张小凡生怕秦书瑶不要这一条项链,所以第一时间就站起身,走到秦书瑶身边,将钻石项链取了出来,然后当着边上这么多人的面,将钻石项链细仔地戴在秦书瑶修长白嫩的脖子上。

钻石项链的长度刚刚好,链子本身是白金的,细细的链子,从脖子垂挂而下,经过轮廓明显而好看的锁骨。

最终这颗不大不小的钻石,恰好就在高耸玉峰沟壑之间。

在灯光映照下,偶尔会在散射光芒刺目的光芒。

同样也会让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入那深邃迷人之地。

秦书瑶见张小凡一直盯着自己的领口,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在张小凡的腰上掐了一块软肉,狠狠一扭。

嘶——

张小凡连续倒吸了好几口冷气!

尽管张小凡疼得龇牙咧嘴,但心里面就如同灌了蜜。

无论怎么说,秦书瑶接受了他送的项链,而且这个动作不是只有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么?

张小凡和秦书瑶吃饭的时候,不经意间瞥见肖艳艳在外边打电话,她在打电话的同时,还会朝着张小凡和秦书瑶所在的位置看过来。

这让张小凡本能的起了疑心,张小凡眼珠子微微转了一下,对着秦书瑶说:“我去一趟厕所。”

秦书瑶也恰好来了一个电话,对着张小凡点点头。

厕所在走廊的尽头,张小凡并没有进入厕所,直接从走廊的窗户翻身而出。

张小凡从餐厅后门,绕到了肖艳艳身后不远处的巷子口,半道上还顺手捡了一个纸质的手提袋。

他一边走,一边在纸质的手提袋上面戳了两个洞。

同时也脱了外套,穿着里面的T恤,随后就将手提袋直接套在了自己头上。

肖艳艳这时候已经挂了手机,接着就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行驶过来,停靠在肖艳艳的边上。

面包车上下来了三个健壮的男人,其中一个两只手臂上都有纹身,脖子上挂着一条大金链子。

“艳姐,现在可是饭点,叫我们兄弟来,可是要加钱的哦。”

男人在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落在肖艳艳领口那微微凸显出来的两团白肉上。

肖艳艳故意摆了一个妩媚的姿势,对着男人笑:“要加餐,还愁没机会吗?看到那个女人没有,长得多漂亮啊,这脸蛋、这身材,就连那些电影明星都比不上。”

三个男人随着肖艳艳所指的方向看过去,虽然隔着一定距离,但他们在看到秦书瑶时,三个人眼睛都直了,特别是那个两只手都有纹身的男人,嘴巴张得很大,以至于肮脏的口水都微微垂了一点下来。

他用略微有些黑的手掌,抹了一把自己的嘴角,满脸银笑:“嘿嘿嘿,这种极品还真的是很难得啊!”

“看到那胸了没有?虽然领口没有打开,但鼓得很呢,一手抓上去全是肉。”

肖艳艳特意凑到纹身男人边上,在对方的耳边吹着气:“还有那大长腿,啧啧啧,如果套上丝袜的话,就你们这些男人肯定能玩上好几天吧。”

纹身男人不停地伸手摸着自己嘴巴,猴急出声:“别说了,这活我干!”

肖艳艳冷笑一声:“她边上就只有一个废物男人,等下他们两个人出来,你们直接就把这个女人掳上面包车,到了那个时候,你能把她带到没人的地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对了,玩的时候可千万不要忘记拿手机把它拍下来,这种小视频拍下来也能卖很多钱呢。而且以后你们还可以拿着小视频,找她继续玩!”

男人听了两眼放光:“这个方法好!”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244)

我要评论
  • 的白布&洗干净

    用干净的白布细心地擦干精致的小脚,张小凡端起水慢慢地进入浴室,轻手轻脚地将洗脚水倒了,又将脚盆清洗干净。

  • 家,恐&过,通

    整个秦家,恐怕只有秦三平是唯一认可张小凡为“女婿”的人,只不过,通常“女婿”两个字都是在他要钱的时候才能听到的。

  • 瑶三年&打拼自

    张小凡给秦书瑶三年的时间,让她在过去三年里面全心全意的打拼自己的事业,算算时间的话,今天差不多是两个人约定的最后一天了。

  • 脚地出&是在厨

    天微微发亮,张小凡跟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出房间。他刷牙是在厨房,就连牙膏也是用最便宜的。

  • 父,初&病逝。

    5岁丧父,初中母亲病逝。舅舅霸占了他家房子后,并安排他当了倒插门女婿。

  • 结婚三&秦书瑶

    结婚三年,张小凡对秦书瑶了解的真不算多,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沟通少之又少。

  • 光鲜亮&卧室,

    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秦书瑶进卧室,将自己摔在床上,面对天花板,双脚自然悬空。

  • 佛贴着&连忙从

    躺下没多久,眼皮仿佛贴着铁片一样沉重的张小凡突然听到了钥匙开门声,他硬着睁开双眼,第一时间翻滚着起身,连忙从浴室里接了一盆热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