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年人男人是个人精,而已而已通过张菲菲的眼神,就行为意识到了什么。需要考虑到张菲菲昨天在银行作出的种种举措,尤其是张菲菲还说自己所做的这些都是因为“好玩儿”,因为银行考虑到张小凡今天在银行做出的种种举措,特别是张小凡还说自己所做的这些都是因为“好玩”,所以银行经理也第一时间就接收到了张小凡正在“玩耍”的这一点。。...

这个中年男人也是个人精,仅仅只是通过张小凡的眼神,就意识到了什么。

考虑到张小凡今天在银行做出的种种举措,特别是张小凡还说自己所做的这些都是因为“好玩”,所以银行经理也第一时间就接收到了张小凡正在“玩耍”的这一点。

他当下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站在边上。

本来按照中年男人的认知,浓妆艳抹的女人既然认识跟张小凡一起吃饭的美女,那他或许就可以从这方面入手,看看能不能接近张小凡,从中捞取一些好处。

然而他还是小看了一个女人的小心眼,这个声音听上去很尖锐的女人特意站在秦书瑶旁边。

她低头看着摆放在桌面上的5盘菜,用一种听上去就很想让人揍她的声音说:“哎呀,这家高档餐厅什么时候变成素斋馆了?怎么做出来的菜都是这么清汤寡水的,它的价格是不是太便宜了一点?”

张小凡和秦书瑶这边还没开口呢,站在边上的中年男人似乎意识到了这个女人显然是过来找茬的,他忙伸手扯了一下女人的手臂,轻声说:“你们这些女孩子,天天嚷嚷着要保持身材,人家点素菜也是很正常的。”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哦,这家餐厅我来了好几回,菜单上面有各种各样的素食,但我还从来没有点过像这桌上这些那么便宜的菜呢。再说了,我们的秦副主管吃清淡的食物可以理解,但怎么解释这位小帅哥呀,男人跟着吃这些是不是太清淡了?”

一直以来张小凡从来没有关注过秦书瑶的工作情况,他只知道秦书瑶在一家很大的投资公司,当投资部门的副主管,平日里很忙,经常要应酬一些客户。

这是张小凡第一次见到秦书瑶的同事,只是这个女人看上去跟秦书瑶的关系似乎并不好。

从这个女人肆无忌惮的动作和表情就足以看出秦书瑶平时在公司里面,地位应该不高,而且处处受人排挤。

秦书瑶没有吱声。

而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似乎对秦书瑶的性格很了解,继续在言语上攻击秦书瑶:“说起来你一个月的工资好像不高吧,这种餐厅来两回半个月的工资就去了。其实呢,像你这种阶层的人,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来的好,来了也只能吃这些最便宜的菜,何必呢?不如把钱省下来,到路边那些小饭店里面,什么大鱼大肉都可以吃到。”

听这个女人说话的口吻越来越离谱,中年男人生怕张小凡会把怒气也洒到他的身上,连忙在边上说:“好了,人家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走吧,我肚子饿了。”

女人离开之前还特意轻轻地甩了一下头发,将自己的脖子高高扬起,用一种轻蔑不屑的口吻边走边说:“哎呀,这年头啊,总是有那么一些打肿脸充胖子的人。明明口袋里没有几毛钱,却偏偏要到高档餐厅里吃饭,啧啧啧……”

现在中年男人可是把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就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如果再不表态的话,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一个拥有瑞士银行黑卡的年轻人,他的身家背景肯定非常可怕,而他这个时候竟然会这么低调的跟一个漂亮妹子坐在这里吃饭,那说明他肯定对这个美女有兴趣。

没准两个人还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一想到这里中年男人二话不说,转身怒目瞪着浓妆艳抹的女人:“你够了没有!?”

浓妆艳抹的女人愣了一下,他不明白中年男人为什么会发火:“你那么激动干嘛,我又没有惹到你?”

这时,女人似乎联想到了什么。

她突然伸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然后一脸吃惊并且用一种整个餐厅都能够听到的声音说:“天哪,难道说,你们两个人还是那种不清不楚的关系?昨天晚上跟你在皇冠酒店开房的人,不会是我们的秦副主……”

“啪!”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中年男人就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她的脸上。

清脆无比的耳光声,让整个餐厅大厅都沉寂了下来,所有人都转头看着中年男人和浓妆艳抹的女人。

这一巴掌可不仅仅是声音清脆,力道也是相当得大,从张小凡这个角度看过去,发现浓妆艳抹女人的脸颊上,已经清晰地出现了一个红手印。

“陈国良,你敢打我!?”

“我打你怎么了?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尖酸刻薄的鸟女人!你自己跟别人有矛盾,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但别把我拉下水!原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36岁了,到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现在我总算是看出来了……”

陈国良说到这里,还特意朝着对方的裤裆位置瞥一眼:“像你这样的女人,哪怕是全身上下都喷满了香水,但总有一个地方是过期了,是馊的!”

陈国良最后这句话,总算是说到张小凡心坎上了,到底是有阅历的人啊!

“你!好,你厉害,你等着!”

浓妆艳抹女人转身的时候恶狠狠地瞪着秦书瑶:“秦书瑶,你也给我等着!”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走,不过由于步伐太急,在经过张小凡身边的时,被张小凡微微探了一点出来的脚碰到她的鞋尖上,顿时浓妆艳抹的女人打了一个跄踉,直接就扑在了前方顾客的桌面上。

这桌客人已经吃的差不多打算要离开了,桌面上还留了一些汤水,而这些汤水则是被女人打翻,还有不少溅到了她的身上。

女人这一身着装可是花了不少心思的,身上的衣服也很昂贵,而现在却被是被溅了一身的汤水,原本恼怒的她实在无法压抑心中的愤怒,立即抓起旁边的一个瓷盘,狠狠摔在地上!

“乒!”

清脆的声响仿佛缓解了不少她的愤怒,于是又抓了两个摔在地上。

临走的时候还转头用一种充满挑衅的目光看着秦书瑶:“走着瞧!”

女人原本是想直高气扬的走出去,结果人没到门口就被两个营业员给拦住。

“干嘛?你们真以为老娘好欺负,现在就连你们这种狗东西也敢拦我?还有没有王法了!?”

餐厅的经理在边上陪着笑说:“这位女士实在不好意思,刚才你摔碎的盘子一共价值233块钱。”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136)

我要评论
  • &张小凡

    可是秦书瑶由始至终都未看张小凡一眼,仿佛他就是个空气。

  • 结婚时&候两个

    秦书瑶是一个事业型的女性,这也是他们结婚时候两个人约定好的。

  • 气的也&秦三平

    张小凡不回头都知道对方是谁,这个家能一身酒气的也就只有老丈人秦三平了。

  • 在过去&不多是

    张小凡给秦书瑶三年的时间,让她在过去三年里面全心全意的打拼自己的事业,算算时间的话,今天差不多是两个人约定的最后一天了。

  • 年,老&床就跟

    入赘三年,老婆那张床就跟天上的云一样高,他爬不上去。而他们,也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 舅舅霸&当了倒

    5岁丧父,初中母亲病逝。舅舅霸占了他家房子后,并安排他当了倒插门女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