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实际上张小凡脑子里面了有一个十分慎密的计划,但他现在的还不能够说秦书瑶。他没办法伸出手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摇了摇头着说:“我自己会轻松搞定的,这个你安心。”秦书瑶端他只能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苦笑着说:“我自己会搞定的,这个你放心。”。...

“我……”

其实张小凡脑子里面已经有一个非常缜密的计划,但他现在还不能告诉秦书瑶。

他只能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苦笑着说:“我自己会搞定的,这个你放心。”

秦书瑶端起旁边的一杯玻璃水,那樱红水润的双唇轻轻地含在了玻璃杯的壁上,她喝了两小口水,修长而白皙的脖子微微鼓动了两下。

张小凡偷偷地看着秦书瑶,仅仅只是一个喝水的画面就让他看得目不转睛。

然而秦书瑶这时候却将玻璃杯,有些重的放在桌面上。

“噔!”

原本在偷看的张小凡被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你搞定,你怎么搞定?那个韩德超从小就偷奸耍滑,小的时候别人还会觉得他很聪明,可是现在看来他就是一个专门做偷鸡摸狗事情的人。你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人跟他斗,怎么可能斗得过他?”

张小凡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因为在张小凡看来,韩德超是秦书瑶的初恋,对于秦书瑶来说,那应该是一段非常美妙的回忆。

可是现在秦书瑶嘴里面所说的那个偷奸耍滑,专门做偷鸡摸狗事情的人,就是这个初恋!就是这个韩德超!

张小凡还特意朝着秦书瑶的玻璃杯里看了几眼,如果不是确定秦书瑶从来不喝酒,张小凡还以为里边的白开水是白酒呢。

“你永远都是把事情往自己一个人肩膀上扛,扛不住的。” 秦书瑶目光灼灼地盯着张小凡,“刚才你说了,你一个人来搞定这件事情,那么现在你告诉我,你要怎么搞定他?”

“我……”

见张小凡说不出话,秦书瑶似乎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口吻有些强硬了,她微微松了一口气,将自己的语速放缓。

“我妈那个人你也知道,年轻的时候跟我爸吃了很多苦,所以她眼里面只有钱,她只是不希望我像她一样。”

听到秦书瑶这么说,张小凡连忙道:“我不会让你还穷的,这一点请你相信我!”

张小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将自己的头抬了起来。

他直直地盯着秦书瑶,此时的张小凡脸上流露出来的是一种坚定不移的表情,他眼睛里面似乎还燃烧着火焰!

“我当然相信,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也不会坐在这里跟你说话。” 秦书瑶话锋一转,“可问题是,现在我爸搞古董亏了60万,单单这笔钱咱们就还不上。而韩德超那个人就是钻了这个空子才联手爸妈他们设法把你逼出去,让你签离婚协议书。”

“我知道。”

“你知道?”

“嗯。”张小凡点点头,这时候,他从自己的衣兜里面取出了手机,播放了白天偷偷录下来的音频。

秦书瑶将韩德超所说的那些话都挺听完之后,胸前那两座高耸的山峰,更是连绵起伏,显然她在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她从小就是个乖乖女,而很多乖乖女都会有一个共性,因为她们从小就被束缚在一个框架里面,所以很容易会被那些不受拘束的不良学生所吸引,而韩德超就是其中的渣滓。

很多人回想起自己的初恋,脑海里面满满的都是甜蜜,而现在秦书瑶回想起来就会觉得自己满满的都是愚蠢和无知。

也得亏她从小家教不错,谈恋爱的时候,两个人都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哪怕是压马路逛公园都是隔着半米左右。

不过秦书瑶在生气的同时,对张小凡的感官发生了一些改变。

一直以来张小凡给她的感觉都是老实木讷,还以为张小凡跟他老爸一样,可是就单单张小凡会用手机将自己,把跟韩德超的谈话录音下来的举动,不难看出张小凡也是一个心思缜密、大胆的人。

收敛心神,秦书瑶稳了稳心绪,道:“现在你已经知道我爸因为玩古董亏了60万,这道坎如果过不去的话,咱们家就要卖房子来赔这个钱了。”

其实,刚才在播放手机录音的时候,张小凡脑子里面就已经想出了一个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

张小凡一开始就打算用14件古董,设计连环套对付韩德超,没想到老丈人秦三平被人下套坑了60万。

而这个问题,肯定也是要张小凡处理的,。

秦三平是什么人张小凡很清楚,这60万肯定是中了古董店老板的奸计,而且极有可能还有韩德超的影子。

张小凡在最短的时间内,对原先的计划做了一个调整,或者说,这个计划似乎更加完善了!

只不过,这个方法同样不能告诉秦书瑶,而张小凡则是对着秦书瑶闷闷地说:“60万你先不要急,今天下午,爷爷老家那边有一个邻居打电话跟我说,爷爷的老房子好像要拆迁了,拆迁款可能不多,但60万应该还是有的。”

秦书瑶直直地看着张小凡好一会儿,才用软软地语气说:“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因为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

这句话张小凡在自己心里面已经说了不下百次,只不过他不敢说出口,而是对着秦书瑶憨憨一笑:“反正这些钱我也没什么用,只要你开心就好。”

看着张小凡,秦书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很多时候,她就感觉自己所面对的张小凡就像是一块很厚的海绵,这一份柔软让她自己会情不自禁/地陷进去,无法自拔。

“那个,我们不离了是吗?”

“如果你想离的话,咱们明天一大早就可以去民政局啊。”

张小凡将自己的头甩成了拨浪鼓:“不不不……”

秦书瑶给了张小凡一个娇媚的眼儿:“好啦,菜都快凉了,快吃吧,这里的菜都好贵呢。”

张小凡和秦书瑶难得享受二人世界,可这时候,张小凡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让人耳膜感到有些刺疼的女人声音。

“哎,这不是秦副主管吗?好难得啊,能在这里见到你。”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细心的张小凡发现秦书瑶好看的眉头已经微微蹙了起来,很显然她不怎么喜欢这个女人。

等张小凡抬起头来时,就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穿着性感女士套装,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手里面抓着一个迪奥小包包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手里挽着一个肚子跟孕妇差不多大的中年男人,有趣的是这个中年男人正是白天那一家银行的经理。

银行经理在看到张小凡的时候,眼睛不由得一亮,他正要开口说话,张小凡则是侧头瞪了他一眼。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211)

我要评论
  • “哼,&!”

    “哼,不管怎么样,瑶瑶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这婚,离定了!”

  • 书瑶由&张小凡

    可是秦书瑶由始至终都未看张小凡一眼,仿佛他就是个空气。

  • &再说吧

    要等他连忙转过身,秦书瑶却是微微摇头:“算了,等你下班的时候再说吧。”

  • 了一下&”

    “真的?”秦三平愣了一下,“不会,不会,瑶瑶不是那样的孩子。”

  • &房间里

    房间里有床,但他却是躺在了角落地一块软垫子上,这才是他的床。

  • 后里面&下的都

    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拿出已经用得有些破烂的钱包,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五张百元钞,剩下的都是十块、五块。

  • “嗯?&,张小

    “嗯?”听到秦书瑶的声音,张小凡整个人都打了一个激灵。

  • 的蒿菜&,还有

    张小凡用手机照明,桌面上有一个盘子,里面放着已经吃剩扫在一起的残羹冷炙,一小半是吃剩的蒿菜,一点碎肉沫,还有三截干瘪的红烧茄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