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张菲菲将钻石项链收好,倒入袋子里的时候,好看女警则是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放到自己光滑的下巴上,轻轻地地抚摩着。张菲菲扭头望着他,见对方始终盯着自己,不由得问:“你这么张小凡转头看着他,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不由问:“你这么盯着我干嘛,抢劫的人又不是我?”。...

当张小凡将钻石项链收好,放入袋子里的时候,漂亮女警则是伸出纤细的手指,放在自己光洁的下巴上,轻轻地摩挲着。

张小凡转头看着他,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不由问:“你这么盯着我干嘛,抢劫的人又不是我?”

“我是觉得你这个人很奇怪啊,明明买了六万块钱的钻石项链,却放一张不到总价十分之一的六千块的标牌进去。那些男人给自己女朋友买礼物,巴不得把单价往高10倍,甚至百倍上吹,哪有人像你这样的。”

“如果我说,我这是用私房钱买的,不想让老婆知道,你信吗?”

漂亮女警这才点点头,拍了拍张小凡的肩膀,笑着说:“这年头,当男人都不容易啊。”

张小凡笑着回应:“彼此彼此。”

张小凡提前10分钟,来到这一家装修相对比较高档,价格也有点高的餐厅。

来这家餐厅吃的,大部分都是一些有钱人。

因此张小凡的出现,又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张小凡事先找了服务员,提前点了几道秦书瑶都喜欢的菜。

5分钟之后,张小凡看到一身寻常装扮的秦书瑶从餐厅门口走了进来。

这时,张小凡特意站起身,对着秦书瑶挥了挥手。

秦书瑶从餐厅门口走到张小凡面前的时候,她就一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张小凡,等秦书瑶坐下来之后,张小凡这才开口问她:“怎么了?”

秦书瑶好看的眼眸子一直打量着眼前的张小凡:“奇怪,为什么今天我觉得你好像有些不太一样呢?”

“我好像一直就是这个样子的吧,又没有什么变化。”

秦书瑶这时候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了,微微摇头,轻轻一笑:“对,确切的说,应该是你变回到了我第一次见到你时的模样,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好像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眼睛里面是放着光的。”

后边的话秦书瑶并没有说出来,张小凡入赘三年,家中压迫的环境以及各种心理上的负担把原本眼睛里面带着光的张小凡变成了一个麻木不懂得说话的人。

两个人在说话的间隙,服务员就已经上了菜,张小凡点的还真全部都是蔬菜,5个盘子上面就没有肉的。

看着桌面上摆放着5盘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秦书瑶不由得看着张小凡:“你什么时候能为你自己着想呢,就像这些菜,看着就很清淡,但我记得你的口味好像稍微重一点吧,你喜欢吃油腻的东西。”

秦书瑶现在能用这样平淡的口吻跟自己说话,张小凡心里面是高兴的,因为他感觉自己现在和秦书瑶就如同是刚刚见面一样,就好像是通过某些渠道,两个坐下来相亲的适婚男女。

“我没关系的。” 张小凡笑了笑。

张小凡脸上的这种笑容秦书瑶已经看了三年,她知道张小凡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主要就是因为自己。

任何一个女人恐怕都不会拒绝愿意改变自己的男人,只不过在秦书瑶看来,张小凡的这种表现反而会显得有些过于懦弱。

毕竟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她所需要的并不仅仅只是关怀自己的男人,她更加需要一个拥有坚实臂膀,可以为自己挡风遮雨的丈夫。

而这一点正是秦书瑶对张小凡感到有些不太满意的地方。

一想到这里,秦书瑶也同样想到了自己的事业,她的感情就跟自己的事业一样,三年来并没有太大的进步。

当初信心满满地认为自己一头扎进事业里面,凭借着自己出色的能力,一定会在事业上获得长足的进步,结果三年打拼,对秦书瑶而言,工作上遇到的是一次比一次更严峻的挑战。

三年奋斗下来,虽然工资翻了一番,但是在事业方面就很难有进步了。

已经到达了一个瓶颈,同样的,也正是因为残酷的现实,如同一盆冷水,把秦书瑶心中那一份热情完全浇灭,所以她才会沉下心来打算跟张小凡重新开始一段真正的婚姻。

张小凡并不知道秦书瑶的内心想法,他同样也不清楚秦书瑶今天让自己来这家餐厅究竟又意味着什么?

张小凡心中最为害怕的,是秦书瑶会离开自己。

因此在秦书瑶开口之前,张小凡特意说:“那张离婚协议书,韩德超已经交到你手里了吧?”

一想到那个签了错字的离婚协议书,秦书瑶那张精致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丝笑意。

她笑起来的时候,左嘴角的上方会有一个很好看的酒窝。

“中间那个字是你故意写错的吧?”

“嗯。”

张小凡应声点点头,慢慢地将自己的头低了下来,没有直接与秦书瑶对视。

张小凡突然有些怕,他害怕秦书瑶会真的跟自己提出离婚,毕竟那是自己苦苦守候三年的感情啊!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

向来脑子非常灵光的张小凡,这个时候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从小到大张小凡脑子转得快,嘴皮子也利索,可是自从入赘之后,他是越活越沉闷,三天都蹦不出一个屁来。

以前张小凡还不明白,现在仔细一想,那是因为他心里面真的非常在乎秦书瑶。

虽然在过去的三年里面,秦书瑶从来不曾对张小凡和颜悦色,也没有说过什么暖心的话,但是人和人之间有些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由于从小就被别人看不起,在感情方面张小凡会非常重视,无论是谁对他好,他一定会十倍、百倍地回报。

“我不想离开你。”

憋了半天,到最后张小凡就只是说出了这么一句笨笨的话。

秦书瑶那修长的眼睫毛上下刷动,看着面前这个有些笨笨的老公,秦书瑶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一个笑脸。

在过去这么长一段时间里面,今晚是秦书瑶笑的次数最多的一次。

以前她从来没有仔细观察张小凡,虽然张小凡身上的着装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但是秦书瑶感觉现在眼前的张小凡似乎隐隐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变化。

“可就算你在那份离婚协议书上写下了假的名字,爸妈总是要知道的,那接下来你又要怎么解决呢?”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259)

我要评论
  • 飘了一&简单的

    张小凡悄悄地飘了一眼秦书瑶那妖娆的身姿,她着一身简单的女士套装,即便仰躺在床上,那山丘与平原仍旧沟壑分明。

  • 至少这&都是他

    秦三平:“话也不是这么说,其实他也是有好的一面,至少这些年菜都是他买的。他每个月工资才3000,一发工资不都上交2000给你了吗?平时修电灯、水管什么的,都是他在跑腿、花钱。”

  • 有一只&伸过来

    在清洗蔬菜的时候,有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放在他的肩膀上。

  • 作轻柔&儿慢慢

    不过张小凡不敢多看,他将热水放在她脚下,动作轻柔地将她的纤细如白玉雕琢而成的脚儿慢慢地放入水里,仔仔细细地为她洗脚。

  • 买菜,&至少他

    他几乎每天都是这个点出门买菜,真要说跟张小凡最亲密的,应该是这个菜篮子,至少他提了三年,家里的菜都是他买的,三年,风雨无阻。

  • 要等他&却是微

    要等他连忙转过身,秦书瑶却是微微摇头:“算了,等你下班的时候再说吧。”

  • 忙赶到&钥匙开

    正因为秦书瑶这句话,今天张小凡干劲十足,等他提前将工作做完,急急忙忙赶到家中,要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

  • 张百元&、五块

    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拿出已经用得有些破烂的钱包,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五张百元钞,剩下的都是十块、五块。

  • 他硬着&翻滚着

    躺下没多久,眼皮仿佛贴着铁片一样沉重的张小凡突然听到了钥匙开门声,他硬着睁开双眼,第一时间翻滚着起身,连忙从浴室里接了一盆热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