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这一套价格昂贵的西装在身上,去买皮鞋就很简单的了。张小凡原本还想买两块表,虽然想了想但是只得。当然这些钱,他在一就就了算准的,额外的消费但是需以及控制的。出了商张小凡本来还想买一块表,但是想了想还是作罢。。...

有了这一套昂贵的西装在身上,去买皮鞋就很简单了。

张小凡本来还想买一块表,但是想了想还是作罢。

毕竟这些钱,他在一开始就已经算准的,额外的消费还是需要控制的。

出了商场,他乘坐出租车来到了一家装饰得非常典雅古朴的古董店。

张小凡这一身行头已进入古董店,一个穿着旗袍的漂亮妹子,立即笑盈盈地迎了上来。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叫你们老板出来吧,我要买古董。”

张小凡开门见山。

“好的,请在会客室稍等片刻,老板马上就到。”

张小凡站在会客室柜台面前光看这些古董的时候,一个男人略显嘹亮的声音。

“哎呀,贵客临门啊!”

很快两个人就坐了下来,互相自我介绍之后,古董店老板为张小凡沏了一杯铁观音,笑着问:“不知道,张先生想要买什么样的古董呢?”

张小凡微微一笑,说:“老板,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近段时间在追求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不是那种拜金女,用普通的金钱攻势对她没用。所以我打算绕开她,先跟她爸爸打好关系。她的爸爸很喜欢古董,而且在这方面好像也挺有研究的,所以你可绝对不能拿假货忽悠我。”

古董店老板伸手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笑着说:“张先生,您绝对放心,我们这里可是百年老字号,店里面所有的东西,哪怕是你现在喝茶的这个茶杯,也是真的。”

张小凡在古董店转了圈,等他重新坐下来,古董店老板又问:“不知道张先生的岳父,喜欢什么样的古董呢?”

这个古董店老板很会说话,明明按照张小凡追求人家女孩子的说法,是八字还没没一撇的事儿,可到了他的嘴里面就已经变成岳父了。

张小凡先是看了周围的博古架一眼:“古董的样式无所谓,你就拿一些最常见而且是最好卖的那种,不过数量上我有个要求,要14件。”

“这么多啊?”

古董店老板显然也没有想到张小凡一开口就要14件古董,尽管眼前张小凡给他的感觉,似乎好像真的挺有钱的,言谈举止方面也并不是那些肤浅的人。

但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一口气就要14件古董的。

其实,这14件古董,就是张小凡坑韩德超的利器!

通过这14件古董,以及整个周密的计划,张小凡会让韩德超入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

在古董店老板开口之前,张小凡就已经解释:“有句话不是说放长线钓大鱼吗?我总不可能买一件四五百万的古董,就这么傻呆呆地端到他面前,然后人家就愿意把女儿嫁给我了。”

古董店老板点点头:“嗯,这话在理。既然金钱无法打动她的女儿,同样您这岳父也是个有内涵深度的人啊。”

尽管张小凡很想说他这个老丈人就是个睁眼瞎,平时也就只是在古玩市场瞎溜达。

他还是笑着说:“对啊,想要成为他的女婿,首先就要成为他的朋友。我先用那种价格看上去不是很高的小古董,跟他进行讨论。然后将这些古董当成小礼物送给他,这一来二往的,两个人的关系也就慢慢好起来,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交。等那个时候我再开口,他又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收了我很多个古董,14件加起来的价格就已经有好几百万了,到那个时候那这件事情的成功率就要高出很多了。”

“高明啊!”

古董店老板已经对着张小凡竖起了大拇指,眼珠子微微一转,当即说:“您稍等片刻,我马上就为您精心挑选14件。”

张小凡之前工作的地方是一家杂志社,他负责的模块有很多,对金融和古董行业都有一定的了解。

他对于东海设的很多古董店猫腻非常清楚,同时也知道自己现在所在的这一家,是信誉最好的。

再加上,他平时撰写文章的时候,都会虚心向一些专家教授请教专业鉴赏知识,一来二去间,对古董的鉴赏能力也在不断提升。

因此根本不担心人家给的是假货。

很快古董店老板就在张小凡身前的红木茶几上摆上了14件,精致而秀美的古董。

张小凡没有像普通人那样一个个检查过来,而是随便抓起几个小的,仔细地看了看之后,微微点点头。

然后,他从自己的怀里面取出了金卡,递给了面前的古董店老板。

从古董店里出来,张小凡将买来的这些瓶瓶罐罐和书画都放入二十平米小房间内的铁丝床下,随后就出了门。

他又在一间旧书店买了一本已经有好些年份的发黄簿子,这簿子里面都是空白的,边缘都已经出现了破烂,有些位置甚至还被虫啃过的痕迹。

除了这本发黄的簿子,张小凡又买了一个二手的砚台和墨水,以及一支狼毫毛笔。

他拿着簿子回到小房间里,伏在老旧书桌上,用毛笔一写,就是两个多小时。

等张小凡感觉自己肚子饿得有些发慌了,他看了一下手机,发现已经快6:00了。

张小凡将刚刚在商场买的昂贵套装脱下,又重新换上自己平常的衣服。

临出门前,他将墨迹已经干透的发黄簿子合上,伸手在簿子上轻轻拍了拍,露出成竹在胸的笑意,道:“接下来就靠你了!”

和秦书瑶约定的那家餐厅距离张小凡现在住的地方并不远,张小凡在前往这家餐厅的路上,恰好经过一间珠宝店。

他在珠宝店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这才走了进去。

张小凡在珠宝店里转了一小圈,当他站在陈列着钻石项链的柜台前,发现店里包括老板在内三个人都将目光投向他。

张小凡知道估计又是自己身上的不足200块钱的地摊货,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现在店里面明明还有另外两个顾客,而他们却是将目光都放在张小凡身上,好像生怕张小凡会从廉价的衣服里掏出出一个榔头。

毕竟这里是珠宝店,卖珠宝的店家肯定会比较敏感。

一个穿着一身地摊货的人,站在任意一件商品价格都超过2万块钱的钻石项链柜台前,恐怕所有人都不会认为张小凡是个买家。

这时候外面恰好有一对男女走了进来,相比起张小凡一身地摊货,这对男女却是穿金戴银,一看就是很有钱的人。

张小凡在玻璃柜台前仔细地挑选钻石项链的时候,那个手上戴着好像是很名贵手表的男人,则是伸手在张小凡的肩膀上推了推:“哎,没钱瞎看什么,到一边凉快去!”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98)

我要评论
  • 在清洗&蔬菜的

    在清洗蔬菜的时候,有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放在他的肩膀上。

  • ,还是&事。

    张小凡不知道秦书瑶早上喊住自己,试想谈他们三年前的约定,还是想讲离婚这件事。

  • 想给三&后伸手

    张小凡本来只想给三张,但对方却是将五张都拿走,然后伸手拍了拍张小凡的肩膀:“好女婿,好女婿啊……”

  • 装革履&单膝跪

    刚刚进大厅就看到一群人围着,有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男人,手里面抱着一大束花,单膝跪在了秦书瑶面前。

  • 么晚回&夷。

    入赘三年,每天都是工作这么晚回家,等待他的不是岳父的嫌弃,就是丈母娘的鄙夷。

  • 为了给&个男人

    “我再也受不了张小凡这个垃圾废物了!当初让他倒插门,是为了给家里添丁,结婚三年,什么都没有,我看张小凡不仅赚钱不行,他连个男人都不是!”

  • 的女性&是他们

    秦书瑶是一个事业型的女性,这也是他们结婚时候两个人约定好的。

  • 都未看&就是个

    可是秦书瑶由始至终都未看张小凡一眼,仿佛他就是个空气。

  • 用手机&瘪的红

    张小凡用手机照明,桌面上有一个盘子,里面放着已经吃剩扫在一起的残羹冷炙,一小半是吃剩的蒿菜,一点碎肉沫,还有三截干瘪的红烧茄子。

  • 之又少&。

    结婚三年,张小凡对秦书瑶了解的真不算多,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沟通少之又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