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信息显示器上呈现出出的持卡人名字居然是张菲菲,而也不是他爷爷!仔细一想所以是叔公将金卡的持卡人名字改成他的了。张菲菲的目的了能达到,然后就从自己的衣兜里取出来了一张张小凡的目的已经达到,接着就从自己的衣兜里取出了一张再普通不过的借记卡。。...

因为显示器上呈现出来的持卡人名字竟然是张小凡,而不是他爷爷!

仔细一想应该是叔公将黑卡的持卡人名字换成他的了。

张小凡的目的已经达到,接着就从自己的衣兜里取出了一张再普通不过的借记卡。

他将这张借记卡放在经理的办公桌上:“这张卡里面有600多万,你帮我换一张金卡,顺便办理一下手机银行业务,把当天的交易额度调到最高。”

“好!”

先不说经理手中这一张从来就没有见过的瑞士银行黑卡,就单单张小凡要办一张金卡这份业务,VIP业务区的大门他就可随进随出。

经理特意让张小凡边上那个长得很漂亮,从领口位置硬挤出两坨肉的银行职员去办理金卡。

之后他恭敬地将这一张黑卡用双手捧到张小凡面前:“我为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感到万分抱歉,不过我同时也有一个疑问,您既然已经有这张全世界通用的黑卡,为什么还要办金卡呢?”

张小凡咧嘴一笑:“好玩啊。”

肥胖的经理在愣神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忙不跌地点头。

果然有钱人的脑子,跟普通人就是不一样啊!

张小凡办好金卡,从VIP业务区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刚才被他按在地上的保安垂着头站在门口。

原本看上去很高大的保安,这时候却给人一种非常渺小微弱的感觉。

肥胖经理走到他面前,冷着声音说:“等下去财务领钱,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张小凡则是走到肥胖经理边上,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只要是个人都会犯错,这哥们一看就是跟家里人闹矛盾了,心情不好,而且刚才吃亏的人是他,这件事就算了吧。”

张小凡白天才刚刚被主编给开除,他很清楚一份工作对于一个要养家的男人来说有多么重要。

肥胖经理抬脚踢了保安一下:“愣着干什么?还不谢谢张先生!”

“谢谢张先生,谢谢!”

张小凡没有应声,而是快步走出了银行大厅。

张小凡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就进了一家商场。

老话说,先敬罗衫再敬人。

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管用的。

说起来这也是张小凡第一次进商场,这个时间段的商场人并不多,张小凡对服装的品牌也不是很了解,随便挑了一家男装店走了进去。

当他进入这家店的时候,发现那两个营业员只是随便瞥了张小凡一眼,仿佛就当张小凡不存在一样,继续自顾自的聊天。

张小凡看了一眼店内陈设的服装,指着自己前方一件衣服对着营业员问:“麻烦把这件衣服取下来,我要试一下。”

张小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不大不小,他确定这两个人听到了,可是对方却仍旧当他不存在。

这个商场很大,服装店也很多,如果是平时张小凡也许会一家家的逛过来,但今天他的确没有这个时间。

因此他直接伸手就要去抓挂在柜子上的衣服。

“你干什么!?”

身后突然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惊呼!

接着那两个原本当张小凡不存在的女人,连忙冲了过来,其中一个人还伸手在张小凡的手背上重重地拍了一下。

“啪。”

这个清脆的声响,其实跟打在脸上是差不多的。

他这边还没开口呢,一个头发烫卷仿佛顶着鸟窝的中年女人伸手指着张小凡:“你知道这件衣服多贵吗!就你这种穷逼,衣服要是被你弄脏了,你赔得起吗?滚!”

张小凡并不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就这么被一个女人指着自己的脑门骂,是个男人都会生气。

不过在他生气之前,旁边一家店的营业员连忙跑了过来:“别生气,别生气,我们店里的衣服也不错,过来看看吧。”

张小凡也知道这些老娘们是什么性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跟着边上这个相对比较年轻的营业员进入隔壁服装店。

这家店的男装价格相对要便宜一点,不过看上去同样也很精致。

而且,这家店的营业员并没有因为张小凡身上全套加起来不过200块钱的着装而看不起他,反而很热心地为张小凡介绍衣服。

张小凡挑了两件进了试衣间,换衣服的时候,就听到隔壁那家店里,传来了那两个操着本地口音女人的尖酸刻薄声音:“乡窝来的女人就是没见识!”

“就是,这小子一看就是个打工仔,没准还是在工地里搬砖呢,看他全身上下加起来200块钱有没有到都是个问题,竟然还让他穿1000块钱的衣服,啧啧啧,脑子瓦特咯!”

站在试衣间外边的营业员笑着说:“衣服本来就可以给客人试穿的嘛,这是商场的规定。再说,就算衣服皱了,烫一烫也就平了。”

“哼,你一天到晚忙东忙西赚的工资还不是跟我们一样?”

“要忙也要在有用的人身上忙?就这小子他买得起吗?他连衣服的商标都买不了!”

两个尖酸刻薄女人的声音,张小凡听得也是有些烦了,他只是简单地试了一套,从试衣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站在外边的营业员见了,不由得眼前一亮!

张小凡个子本来就高,虽然说身板不是非常健硕,但很均匀,是那种天生的衣架子。

现在张小凡站在营业员面前,给人一种如同从T台上走下来的模特。

特别帅气!

“哦哟哟,长得倒是不错嘛。”

“可惜口袋空空,木有钱呀。”

“就是嘛,就是嘛,赶紧把身上这身皮给扒下来。”

“你说口袋里没钱,干嘛来商场里买衣服呢?随便去路边摊买几件,不就可以了呀。”

而这时候张小凡直接从兜里面取出了金卡,递给了身前的营业员:“里面那套衣服我刚刚看了一下也挺合身的,就不用试了,这两套衣服麻烦你帮我打包、开票。”

“好,好!”

其实这个营业员也没有本着张小凡一定要买衣服的心态,她仅仅只是按照自己平时的行为习惯,只要是客人上门,无论来的是什么样的客人,她都始终如一。

结果没想到,从张小凡进入试衣间到现在前后不过三分钟的时间,他就已经买下了两套价值8000块钱的男士服装!

等营业员办理好这些张小凡提着袋子,转身朝卖鞋子的柜台阔步而行。

他还特意从那两个老娘客前面经过,用一种若有若无的声音说:“虽然不清楚营业员能够从营业额里面提多少成,不过总得来说,这个月的工资应该比某些人要多。这人啊,眼睛老是长在头顶,或者塞在腚眼,当然赚不到钱,只能说混混日子,等老、等死。”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193)

我要评论
  • 占了他&安排他

    5岁丧父,初中母亲病逝。舅舅霸占了他家房子后,并安排他当了倒插门女婿。

  • 会,瑶&那样的

    “真的?”秦三平愣了一下,“不会,不会,瑶瑶不是那样的孩子。”

  • 时候,&平时向

    出门的时候,平时向来当张小凡不存在的秦书瑶,突然开口喊了他一句:“张小凡。”

  • 想给三&的肩膀

    张小凡本来只想给三张,但对方却是将五张都拿走,然后伸手拍了拍张小凡的肩膀:“好女婿,好女婿啊……”

  • &一发工

    秦三平:“话也不是这么说,其实他也是有好的一面,至少这些年菜都是他买的。他每个月工资才3000,一发工资不都上交2000给你了吗?平时修电灯、水管什么的,都是他在跑腿、花钱。”

  • &么晚回

    入赘三年,每天都是工作这么晚回家,等待他的不是岳父的嫌弃,就是丈母娘的鄙夷。

  • 丽的秦&对天花

    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秦书瑶进卧室,将自己摔在床上,面对天花板,双脚自然悬空。

  • ,垂着&了。

    张小凡拿着钥匙愣了愣,随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垂着头、转身离开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