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书瑶右手扶着墙壁,右脚了穿好细高跟鞋踏在地上,左脚轻轻地地略微弯曲着,左手勾着自己细高跟鞋的后跟。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她慢慢的扭头朝着老妈看去几眼:“妈,您什么时候跟韩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慢慢转头朝着老妈看去一眼:“妈,您什么时候跟韩德超关系这么好了,都喊他小超了,我记得你以前都直接喊他小赤佬的。”。...

秦书瑶右手扶着墙壁,右脚已经穿好高跟鞋踏在地上,左脚轻轻地弯曲着,左手勾着自己高跟鞋的后跟。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慢慢转头朝着老妈看去一眼:“妈,您什么时候跟韩德超关系这么好了,都喊他小超了,我记得你以前都直接喊他小赤佬的。”

“哎呀,那是他小的时候,妈妈这个……身为长辈的说他几句很正常的嘛,现在人家小超长大了又是上市公司的副总裁,总不好再这么叫他了吧。再说了,你们现在两个人马上就要结婚了……”

“谁说我要和他结婚?”

这时候秦书瑶已经将高跟鞋穿好,她站在玄关墙壁的一面大镜子上轻轻的理着自己修长而柔顺的黑发,

“瑶瑶,你和小超闹是矛盾啦?”

“妈,我跟那种人没有什么矛盾好闹的,再说了,您不是说自己女儿这么漂亮,要找男人的话,随便手一招就有一大把跑过来,现在有钱人那么多,我干嘛非要跟韩德超扯在一起?既然现在我和张小凡的婚姻已经不作数了,那我肯定要自己仔仔细细得挑一挑,好男人多了去了,我为什么要挑韩德超这种人?”

秦书瑶这话一出不仅仅是老妈,就连她老爸也是豁地从沙发上起身,夫妻两个人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但是他们直直地盯着秦书瑶瞧,惊诧得就连眼球都跟着微微颤抖了起来。

“妈、爸,你们两个干嘛?还有吧,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赶紧去医院看看!”

“没、没事,瑶瑶,你真的决定不跟韩德超在一起了?”

“爸,妈,我的事情你们就不用管了。” 说到这里秦书瑶已经转身打开了门,“今天晚饭就不用准备我的份了,我会跟同事一起吃的。”

秦书瑶走出去之后立即将门关上,她还特意踩着高跟鞋在走廊上走了一小段,接着她直接就将高跟鞋脱了下来,光着穿着黑色丝袜的脚丫子,蹑手蹑脚一点一点地绕回自己家门口。

将那精致小巧的耳朵轻轻地贴在自家的房门板上。

这时候,房间里面传出了老爸惊慌失措的声音:“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那个韩德超说如果瑶瑶不跟他结婚,我欠古董店老板的60万,他就不会替我还,这可怎么办呀!”

“什么怎么办?我马上就去找韩德超,他不是很有钱吗?这年头有钱怎么可能追不到女孩子!”

听到这里,秦书瑶微微眨了眨眼睛。

等她下了楼,再次拨打张小凡的电话,而这一次都要拨通了。

通过手机,秦书瑶听到了一道类似古筝的悠扬乐声。

“张小凡,你在哪?”

此时此刻,张小凡正坐在银行的长椅上等待叫号。

伴随着“A066请到4号窗口办理业务”的机械女声传来,秦书瑶不由得问:“你在银行干什么?”

虽然张小凡在写下错误的名字时已经料到秦书瑶会打电话给他,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打过来,而且秦书瑶的情绪很平稳。

这让张小凡对自己的这段婚姻重新燃起了希望。

虽然胸腔里面有很多很多话要跟秦书瑶说,但张小凡还是按捺住心中那一份激动,压低着声音:“我大学的专业是金融,来银行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新工作。”

秦书瑶沉默了片刻之后,抿着樱红的双唇,轻声说:“今天晚上,我们老地方见吧,我有些事想要跟你聊一下。”

说是老地方,其实张小凡和秦书瑶也只是去过一次而已。

那也是他们唯一仅有的一次两个人单独出去吃饭。

记得那一次,是他们两个在签下结婚协议书之前,他向秦书瑶保证接下来的三年里,绝对不会强迫秦书瑶做任何事情。

“好,今天晚上7:00,咱们不见不散。”

一听到今天晚上7:00要见面,张小凡顿时觉得紧张了起来,他担心时间不够。

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号码,距离被叫到号,至少还隔着30个人。

等不及的张小凡,迅速朝着左手边的一个VIP业务办理区走了过去。

这个VIP办理区是专门为金卡,和金卡以上的客户办理业务的。

当张小凡要过门禁的时候,边上一个保安迅速伸出手把张小凡拦了下来。

“你要干什么?”

张小凡愣了一下:“进去办理业务啊。”

那个保安先是上下打量了张小凡一眼。

他在看张小凡的时候,那眼睛里面是带着不屑的。

说话的口吻也显得不那么客气,他从兜里面掏出塑胶棍:“你没看到上面牌子写的是VIP办理区吗?”

“我看到了,所以我才要进去。”

“你凭什么?”

张小凡连续几次都被韩德超给耍了,心情本来就不太爽,再加上晚上7:00又要跟秦书瑶见面,心里面一紧张,自然说话就带着一份火气。

“什么叫我凭什么,我是这里的客户,我进你们VIP办理区办理业务有什么问题?”

结果张小凡这话一开口,人家保安就已经将塑胶棍顶在了他的胸膛上。

“你有钱吗?这VIP办理区进去的至少都是金卡客户,你有多少钱,你办得起金卡吗?金卡一年的费用,你付得起吗!?”

张小凡伸手将顶在自己胸膛上的塑胶棍拍开:“我付得起付不起跟你没有关系吧?”

“老子是这里的保安,我说你能进你就能进,我不让你进你就得滚!”

这个保安今天估计也是心情不好,看到张小凡身上的穿着还没他身上的保安制服好,想当然地把张小凡当成了软柿子捏。

“我告诉你,你现在给我马上回到普通区,你要是再不走,我手里这根棍子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这时候张小凡反而笑了。

保安看到张小凡脸上流露出这种笑容,一股无名火顿时蹿起,立即挥舞着手中的塑胶棍对着张小凡砸了过来。

保安的个子跟张小凡差不多,都是一米八几,不过他相比起张小凡来说要显得健壮一些。

当他将手中的塑胶棍对着张小凡的脑门子砸下来时,张小凡左脚就朝着前方一迈,身体迅速侧过塑胶棍。

同时张小凡迅速探出右脚踝,勾住了保安的右脚,在这个保安失去平衡而朝着前方扑过去的时候,立即抓住他的手腕,狠狠一拧,顺势就将保安整个人都压在了地上!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372)

我要评论
  • 都知道&谁,这

    张小凡不回头都知道对方是谁,这个家能一身酒气的也就只有老丈人秦三平了。

  • 细心地&慢地进

    用干净的白布细心地擦干精致的小脚,张小凡端起水慢慢地进入浴室,轻手轻脚地将洗脚水倒了,又将脚盆清洗干净。

  • 选择,&这婚,

    “哼,不管怎么样,瑶瑶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这婚,离定了!”

  • 舅舅霸&后,并

    5岁丧父,初中母亲病逝。舅舅霸占了他家房子后,并安排他当了倒插门女婿。

  • 蔬菜的&有一只

    在清洗蔬菜的时候,有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放在他的肩膀上。

  • 张都拿&后伸手

    张小凡本来只想给三张,但对方却是将五张都拿走,然后伸手拍了拍张小凡的肩膀:“好女婿,好女婿啊……”

  • ,他与&的接触

    从倒插门那一刻开始,他与她唯一的接触,就是洗脚,这一洗就是三年。

  • ,拿出&是十块

    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拿出已经用得有些破烂的钱包,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五张百元钞,剩下的都是十块、五块。

  • &来墙壁

    张小凡出门的时候,墙壁上时钟是5:10;回来墙壁时钟是5:45。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