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池安夏微愣,即使对方再说是谁,她也了听得出是墨厉城的声音,“那,墨总除了什么事情吗?”“昨天早上跟我去吃个饭。”墨厉城不急不慢地地说,语气“对不起,我想我今天不能跟你出去吃饭......”池安夏下意识地想要拒绝。。...

“嗯......”

池安夏微愣,即便对方不说是谁,她也已经听得出来是墨厉城的声音,“那,墨总还有什么事情吗?”

“今天晚上跟我去吃个饭。”墨厉城不急不慢地说道,语气听上去却像是在命令通知,根本不像是在商量。

“对不起,我想我今天不能跟你出去吃饭......”池安夏下意识地想要拒绝。

“女人,你这翻脸的速度是我见过最快的。”墨厉城立刻语气有些不悦地打断她:“看来我之前为池小姐做的那些事,早就被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池安夏看看还在昏睡的妈妈一眼,只好赶紧找个理由搪塞:“我是因为最近一直身体欠佳,形象也欠佳,所以跟墨总出去吃饭的话,怕会给您丢人......”

“我不介意,接你的车已经到医院楼下,马上下来。”

墨厉城早已经坐在停在医院门口的迈巴赫车里,挂上电话后,脸色就一直有些阴沉。

到现在为止,这个小女人对自己还是这么生分,想要约她吃顿饭竟然还要用这样的理由。

不过池安夏倒也没有磨蹭,很快就从楼上下来了,可见到他的这辆低调奢华的座驾,脚步就显得迟缓了很多。

墨厉城透过车窗就能看见她那略显娇小的身影,东张西望地不知道在看什么,最后还是绕了一个大圈才小跑过来,弯着腰拉开车门迅速就坐进了后座上,一副偷偷摸摸怕被人看见是的。

可是她刚一坐进车里,才发现墨厉城那欣长笔挺的身躯竟然也坐在后座上,浑身冷森的气场比车里的冷气开的还足。

池安夏心上微惊,下意识地往他相反的反向挪了挪。

墨厉城似乎已经就洞察到她这些小动作,低沉的嗓音便问道:“你做了什么亏心事,怕别人发现?”

池安夏赶紧回答:“我没有做亏心事,我只是不想让熟人看见我上了你的车。”

“怎么?上了我的车叫你很丢人?”

墨厉城听了浓黑的长眉便微地一皱,大手伸过去就把池安夏的肩膀搂住,往自己怀里一带,便说:“女人,以后要和我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知道吗?”

被他这一搂,池安夏立刻觉得浑身不舒服起来,赶紧将手撑在两个人之间。

“墨总,请你自重!我现在还是有夫之妇,如果不想叫你的名声也臭了,还请墨先生没有别的事就不要约我见面了!”

“如果我说,刚好我现在的名声也不怎么样,并不介意和你在一起后更臭呢?”说着,墨厉城搂着她的肩的大手,力道更紧了几分,鹰隼般的眸子也更深了几分。

像他现在拥有的那些无尽财富和地位,哪一个不需要手腕和计谋的?

所以在商界不管国际国内,总是让人听见他的名字便有些诟病和议论,甚至是闻风丧胆。

池安夏被他这番言论说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墨厉城见怀里的小女人无话可说了,便转眸吩咐前排驾驶位上的裴义道:“开车,先去一趟时尚会所,再去薄家。”

书评(488)

我要评论
  • 是痴心&妄想!

    “是呀,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池安夏竟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竟然还想嫁进北城第一名门的薄家,真是痴心妄想!”

  • &声说道

    妹妹池欢俞竟忽然站出来大声说道:“你就不要再所有人面前装白莲花了,你本来就是一个行为不检点又放荡的女人!邵言哥肯娶你,那是因为他以前识人不清!!”

  • 池安夏&。

    池安夏想去挽薄邵言的臂弯,却被无情地甩开,一下子心痛地像是被尖锐的刀尖扎进心里,眼底一下潮湿起来。

  • 醒过来&...

    之后的事情她醒过来就记不清了,但一直以为和她发生关系就是邵言.....

  • 服的薄&目光再

    穿着一身白色新郎礼服的薄邵言立刻呵斥道,看向她的目光再也没有以前的一丝温柔,反而是带着强烈的厌恶和嫌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