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邵言低下头望着孕检单,脸色却依旧有些不很好看。池欢俞一颗心脏都紧跟随提及了嗓子眼,深怕被他可以看出什么破绽来,赶快用手臂绑住他的脖子撒娇卖萌着地说:“邵言哥,你看怎么办?池欢俞一颗心脏都紧跟着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被他看出什么破绽来,赶紧用手臂套住他的脖子撒娇着说道:“邵言哥,你看怎么办?我现在都已经快三个月身孕了,很快肚子就会大起来,到时候......”。...

薄邵言低头看着孕检单,脸色却依旧有些不好看。

池欢俞一颗心脏都紧跟着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被他看出什么破绽来,赶紧用手臂套住他的脖子撒娇着说道:“邵言哥,你看怎么办?我现在都已经快三个月身孕了,很快肚子就会大起来,到时候......”

说着,她就嗓子里抽搐一下,好像就要哭出来似的。

她刚刚偷偷离开,就是去找妈妈给她早就收买好的医生要这份孕检单的,如果被薄邵言知道是假的,那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薄邵言见她又要哭,赶紧放下孕检单,拍着她的后背,说道:“欢俞,什么事情我都可以为你做主,可唯独这件事情我没有办法,要不我现在给我妈妈打个电话,让她来决定吧。”

说着,他就从衣兜里掏出手机就要给母亲薄心如打过去电话。

可他刚要拨号,就被池欢俞握住了手机,说道:“邵言哥,等等,这个消息我们不如当面告诉伯母吧,也让我心里有个准备。”

薄邵言听了,叹了口气,说道:“也好,我那个一直在美国做生意的小舅说今天要回来,妈妈要我晚上回去见见他,你就跟我一起回去吧。”

“真的吗?那太好了!”池欢俞一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现在看来一切都没有破绽,而且还朝着她和妈妈计划的样子在进行,心里当然是越来越美了。

与此同时,医院18层的特护病房里,林筱筱看着依旧昏睡不醒的池妈妈都替池安夏难过。

她坐在她身边安慰道:“安夏不要着急,阿姨迟早会醒过来的,可是后续治疗的费用肯定不是小数字,你现在应该赶紧回去工作,这样你才有钱给阿姨治病,你也可以很快忘了感情上的烦恼。”

池安夏点点头,回答道:“我知道,所以我想尽快和薄邵言离婚,然后就赶紧回去上班。”

“你有计划就好,主管那边我会再替你请几天假,不过我感觉你要想和他离婚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林筱筱提醒道。

“可我觉得,现在最想我们离婚的人,不是我,而是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说着,池安夏边想起来早上收到的那张照片还有那条信息。

这几次三番的事情,不都是池欢俞搞出来的鬼吗?

又是去她病房送离婚协议书,又是气妈妈生病住院,现在又和薄邵言住进属于她的婚房,说不定婚礼上的那段视频也是她叫人放出来的!

池安夏现在是身心憔悴,还没有心情跟她好好较量。

直到下午送林筱筱走了之后,池妈妈还是没有醒来,她等得就更心急了。

护工阿姨知道不能给她说明真相,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忽然安静的病房里响起一阵手机铃声,池安夏拿到新手机来查看,就见来电显示竟然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她犹豫了下才接了起来,便礼貌地问道:“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电话里却是一阵静默,只有男人深沉的呼吸声,随后才听见那如陈年佳酿版好听的嗓音:“这是我的私人号码,以后存在手机里吧!”

书评(163)

我要评论
  • 池安夏&几乎声

    池安夏几乎声嘶力竭地喊出来,那嗓音嘶哑中带着愤怒、带着心痛。

  • &是被池

    她还记得一周前,是在她24岁的生日派对上,她喝醉了,还是被池欢俞扶进房间的。

  • 一下子&进心里

    池安夏想去挽薄邵言的臂弯,却被无情地甩开,一下子心痛地像是被尖锐的刀尖扎进心里,眼底一下潮湿起来。

  • 宾席上&所有宾

    顷刻之间,婚宴的嘉宾席上所有宾客都开始议论纷纷,那些难听的话简直比地震余波还要猛烈。

  • 其中的&女子却

    因为那屏幕上竟是一双人影在床上抵死纠缠,而其中的女子却是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