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滚远点!别叫本少爷生气!”薄邵言厉喝一声,也没想起身后会突然间蹦出人来制止自己。他一转过身便看见了勉强能算半个女人,所以更本看不出她真实的性别。而这半个女人是他一回身便看见勉强能算是半个女人,因为根本看不出她真实性别。。...

“给我滚远点!别叫本少爷生气!”

薄邵言厉喝一声,没有想到身后会忽然蹦出人来阻止自己。

他一回身便看见勉强能算是半个女人,因为根本看不出她真实性别。

而这半个女人就是池安夏的好朋友林筱筱,二话不说就拿着一把雨伞照着薄邵言的脑袋打了过来。

林筱筱边打还边喊:“让你欺负女人,让你欺负女人!看我不打死你!”

池安夏当然听得出来,这是一向最仗义的姐妹来救自己了。

薄邵言被打的生疼这才放开池安夏,回身就气势汹汹地抓住林筱筱的雨伞,要夺过去。

林筱筱这个女汉子跟薄邵言比划了几个回合也没败下阵来,最后还被赶来的医院警卫给制止了。

医院警卫就要拉着薄邵言去警卫室,他还不忘指着池安夏骂道:“池安夏,你别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只要我一天没跟你不离婚,你就给我小心点!”

闻言,林筱筱赶紧都过来护住池安夏,瞪着溜圆的眼睛望着薄邵言,示意他别想得逞。

终于薄邵言被带走了,池安夏就像是失去支撑似的,顺着墙壁就倒了下来。

还好有林筱筱扶住她,关切地问道:“夏夏,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去找医生来?”

现在的池安夏虽然已经自己摘掉了绑在头上的纱布,可是头上的伤还是让人轻易可见。

她努力站直身子,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后才回答:“我没事,不用叫医生了。”

她这是自我安慰,毕竟自己最大的伤口不是在身上,而是在心上。

林筱筱见她说没事,也就没有坚持了。

另一边,薄邵言被带到警卫室里也是大闹了一场:“你们这帮有眼无珠的家伙,都认不出来我是谁吗?竟然敢把我请过来喝茶!”

说着,他伸手就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就摔倒了地上,“啪”地一声,茶杯连同茶水都就碎了一地。

警卫队长赶紧说道:“言少别生气,我们也只是奉公办事,您只要配合调查下就行!”

“调查个什么?你是要叫我把祖坟跑出来,证明我是谁吗?”薄邵言不高兴地叫骂道,刚摔了杯子就才发觉嗓子真的有点干咳了。

可这里才不是他们薄家的私人医院,这几个警卫看上去还挺负责,看来是一时半会儿出不去了。

他骂完就往旁边的座位上一坐,就不准备再开口说一句话了。

等了不知多久,池欢俞不知道从哪里跑了进来,赶紧拉着薄邵言的胳膊亲密而温柔地关心道:“邵言哥,你没事吧?我才检查完,就听说你被这帮不长眼的东西带到这里来了。”

薄邵言扭头看向池欢俞,便生气地问道:“你刚去哪了?我怎么找你那么久都没找到?”

闻言,池欢俞脸色瞬间白了白,便说道:“我当然是自己去妇产科孕检了呀,你看这是刚刚才出来的孕检单。”

说着,她赶紧从包里将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报告单拿了出来,交给薄邵言手上。

薄邵言随手打开一看,就见上面写着的是:【姓名:池欢俞,年龄:22岁,妊娠周期:10周+,宫内孕......】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到,这&,竟然

    “是呀,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池安夏竟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竟然还想嫁进北城第一名门的薄家,真是痴心妄想!”

  • 屏幕上&缠,而

    因为那屏幕上竟是一双人影在床上抵死纠缠,而其中的女子却是她!

  • 被爆出&的,心

    “我的天哪,新娘子出轨别的男人,还在婚礼上被爆出了这种视频,也不知道新郎怎么想的,心这么大……”

  • “够了&了。

    “够了!池安夏,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薄邵言怒斥道,转身就迈开大步朝着婚宴大厅外走去了。

  • 就该承&可是很

    可是池欢俞现在却歪着嘴角说:“姐姐,我为什么要替你说谎?你做了婚前不贞的事,你就该承认呀!作为妹妹,我可是很清楚你私底下你备胎无数,床伴更是天天换.......”

  • 顷刻之&波还要

    顷刻之间,婚宴的嘉宾席上所有宾客都开始议论纷纷,那些难听的话简直比地震余波还要猛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