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报告,墨厉城脸色微沉,沉声叮嘱道:“好,这个消息先切记说池小姐,前段时间她需短暂休息。”“是,此外,我们派回去的人报告,言少昨天始终在酒吧喝酒时,身边也没任何人熟“是,另外,我们派出去的人报告,言少今天一直在酒吧喝酒,身边没有任何人熟人。”。...

听完报告,墨厉城脸色微沉,沉声嘱咐道:“好,这个消息先不要告诉池小姐,最近她需要休息。”

“是,另外,我们派出去的人报告,言少今天一直在酒吧喝酒,身边没有任何人熟人。”

“嗯,知道了。”

墨厉城正说着,衣兜里的另一个手机也响起了手机铃声。

于是他换了一只手接电话,然后伸右手去西装外兜掏出另一手机。

转眸一看,手里正在响着铃声的手机就是池安夏那部丢了后盖的破手机,而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显示却正好是薄邵言。

墨厉城浓密而黑的剑眉一蹙,直接就把薄邵言的电话给按静音了,然后便对裴义吩咐道:“裴义,你尽快给我送一部女士用的手机来。”

“......”裴义在电话的另一端足足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女士手机?是池小姐用吗?”

“废话,难道是给我用吗?”

墨厉城训斥一声,便立刻挂断了电话。

讲完电话,墨厉城才有回到次卧,一眼便看见女人衣裙半开,坦着后背大片的如雪的肌肤。

深邃而狭长的眸子不由得一深,这个小女人总是这样不知不觉间就能叫他心里痒痒的......

身在深度酒吧的薄邵言正在打着池安夏的手机号,可是拨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是没有人接听。

这让他更加郁闷了,放下手机就抓起一杯威士忌猛地就灌进了自己的嘴里,一口气就把这杯烈性的洋酒给喝个底朝天。

随后薄邵言将空杯往面前的吧台上一放,眨着有些迷醉的眼眸叫道:“再给我来一杯!”

“先生,这已经是您今晚的第9杯了,您确定还好喝?”酒保好心提醒道。

“你怕本少爷喝不起吗?”

薄邵言忽然发怒,从衣兜里掏出来一整叠钱,“啪”地一声就趴在吧台上。

酒保被这架势震了一惊,赶紧边帮他倒酒边笑着说:“不是的,言少,我这就给您倒酒。”

随后就看着薄邵言端起刚倒的酒,就仰头又是喝得一干二净,那副极度发泄痛苦的神情都叫四周的人心惊。

整个酒吧里认识薄邵言的人不在少数,可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人赶上去劝他少喝。

听说昨天晚上他也是喝醉了,就直接拿酒瓶把一个哥们的脑袋给爆了。

现在谁敢上去惹?

躲远点都还来不及呢。

偏偏这个时候,一个打扮时髦性感长相又妩媚的年轻女人走了过去,直接握住薄邵言端着酒杯的手腕,便声音委婉地劝道:“邵言哥,你不要再喝了好不好?你现在都已经醉了。”

薄邵言扭过头来眨着昏醉的眼眸,模糊的视线里恍恍惚惚地也没有看清。

他一下不高兴地就从高脚椅上站了起来,反手抓住女人白皙的小手,狠狠地拉到近前便低吼道:“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现在终于给本少爷出现了!竟然敢不接我的电话,知不知道本少爷最烦别人不接我电话了?”

池欢俞听他这么一吼,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书评(103)

我要评论
  • 之后的&关系就

    之后的事情她醒过来就记不清了,但一直以为和她发生关系就是邵言.....

  • 知道不&!”

    池安夏惊愕地看向妹妹,又羞又愤地浑身颤抖着,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责问:“欢俞,你怎么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污蔑我?那天晚上的事,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你快给邵言解释清楚!!”

  • 耳光猛&。

    可就在这时,眼前猛地一黑,一记耳光猛地就重重扇在了她的脸颊上。

  • 被爆出&了这种

    “我的天哪,新娘子出轨别的男人,还在婚礼上被爆出了这种视频,也不知道新郎怎么想的,心这么大……”

  • 想去挽&。

    池安夏想去挽薄邵言的臂弯,却被无情地甩开,一下子心痛地像是被尖锐的刀尖扎进心里,眼底一下潮湿起来。

  • 在床上&缠,而

    因为那屏幕上竟是一双人影在床上抵死纠缠,而其中的女子却是她!

  • &”

    “是呀,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池安夏竟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竟然还想嫁进北城第一名门的薄家,真是痴心妄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