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厉城直接把池安夏带进了自己下榻酒店的盛霆酒店,他住这里的别墅区。可这里也是池安夏24岁生日那天第一次遇见了墨厉城的地方,一进屋看见了陌生的房间重新布置,那一晚的场景就像冲可这里也是池安夏24岁生日那天第一次遇见墨厉城的地方,一进门看见熟悉的房间布置,那一晚的场景就像冲击波一样让人心惊。。...

墨厉城直接把池安夏带到了自己下榻的盛霆酒店,他住这里的别墅区。

可这里也是池安夏24岁生日那天第一次遇见墨厉城的地方,一进门看见熟悉的房间布置,那一晚的场景就像冲击波一样让人心惊。

墨厉城感觉到自己怀里的小女人心情浮动,于是直接抱着她进了别墅里的次卧,将她放在床上。

“在这里不会被打搅,你可以好好休息下,我这就叫人去准备午餐。”

他沉声说完,便要转身离开,想要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可他刚一转身,却感觉一直小手正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袖,回身便看见池安夏红肿而迷离的眼睛正看着他。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助绝望,还有祈求和不舍,叫人看一眼就像是在心弦上狠狠地波动了一下。

墨厉城便转回身来问道:“怎么?你是要我留下来陪你吗?”

“不是......”

池安夏长睫微眨,赶紧收回视线,声音低柔地说道:“我现在没有胃口吃饭,就不要麻烦了,我只是想让你帮我请个医生来看看吗?”

“是肩膀吗?我可以先帮你检查下。”

说着,墨厉城便长腿一抬就坐在她身边,抬手拉开裙子后面的拉链。

瞬间,池安夏背后的一对精致美丽的蝴蝶骨,还有左肩莹白如玉的肌肤上那片红肿也一起呈现在眼前。

鼻息间也全都是女子自身特有的体香,顷刻间就能叫人有些想入非非。

恐怕任何男人看了都难以自制,何况墨厉城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喉结滚动了好几下,他才压制住身体深处的某种渴望。

此刻,池安夏也是心慌地不知道所措。

她是想要他帮自己请个医生来看看自己伤得怎样,谁料他竟然亲自上手了。

要知道她除了那一晚......还从来没有当着任何一个男人的面脱掉衣服,这样她和他以后该怎么相处?

可就在她心里纠结的时候,男人温热的大手落在池安夏的左肩那片红肿上,轻轻摁揉,声音更是低沉而磁性地问道:“疼吗?”

“呃......疼,你轻点!”池安夏忍不住低吟一声。

“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应该只是骨膜挫伤,我这就去给你找些药来。”说着,墨厉城便从他身边起身离开。

不知道过了多一会儿,当他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医药箱,然后从里面取出一管药膏。

接下来,墨厉城便用大手又开始帮她涂抹药膏,动作更轻更柔,让人感觉不到疼反而还有些很舒服。

这让本来神经有些紧绷的池安夏渐渐放松,以至于那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只是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仿佛耳边还听见几声手机铃声。

随后就是男人拿着手机离开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打电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墨厉城走出次卧的房间,便听见裴义在电话里恭敬地报告:“BOSS,池妈妈的手术已经完成,现在进了特护病房,只是由于送到医院的时间有点晚,造成脑部缺氧严重,可能短时间内不会醒过来。”

书评(239)

我要评论
  • 个行为&你,那

    妹妹池欢俞竟忽然站出来大声说道:“你就不要再所有人面前装白莲花了,你本来就是一个行为不检点又放荡的女人!邵言哥肯娶你,那是因为他以前识人不清!!”

  • !池安&朝着婚

    “够了!池安夏,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薄邵言怒斥道,转身就迈开大步朝着婚宴大厅外走去了。

  • 嘶力竭&心痛。

    池安夏几乎声嘶力竭地喊出来,那嗓音嘶哑中带着愤怒、带着心痛。

  • 新娘子&视频,

    “我的天哪,新娘子出轨别的男人,还在婚礼上被爆出了这种视频,也不知道新郎怎么想的,心这么大……”

  • 地浑身&我?那

    池安夏惊愕地看向妹妹,又羞又愤地浑身颤抖着,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责问:“欢俞,你怎么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污蔑我?那天晚上的事,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你快给邵言解释清楚!!”

  • 刻呵斥&向她的

    穿着一身白色新郎礼服的薄邵言立刻呵斥道,看向她的目光再也没有以前的一丝温柔,反而是带着强烈的厌恶和嫌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