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池国雄也从惊讶中反应时回来,指指墨厉城便问:“我们池家的家事轮将近外人管!”他们池家不算顶级富豪,也算大户人家,这个很陌生人竟这么又大方地就登堂入室了看样也知道是这小子突然打进来的!。...

“你是谁?!”

池国雄也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指着墨厉城便问:“我们池家的家事轮不到外人管!”

他们池家不算顶级富豪,也算是大户人家,这个陌生人竟这么大方地就登堂入室了!

再转眸一看,就见跟着进来的两个佣人竟然全都鼻青脸肿的。

看样也知道是这小子突然打进来的!

墨厉城却其实依旧沉稳,狭长的黑眸冷冷地睨了睨,便主动介绍道:“我是墨厉城,池先生不该不知道我是谁吧?”

“墨厉城?!”

池国雄一下震惊,来想要发作的火气一下给收了回去,不可置信地问道:“你莫非就是MC国际的执行总裁?那你和我女儿又是什么关系?”

“池安夏是我的女人,我今天来主要是要带她走的,池先生应该不反对吧?”

墨厉城冷声问道,语气却像是命令。

墨厉城不管他会不会同意,转身就将池安夏给打横抱了起来。

池安夏的心跳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下意识地抬起手臂就要勾住男人的脖子防止自己掉下去。

可是一抬手才发现自己那个被砸到的肩膀疼地厉害,情不自禁便低哼出了声音:“嗯......”

墨厉城怀里抱着她,垂眸看见她痛苦的表情,便再也等不及抱着她便要离开池家。

可还没有出餐厅,身后就传来田丽丽的质疑声:“等等,你说你是墨厉城就是吗?你有什么证据证明?”

墨厉城的大名她倒是有所耳闻的,但是那样一个商界帝王般存在的神秘人物怎么会出现在她家?

然而墨厉城眸光却更阴沉起来,浑身的冷气都要把整间餐厅都冻僵。

竟然还有人怀疑他的身份,可他才没有向任何人都证明的义务!

就连池国雄也紧跟着说:“请你等一等,池安夏是我女儿,你要带走她也得要经过我的同意吧!”

闻言,池安夏心上一怔,小手下意思地抓住眼前男人的衣领,生怕他把自己留下来。

墨厉城也似乎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身子微微缩了缩,便头也不回地说了句:“我要带走她,只要经过她的同意就行了!”

说完,他便抱着她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迅速从池家走了出去。

这下却让池国雄一家不知疑惑起来。

就算墨厉城真的是薄云擎的儿子,那就这样抱走池家的女儿也不成体统呀。

而且要是薄家人真的追究起来,找他要人,他从哪里把人找回来?

于是池国雄赶紧追出来,却见墨厉城那双大长腿就快要走出池家的大门口,于是对家里的佣人们喊道:“快拦住他,不许他带走池安夏!”

两个佣人迅速跑过去阻止,然而却墨厉城两脚就给踹一边去了。

踹完人,墨厉城就抱着池安夏走出了池家,径直地走到自己那辆黑色迈巴赫面前,打开车门就将她塞进了车里。

随后他就紧跟着上车,发动车子就远离了池家的门口,让池国雄再想追都追不上。

池安夏坐在车里后身,看着车后离的越来越远的池家,视线一下模糊起来。

这里曾经也是她的家,自从她8岁那年和妈妈离开这个家以后,这里就已经成了别人的家。

可能从今天开始,她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这个家了。

书评(416)

我要评论
  • 屏幕上&在床上

    因为那屏幕上竟是一双人影在床上抵死纠缠,而其中的女子却是她!

  • 道,转&开大步

    “够了!池安夏,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薄邵言怒斥道,转身就迈开大步朝着婚宴大厅外走去了。

  • 不贞的&换..

    可是池欢俞现在却歪着嘴角说:“姐姐,我为什么要替你说谎?你做了婚前不贞的事,你就该承认呀!作为妹妹,我可是很清楚你私底下你备胎无数,床伴更是天天换.......”

  • 羞又愤&知道不

    池安夏惊愕地看向妹妹,又羞又愤地浑身颤抖着,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责问:“欢俞,你怎么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污蔑我?那天晚上的事,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你快给邵言解释清楚!!”

  • 男人的&有一个

    只是面前播放的视频中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脸,只有一个身形健美肌理分明的背影,有眼尖的辨认出这个男人并不是今天的新郎!

  • 一下潮&。

    池安夏想去挽薄邵言的臂弯,却被无情地甩开,一下子心痛地像是被尖锐的刀尖扎进心里,眼底一下潮湿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