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厉城沙哑而磁性的嗓音说:“这样就不需要换号码了,我也能随时随刻都能找到了你。”手心里倏地一重,池安夏的视线也不由落在手上还带着这男人体温的手机。这是一款市面上从来不没手心里蓦地一重,池安夏的视线也不由得落在手上还带着这男人体温的手机。。...

墨厉城低沉而磁性的嗓音说:“这样就不用换号码了,我也能随时都能找到你。”

手心里蓦地一重,池安夏的视线也不由得落在手上还带着这男人体温的手机。

这是一款市面上从来没有的机型,却好像更轻更随意,但放在她的小手上显然大出去很多,更要比她丢了后盖的破手机值钱。

可是现在回家是第一要紧的事,所以池安夏愣了下还是决定:“那就这样,我先走了,回头会把手机还给你。”

墨厉城却并没有开口说话,紧抿着薄唇猜不出他内心的真是想法,只是抬手打开了车里的中控锁。

池安夏点点头便推开车门走下车去,随后打了一辆出租车消失在他的眼前。

这个小女人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接受他这颗心......

池安夏到了池家的时候,池国雄和田丽丽正在吃着午饭。

保姆周嫂过来报告说:“先生、太太,安夏小姐回来了,是不是要她来餐厅吃饭?”

闻言,池国雄没有表态,田丽丽直接发话:“吃什么吃?叫她在外面等着!”

可是话音未落,却见池安夏急匆匆地的身影直接进了餐厅,登时田丽丽就惊地筷子差点掉了。

池国雄扭头看过来也见到长女进来,一下吃饭的心情就没有了,冷着脸就问:“谁让你进来的?真是越大越没有规矩!”

池安夏望着这一家三口饭桌上丰盛的饭菜,肚子里骨碌一声,便直接坐到餐桌前,说道:“爸,你这个时间叫我回来,不就是让我回来吃饭的吗?”

说完,她就直接拿起公筷夹了一口菜就塞进嘴里吃了起来。

田丽丽一下就气得两只眼睛都到瞪圆了。

“池安夏,你那个死妈就是这样教你的吗?进门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坐下来吃饭,以后就算嫁进薄家也是丢我们池家的脸!”田丽丽冷声冷语地讽刺道。

“丢人?”

池安夏咽了一口菜,便立刻怼回去:“当年丽姨挺着大肚子,非要嫁给我爸这个有妇之夫都没觉得丢人,我干嘛觉得丢人?

“你......”田丽丽气得嗓子里一噎,恨不得现在就上前来撕碎池安夏的嘴。

池国雄更是直接把筷子往桌面上一拍,厉声喝道:“池安夏,你给我放下筷子,一边跪着去!”

池安夏也放下筷子,语气不卑不亢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去跪着?这不应该是一家人和和美美吃饭的时间吗?难道爸爸早就忘记了,我和妈妈以前也是你的家人,以前也在这张饭桌上一起吃饭?”

田丽丽直接从餐椅上站起身,就挑拨道:“老公,你看看沈恩慈教出来的这个女儿,真是想气死人呢!”

池国雄听了脸色一下铁青,放在桌面上的手背都开始冒青筋。

瞬间,一顿午饭就好像是充满硝烟,随时会爆发。

池安夏才不管这一家子是什么眼光看自己,伸手拿过一个汤匙来就舀了一口汤放在嘴里喝掉。

喝完,她还吧唧一下嘴巴说道:“真好喝!周嫂的手艺还是那么好!现在我妈妈躺在冰冷的手术室里还没吃饭,等她醒了一定会饿,我得把这些好吃的饭菜统统打包给妈妈带回去。”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新娘子&也不知

    “我的天哪,新娘子出轨别的男人,还在婚礼上被爆出了这种视频,也不知道新郎怎么想的,心这么大……”

  • 向站在&夫,声

    池安夏首先看向站在身旁的新婚丈夫,声音激动而颤抖地解释:“邵言,请你相信我,事情不是这样子,我......”

  • 也没有&和嫌弃

    穿着一身白色新郎礼服的薄邵言立刻呵斥道,看向她的目光再也没有以前的一丝温柔,反而是带着强烈的厌恶和嫌弃。

  • 妹妹池&哥肯娶

    妹妹池欢俞竟忽然站出来大声说道:“你就不要再所有人面前装白莲花了,你本来就是一个行为不检点又放荡的女人!邵言哥肯娶你,那是因为他以前识人不清!!”

  • 扶着她&急了。

    池欢俞扶着她回房间之前还说:“姐姐快进去吧,邵言哥可是等你等急了。”

  • 宴的嘉&所有宾

    顷刻之间,婚宴的嘉宾席上所有宾客都开始议论纷纷,那些难听的话简直比地震余波还要猛烈。

  • ,却被&,眼底

    池安夏想去挽薄邵言的臂弯,却被无情地甩开,一下子心痛地像是被尖锐的刀尖扎进心里,眼底一下潮湿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