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池安夏心上一惊,整个人都跟随颤抖着了一下。就连她说话的的声音都一下又柔又软出来:“也不是、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很大影响好......”“安夏,切记怕,一切有我就连她说话的声音都一下又柔又软起来:“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影响不好......”。...

闻言,池安夏心上一惊,整个人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就连她说话的声音都一下又柔又软起来:“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影响不好......”

“安夏,不要担心,一切有我,你只要乖乖做我的女人,让我宠着就好!”

说着墨厉城又低头就要允住她的嘴巴。

此刻他只想要她,让她的身心都只属于自己,这样就不会再乱想其他事。

可就在两个人吻得呼吸越来越重的时候,车厢里猛然响起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

池安夏瞬间清醒。

因为她听得出来是自己的那个破手机在响,于是赶紧用力推开墨厉城就去抓手机。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手机抓过来往屏幕上看了一眼,发现来电显示竟然是爸爸池国雄的。

于是她赶紧接了起来,话筒里面传来的却是池国雄暴躁的声音:“池安夏,你现在在哪?”

池安夏心上一怔,赶紧问道:“爸,我在医院这边,你是不是知道了妈妈生病住院的事了?”

池国雄似乎很生气,带着怒气地吼道:“我没有心情去管你妈病不病,你现在马上就给我回家来!”

池安夏以为爸爸是要问妈妈情况怎么样,却没有想到竟然只是叫她回家。

可是听爸爸的说话口气,显然就算回去也是要教训她的。

难道又是那对母女向爸爸告恶状了?

“爸......”

池安夏强忍着心底的酸楚,哑着嗓音提醒道:“我现在不能回去,昨天我妈妈刚做完手术,可是到现在一直住在特护病房都还没有清醒,我不能丢下她一个人.......”

“不要再跟我提你那个天生贱命的病妈!”池国雄冷漠而愤怒地说道:“我说了,半个小时内给我回家来!”

“爸爸,难道你就不好奇,我妈妈这次怎么忽然就病了?”

池安夏话音未落,就听见带着杂音的手机听筒里传来一阵被挂断的盲音。

她一下心酸的厉害,也可能爸爸早就忽略了,这世界上他还有一个前妻。

如果不是一年多前,薄家忽然提出和池家长女的早年的订婚,说不定池国雄到现在都想不起来他还有这个女儿。

偏偏那个时候妈妈被查出来有眼中的糖尿病还有心脏病,需要池家经济支援。

挂上电话,池安夏一下沉默了。

墨厉城坐在旁边,因为这个电话刚才的情绪已经消下去大半。

侧眸看到小女人眼底的那层悲伤落寞的神情,却沉声安慰道:“别担心,你妈妈那边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手术完成会第一时间通知的,我们现在不如去吃个午饭吧。”

“对不起,我现在得要回池家一趟。”池安夏语气低落,眼底划过一丝丝痛心和悲凉。

“好吧,那我陪你去一趟。”墨厉城提议道。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行。”

“你这样怎么回去?万一路上又遇到危险,那我可能会后悔一辈子。”墨厉城语气调侃地说道。

池安夏听了却没有觉得一丝轻松。

这跟男人刚才就柴安忍不住在大街上要了自己,再坐他的车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事。

于是她扭过头来说道:“墨总是在担心我会跑掉吗?我妈妈现在在医院里,我肯定还得回来看我妈妈,如果墨总还是不放心,我可以和你交换手机号码,等我妈妈有消息了请第一时间通知我回来。”

闻言,墨厉城浓密的长眉微微皱了皱,显然对于她这样生分还有些不悦。

转眸看向池安夏手里那部破手机,他的眸光蓦地暗了暗,什么也没有说就抬手伸进自己西装内兜里掏出了自己MC全球唯一概念版的手机。

池安夏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见男人的大手拿着自己的手机直接换走了她手上的破手机。

书评(452)

我要评论
  • 夫,声&你相信

    池安夏首先看向站在身旁的新婚丈夫,声音激动而颤抖地解释:“邵言,请你相信我,事情不是这样子,我......”

  • 顷刻之&所有宾

    顷刻之间,婚宴的嘉宾席上所有宾客都开始议论纷纷,那些难听的话简直比地震余波还要猛烈。

  • 来,那&着愤怒

    池安夏几乎声嘶力竭地喊出来,那嗓音嘶哑中带着愤怒、带着心痛。

  • &就记不

    之后的事情她醒过来就记不清了,但一直以为和她发生关系就是邵言.....

  • 天晚上&清楚!

    池安夏惊愕地看向妹妹,又羞又愤地浑身颤抖着,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责问:“欢俞,你怎么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污蔑我?那天晚上的事,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你快给邵言解释清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