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安夏很紧张地呼吸都显得有些局促了,咬着下唇地说:“真的对不起,我不能够答应下来你,我会觉得我们不最合适......”“哪里不最合适?”墨厉城望着她咬过的嫣红唇片,都都忍想要咬上来。今今天的她换上这身水粉色的长裙,映衬着她光滑如玉的肌肤都微微地泛着红色,俏丽而精致的脸蛋上,漂亮的眼眸清澈见底。。...

池安夏紧张地呼吸都局促了,咬着下唇说道:“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

墨厉城看着她咬过的嫣红唇片,都忍不住想要咬上去。

今天的她换上这身水粉色的长裙,映衬着她光滑如玉的肌肤都微微地泛着红色,俏丽而精致的脸蛋上,漂亮的眼眸清澈见底。

而男人逆着光,让人根本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池安夏听着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的,像是随时要跳出来。

她深呼吸一口气,便说道:“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就算我和薄绍言结束了,我也没有打算立刻进入下一段感情,而且我和你也不熟......”

“都睡过了还不熟?那就睡到熟了为止!”

墨厉城说着竟然直接用唇封过来,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这一次,他不想昨天那样那么霸道,反而还带着丝丝柔情,一点一点地带动她的情绪。

池安夏一开始整个人都很僵硬,可是又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吻技非常好,片刻就让人有些意乱情迷。

这种感觉让她心惊肉跳,却又无力阻止。

忽然感觉不知何时,男人修长有力的大手竟已经开始在车里面不安分起来了。

夏天男人身上穿的是薄料西装,轻易就能让人感受到那层衣料下已经发烫的温度。

池安夏心上猛地一惊,下意识里感觉到这个男人想要干什么。

于是她反过手来,赶紧就抗拒墨厉城的侵犯。

“不要,快起开,我妈妈还在手术室,我得要赶紧回去,你起开!”

“乖,别担心,我已经全都安排好了,现在让我好好疼你!”

“不要,放开我......”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开你呢?”

说着,墨厉城捧着她的小脸又亲了下来。

池安夏看着车子外人来人往的车流,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就算车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但这样的环境,她哪里有心情跟他发生什么。

尤其是一想到妈妈现在还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心里就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池安夏一边推搡着身前的男人,一边小声恳求道:“墨厉城,求你不要在车里,我们还在街上,这样影响更不好!”

谁知墨厉城薄唇落在她的耳垂边,男人暧昧地气息在耳边喷薄,他边咬边说:“你的意思……是我们换个地方吗?”

书评(298)

我要评论
  • 以前的&着强烈

    穿着一身白色新郎礼服的薄邵言立刻呵斥道,看向她的目光再也没有以前的一丝温柔,反而是带着强烈的厌恶和嫌弃。

  • 宾席上&地震余

    顷刻之间,婚宴的嘉宾席上所有宾客都开始议论纷纷,那些难听的话简直比地震余波还要猛烈。

  • 可是池&是天天

    可是池欢俞现在却歪着嘴角说:“姐姐,我为什么要替你说谎?你做了婚前不贞的事,你就该承认呀!作为妹妹,我可是很清楚你私底下你备胎无数,床伴更是天天换.......”

  • 池欢俞&等你等

    池欢俞扶着她回房间之前还说:“姐姐快进去吧,邵言哥可是等你等急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