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乐薇哭哭啼啼地抹着眼泪就跑进这家店了。余下的汪总也只好在墨厉城面前点点头点头哈腰地地说:“墨总,昨天啊我有眼不识泰山,开罪了您,希望能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宽恕我,改日剩下的汪总也只得在墨厉城面前点头哈腰地说道:“墨总,今天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改天我一定去美.......”。...

沈乐薇哭哭啼啼地抹着眼泪就跑出这家店了。

剩下的汪总也只得在墨厉城面前点头哈腰地说道:“墨总,今天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改天我一定去美.......”

还没有等他说完,墨厉城一声厉喝:“滚!”

“是、是、是,我这就滚。”汪总应声,转身就瞬间消失了。

等池安夏结完账走回来,就见两个碍眼的男女都已经不见了,而墨厉城显然也没有什么好脾气了。

她赶紧走过来一边将黑卡交还给他,一边低沉的声音说道:“谢谢你,不过好像我也耽误了你很多时间,要不午饭还是您自己去吃,我就不打搅了。”

说完,池安夏就又想要从墨厉城的面前走掉。

墨厉城原本阴沉的俊脸,这下更阴鸷起来,这个小女人是怎么了?

可是池安夏刚走到女装店门口,男人又长笔直的大长腿已经迈步超过了她,长臂一伸就把她小腰给夹住了。

池安夏一下子就双脚,只能胡乱扑腾两下,赶紧说道:“喂,你快放我下来吧!这里是大街上,很多人看着呢,我妈妈的手术费,还有今天买衣服的钱,回头一定还你......”

然而不管她怎么说,墨厉城夹着她一步都没停,直接出了商场就把她丢进了迈巴赫车里。

池安夏摸着摔得又有些晕乎乎的脑袋,爬起来就又说道:“喂,你这男人怎么回事?我说了不打搅你了,你干嘛......”

她话还没说完,墨厉城就俯身过来,俊脸直接逼近她的小脸,差点就让她出岔气。

尤其是在这光线微暗的车厢里,这个男人还离她特别近,近到连他呼出的热气都能直接喷到她脸上......

池安夏赶紧将小手抵在男人的胸口前,想要推开,却听见男人有些不高兴地说:“女人,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你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有胆子爽我的约!”

闻言,池安夏心里猛地就“咕咚”一声。

这个男人不就是为她垫付妈妈医药费,给她买了一身衣服吗?

她又不是不还钱!

难道是怕她跑了不成?

可池安夏明显感觉身边的男人像是有些生气了,只好语气先软下来:“那好吧,你帮我妈妈付的所有费用还有今天裙子和鞋子的钱,你说一个数,我这就给你写一张欠条,将来我一定还你。”

“什么?你到现在就只想给我张写欠条?”墨厉城说着话,薄唇直接都要凑到她的嘴边了,再靠近一点就会亲上。

“那你、你想怎么样......”池安夏的后背一僵,紧靠座椅靠背。

“池安夏,你今天是不是忘了给我答复?”

“哦,好像是......”

经他这么一提醒,池安夏这才忽然想起来。

昨天傍晚的时候,这个男人问过她,要不要和薄邵言离婚后选择嫁给他。

原本她心里还有一丝侥幸,可是今天妈妈忽然这么一住院,心里莫名多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她明白这个巨大的窟窿是墨厉城这个男人无法填补的,如果选择他也只是欲盖弥彰,自欺欺人,最后的结果照样是人心两失。

书评(375)

我要评论
  • 想再看&道,转

    “够了!池安夏,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薄邵言怒斥道,转身就迈开大步朝着婚宴大厅外走去了。

  • 缠,而&其中的

    因为那屏幕上竟是一双人影在床上抵死纠缠,而其中的女子却是她!

  • 着眼眶&快给邵

    池安夏惊愕地看向妹妹,又羞又愤地浑身颤抖着,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责问:“欢俞,你怎么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污蔑我?那天晚上的事,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你快给邵言解释清楚!!”

  • &嗓音嘶

    池安夏几乎声嘶力竭地喊出来,那嗓音嘶哑中带着愤怒、带着心痛。

  • 池欢俞&哥可是

    池欢俞扶着她回房间之前还说:“姐姐快进去吧,邵言哥可是等你等急了。”

  • 可是池&着嘴角

    可是池欢俞现在却歪着嘴角说:“姐姐,我为什么要替你说谎?你做了婚前不贞的事,你就该承认呀!作为妹妹,我可是很清楚你私底下你备胎无数,床伴更是天天换.......”

  • 宴的嘉&简直比

    顷刻之间,婚宴的嘉宾席上所有宾客都开始议论纷纷,那些难听的话简直比地震余波还要猛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