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不是答应下来我只让我等10分钟吗?”说着,墨厉城优雅高贵地抬了左手腕的瑞士名表,挥手示意她时间到了。池安夏小脸一囧,垂眸地说:“也不是我不走,不是她们拿了你的卡,我也没池安夏小脸一囧,垂眸说道:“不是我不走,而是她们拿了你的卡,我没有办法结账。”。...

“你不是答应我只让我等15分钟吗?”

说着,墨厉城优雅地抬起了左手腕的瑞士名表,示意她时间到了。

池安夏小脸一囧,垂眸说道:“不是我不走,而是她们拿了你的卡,我没有办法结账。”

闻言,墨厉城一回身便眼眸犀利地扫了眼一旁的丑男人和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女人。

汪总抬眸正好对上他的黑眸,瞬间脸色发白,背脊发凉。

这难道百闻不如一见的MC国际集团的首席执行总裁墨厉城?

他可只是在去年的某个国际性经济峰会上,远远地看见过墨厉城在主席台上做开幕演讲,没想到现在竟然见到本人了。

“墨、墨总,您、您怎么在这?”汪总赶紧上前小心谨慎地问候:“我是黄龙地产的汪财旺,能在这见到您实在是太意外了。”

“见到我,意外吗?”墨厉城俊脸已经阴沉地好像千年的冰山。

“是、是!”汪总赶紧识趣地把刚刚那张黑卡给拿了出来,恭恭敬敬地将递到他面前,无比献媚地说道:“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这卡是墨总您的,还请您多多见谅。”

墨厉城眼眸阴鸷,却没有立刻接过去,还不开口说话。

汪总这下猜不出他是什么心思了,拿着黑卡的两只手都开始哆嗦了。

“墨总,您看要不这样,这位小姐身上的衣服我帮她付款,另外她要是还有喜欢的款式尽管挑。”汪总最后额头冒汗地说道。

闻言,别说池安夏不敢相信,就连刚刚还在闹脾气的沈乐薇都错愕,伸手就要把他手里的卡抢过去。

沈乐薇边抢还边说:“汪总,你怎么能这么便宜了池安夏这个贱人,这张卡得给我保管!”

“小贱人!把卡给我,快给我滚蛋!”

这下汪总彻底恼火了,把卡拿回来顺手就往沈乐薇的身上一推,就把她又推倒了。

沈乐薇还一下子撞上了金属衣架,疼得不轻,回身就要给汪总算账。

汪总觉得丢人,甩手就给了她一耳光。

“啪”地一声,震响整个女装品牌店,连池安夏都替沈乐薇脸疼。

旁边原来看戏的那些店员和客人一个个震惊地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谁想到剧情会这么大反转呀!

墨厉城却没有耐心再看下去,冷沉着嗓音便训斥道:“汪财旺,我时间宝贵,耽误我一分钟就是损失我1000万美金,你赔得起吗?”

“不敢、不敢!请您收好!”

汪总一听,马上跟狗一样地转身把黑卡乖乖地递了过来。

墨厉城却没有直接接过去,从西装内袋里掏出一方白色的真丝手帕,把卡面包好才捏紧修长有力的指间。

这么一个细小的动作池安夏的眼睛里,一下子都呆愣地移不开眼睛了。

靠!这男人得有多洁癖!

却又听见墨厉城十分不悦地说道:“还等什么?快拿着去结账,记得回来好好洗洗手。”

“哦,我这就去!”

池安夏应声,就接过被手帕包着的黑卡,然后就找店员去结账了。

刚刚还看不起人的店员这下也不敢废话了,低头弯腰接卡的样子就好像是在伺候老佛爷。

书评(362)

我要评论
  • 惊愕地&地浑身

    池安夏惊愕地看向妹妹,又羞又愤地浑身颤抖着,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责问:“欢俞,你怎么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污蔑我?那天晚上的事,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你快给邵言解释清楚!!”

  • !池安&开大步

    “够了!池安夏,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薄邵言怒斥道,转身就迈开大步朝着婚宴大厅外走去了。

  • 之后的&就记不

    之后的事情她醒过来就记不清了,但一直以为和她发生关系就是邵言.....

  • 新娘子&,还在

    “我的天哪,新娘子出轨别的男人,还在婚礼上被爆出了这种视频,也不知道新郎怎么想的,心这么大……”

  • 几乎声&嘶力竭

    池安夏几乎声嘶力竭地喊出来,那嗓音嘶哑中带着愤怒、带着心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