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总,你说什么呢?”沈乐薇一下急了,后转身就找又老又丑的男人耍起了小脾气:“你别说我,你是看中这个贱货,因为你要替她埋单?”“也没,宝贝儿我而已顺口先说,”汪可那眼神却充满了鄙夷、轻视、嘲讽,甚至还有嫉妒和挑衅。。...

“汪总,你说什么呢?”

沈乐薇一下急了,转身就找又老又丑的男人耍起了小脾气:“你别告诉我,你是看上这个贱货,所以你要替她埋单?”

“没有,宝贝儿我只是随口说说,”汪总赶紧楼过来哄她,“你还是最漂亮的,是我最喜欢的!今天的衣服鞋子你随便挑,好不好?”

“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快变心的,一定是这个池安夏这个又穷又酸的贱女人连你都想勾搭!”

说着话,沈乐薇就转过脸来,看向池安夏。

可那眼神却充满了鄙夷、轻视、嘲讽,甚至还有嫉妒和挑衅。

一旁的店员早有些不耐烦了,态度也是180度的转弯,很不满地就过来问池安夏:“我说小姐,你还准备付账吗?如果不能付账,还是请你赶紧把裙子和鞋子都脱下来吧!”

闻言,池安夏心底莫名地一阵凄凉。

难道她现在都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随便一个什么人都可以这样侮辱她?

眼底一下猩红,她此刻恨不得对全世界控诉:“我不是这种女人,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你们没有资格看不起我!”

可是谁又能听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在心底的呐喊?

怪只怪,这个世界只笑贫不笑娼!

此刻,所有人都在看着她付不付得起这身裙子和鞋子的钱,就好像是在看玩笑一样!

池安夏脸色一沉,走到沈乐薇面前冷静地说道:“沈乐薇,请你把卡还给我,否则......”

可她刚要开口提卡的事,沈乐薇就像个疯婆子是的骂道:

“池安夏,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贱女人,还敢要卡!你背着言少勾搭野男人就算了,居然连我的男人你也要勾搭!看来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沈乐薇仗着自己有男人撑腰,跳到池安夏面前就要抬手打人。

正好听说今天好姐妹池欢俞被这女人打了,她就当做给池欢俞报仇了。

可手抬起到半空,还没有落下去,手腕就忽然被池安夏的手给抓住了。

沈乐薇心上一惊,还要叫骂,却见池安夏用力一甩就把她甩了出去,她脚下一个不稳就摔倒在了地上。

“啊!”地一声尖叫,女装店里所有人都一下震惊了。

就连刚刚走进店门口的墨厉城看见这一幕都脚步猛地怔住了。

没有想到看着温柔随和的池安夏竟然会出手,可见这只温顺的小鹿真是被人给逼急到份上了。

摔完人,池安夏心里依旧有些难过,却一抬头就见墨厉城高大挺拔的身影竟忽然出现在面前。

男人走过来都将头顶的灯光都遮住了一般,蓦然让人感觉整个品牌专柜的天花板都矮了好几分似的。

池安夏看着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多了一层安全感。

可是她开口说的却是:“你怎么进来了?我不是叫你在外面等吗?”

墨厉城凌厉的鹰眸睨着她有些泛红的眼眶,眸色也瞬间深了几分,想要把这小女人搂进怀里,无奈她总是将自己伪装的很坚强。

书评(453)

我要评论
  • 事情她&但一直

    之后的事情她醒过来就记不清了,但一直以为和她发生关系就是邵言.....

  • 缠,而&其中的

    因为那屏幕上竟是一双人影在床上抵死纠缠,而其中的女子却是她!

  • 在她2&是被池

    她还记得一周前,是在她24岁的生日派对上,她喝醉了,还是被池欢俞扶进房间的。

  • 首先看&向站在

    池安夏首先看向站在身旁的新婚丈夫,声音激动而颤抖地解释:“邵言,请你相信我,事情不是这样子,我......”

  • 穿着一&身白色

    穿着一身白色新郎礼服的薄邵言立刻呵斥道,看向她的目光再也没有以前的一丝温柔,反而是带着强烈的厌恶和嫌弃。

  • &纷纷,

    顷刻之间,婚宴的嘉宾席上所有宾客都开始议论纷纷,那些难听的话简直比地震余波还要猛烈。

  • 这时,&。

    可就在这时,眼前猛地一黑,一记耳光猛地就重重扇在了她的脸颊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