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安夏赶快揉了揉鼻子,就直接奔着当季刚即将上架的服装前,选好了一条水粉色的雪纺长裙配一双细带凉鞋,就拿进试穿衣服间去试。可她刚换好衣服从试穿衣服间出,便听到有人惊诧地尖叫可她刚换好衣服从试衣间出来,便听见有人诧异地尖叫说:“这不是池安夏吗?不是都要被踢出豪门了吗?”。...

池安夏赶紧揉了揉鼻子,就直接奔着当季刚上架的服装前,选定了一条水粉色的雪纺长裙配一双细带凉鞋,就拿进试衣间去试。

可她刚换好衣服从试衣间出来,便听见有人诧异地尖叫说:“这不是池安夏吗?不是都要被踢出豪门了吗?”

池安夏脚步一怔,回身就看见一对男女站在面前。

她认识其中的女人,正是池欢俞玩得最好的姐妹沈乐薇,一身名牌打扮时髦又漂亮。

可是她身边的男人就不敢恭维了,年纪不小不说,还长得很丑,就好像一出生脸先着地那种。

池安夏自然知道凡是和池欢俞能玩到一块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鸟。

于是她连理都不理,直接走到店员面前说:“你好,这件裙子我要了,请帮我结账。”

店员微笑着看了她一眼,便说:“好的,这件裙子和鞋子加一起售价16800,请问小姐是现金还是刷卡?”

池安夏听了整个人都一愣,她还从来没自己买过这么贵的衣服。

可是还没等她开口说话,沈乐薇便讥笑着说道:“池安夏,现在哪里来的钱买这么贵的衣服呀?你该不会真的是被有钱的男人给包.养了吧?以前还在我们面前装清高,原来也是那种女人呀!”

说着,她还朝身边的丑男人暧昧地笑了笑。

被她这样一说,女装品牌店里的所有店员和客人全都看了过来,都开始对池安夏指指点点起来。

池安夏听了心里更加不舒服,回身便怼回去一句:“我告诉你,我是哪种女人,也比某些人找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卖B强!”

“你说什么?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沈乐薇一听就急了眼,气势汹汹地就走过来。

“对不起,好话不说二遍,你爱听见听不见。”

反正池安夏不想多跟她废话,从身上拿出那张黑卡来就要交给店员去结账。

可沈乐薇更不高兴了,堵在她面前就抢了她的卡,还扬在手里羞辱道:“你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走,谁卖B了,我看是你差不多!这张卡肯定就是你被眼光差到极点的男人包.养的证据!”

“沈乐薇,你疯了吗?快点把卡还给我!”

池安夏伸手想去抢,可她一够,却见沈乐薇直接就把那张卡扔给了身后的那个丑男人。

沈乐薇还不解气地说道:“休想让我还给你,正好言少和欢俞还在发愁找不到你婚内出轨的证据呢,这张卡我今晚上得赶紧给他们送过去!你说是吧,汪总?”

那个被称为汪总的丑男人把那张黑卡接过去一看,脸色就登时一变。

这张卡可不是普通的银行卡,更不是国内一些私人小银行随便发的黑卡,而是美国花旗银行全球只签发了500张的黑卡。

拥有这种卡的人就已经代表拥有至高无上的身份,岂是他一个普通的二流地产商比得起的!

敢把这卡拿走,说不定将来还会惹上大麻烦!

汪总立刻怂了,赶紧赔笑说:“薇薇别闹,别闹了,女人都有爱美之心嘛,你的这个好姐妹既然喜欢这身裙子,咱们就给她付钱买了就行......”

书评(467)

我要评论
  • 进去吧&”

    池欢俞扶着她回房间之前还说:“姐姐快进去吧,邵言哥可是等你等急了。”

  • 是个水&”

    “是呀,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池安夏竟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竟然还想嫁进北城第一名门的薄家,真是痴心妄想!”

  • 有一个&背影,

    只是面前播放的视频中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脸,只有一个身形健美肌理分明的背影,有眼尖的辨认出这个男人并不是今天的新郎!

  • 着眼眶&以当着

    池安夏惊愕地看向妹妹,又羞又愤地浑身颤抖着,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责问:“欢俞,你怎么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污蔑我?那天晚上的事,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你快给邵言解释清楚!!”

  • ,却被&。

    池安夏想去挽薄邵言的臂弯,却被无情地甩开,一下子心痛地像是被尖锐的刀尖扎进心里,眼底一下潮湿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