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时间一点点流逝。池安夏在手术里的门外等得急切,心里越发忐忑不安。墨厉城见她头上伤还没好,便搂着她的肩膀地说:“现在的正好是快午饭时间,我们倒不如一同去吃个饭吧。”池安夏在手术里的门外等得焦急,心里越来越忐忑。。...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池安夏在手术里的门外等得焦急,心里越来越忐忑。

墨厉城见她头上伤还没好,于是搂着她的肩膀说道:“现在刚好是快午饭时间,我们不如一起去吃个饭吧。”

池安夏赶紧打推开他的手,很不情愿地回答:“要吃你就去吃吧,我要在这等我妈妈出里面出来。”

墨厉城也不生气,将手揣进裤袋里边说:“不用等了,手术差不多要做两三个小时,到时候就算你妈妈手术成功,你也没有精力照顾,不如跟我一起去吃完饭再说。”

“不要,我心里只想着妈妈平安无事,没有心情吃东西。”池安夏如实地说道。

“那你就这副形象在这等吗?”

墨厉城边说边自上而下地打量着她,那目光就好像是要将她拔光一样。

池安夏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一低头这才发觉自己身上穿的是病号服,脚上也是一双拖鞋,而且头上厚厚的纱布都还没有拆掉。

要是她妈妈一出来看见她这幅形象,恐怕也没有心情养病,反而还会操心她现在的情况。

池安夏脸色瞬间一囧,赶紧说道:“那好吧,我先回家换身衣服再过来。”

说完,她就要从墨厉城眼前走掉。

可她还没迈出两步,就被男人伸过来的大手抓住胳膊拉了回来,随后就听他说:“不用那么麻烦,我带你去买一身新的,你顺便陪我吃个饭,算是答谢我。”

“可是,我......”

“没有可是。”

不等池安夏反驳,墨厉城便拉着她就出了医院。

墨厉城今天坐的是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特助不在,他便直接坐进驾驶位上,池安夏也只好跟着坐进车里。

还好,第一医院附近就有家品牌女装旗舰店。

墨厉城开车把池安夏带到旗舰店门前,池安夏却开口说道:“墨先生,我不习惯男人跟着我买东西,你可不可以在外面等着我?”

墨厉城听了不由得微微挑了挑眉头,思量一下说道:“那好,我现在只给你15分钟的时间,足够你选好衣服的时间了。”

说着,一张美国花旗银行的黑卡已经放到她的面前,接着说道:“拿着,密码是091225。”

池安夏有点犹豫,可是想到自己身上分文没带,就把黑卡接过去,紧接着推门下车。

墨厉城看着她纤细的身影进了店面,这才拿出手机给特助打过去电话,交代道:“裴义,医院那边都安排好了吗?”

“是的,BOSS,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这边已经全部安排好了。”裴义如实回答道。

“好,忙完这些,你就马上安排人去调查薄邵言,有关于他婚内出轨的证据,我想第一时间拿到。”墨厉城又吩咐道。

既然池安夏现在已经是他的女人,那他就不允许其他人染指,更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可是池安夏这个笨女人貌似到现在都还不领情呢。

“阿嚏!”

池安夏刚一进冷气十足的品牌女装店里,立刻打了一个喷嚏。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说:“&,邵言

    池欢俞扶着她回房间之前还说:“姐姐快进去吧,邵言哥可是等你等急了。”

  • &向站在

    池安夏首先看向站在身旁的新婚丈夫,声音激动而颤抖地解释:“邵言,请你相信我,事情不是这样子,我......”

  • 里的泪&知道不

    池安夏惊愕地看向妹妹,又羞又愤地浑身颤抖着,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责问:“欢俞,你怎么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污蔑我?那天晚上的事,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你快给邵言解释清楚!!”

  • 这时,&,一记

    可就在这时,眼前猛地一黑,一记耳光猛地就重重扇在了她的脸颊上。

  • 宴大厅&了。

    “够了!池安夏,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薄邵言怒斥道,转身就迈开大步朝着婚宴大厅外走去了。

  • 进房间&的。

    她还记得一周前,是在她24岁的生日派对上,她喝醉了,还是被池欢俞扶进房间的。

  • ?你做&事,你

    可是池欢俞现在却歪着嘴角说:“姐姐,我为什么要替你说谎?你做了婚前不贞的事,你就该承认呀!作为妹妹,我可是很清楚你私底下你备胎无数,床伴更是天天换.......”

  • 看不清&出这个

    只是面前播放的视频中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脸,只有一个身形健美肌理分明的背影,有眼尖的辨认出这个男人并不是今天的新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