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会有这样的好心?池安夏才不信。想池欢俞这样会耍心机的伪白莲,谁会明白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但是她的目的,池安夏却也可以猜到几分,便直接问着:“你到底想怎么样?想池欢俞这样会耍心机的伪白莲,谁会知道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她会有这样的好心?

池安夏才不信。

想池欢俞这样会耍心机的伪白莲,谁会知道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不过她的目的,池安夏却可以猜到几分,于是直接问道:“你究竟想要怎么样?直说好了!”

“很简单!我要你现在就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然后就拿着钱永远消失在池家、还有邵言哥面前!”果然,池欢俞掏出银行卡来就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

“池欢俞,你欺人太甚!”池安夏一字一顿地说道。

如果只以前,她一定会当场就手撕了这个贱人,可是妈妈还躺在面前的手术门里,她不得不低头。

而夏欢俞还肆意张扬地摇晃着手里的银行卡,笑着说道:“反正你不签字,就拿不到钱!拿不到钱,你就别想救活你妈!”

“谁说的?”

手术室外的走廊里忽然响起了男人沉着而磁性的说话声。

池安夏和池欢俞都不由自主地回头望去,却见一身深灰色笔挺西装的墨厉城正迈着淡定的步伐,一步一步走过来。

池欢俞没想到在这又见到这个男人,心里一下子就心花怒放起来。

昨天在病房外的她只是匆匆一瞥就被这个男人的气场所吸引,心在又能仔细地看清男人的长相,她便更心生歪念起来。

毕竟这个男人要比北城第一少薄邵言还要帅,加上成熟稳重的禁欲气质,足以叫任何女人尖叫!

可她刚要开口打招呼,却见墨厉城直接走到了池安夏的身边。

池欢俞心里那个气呀!

却见墨厉城走到池安夏的身边,大手一伸就将她单薄的肩膀抓住,一下就带进了他的怀里。

池安夏一脸错愕,还没有做出反应,就听见墨厉城沉声说道:“池小姐放心,你母亲不会有事,我这就吩咐裴义去支付所有医疗费用。”

说完,他一抬手便向身后做了一个简单的手势。

跟在身后的裴义立刻应声,然后就转身去往医院的收费处。

可池欢俞看着眼前的一幕,早就气得快出内伤,指着池欢俞就骂:“好你个池安夏,居然早就背着邵言哥和别的男人勾搭在一起了,你就等着爸爸病好了,找你算账吧!”

说完,池欢俞便扭着水蛇般细软的小腰就走了。

而她刚出医院的门口,田丽丽紧跟着打来电话询问道:“宝贝儿,现在得手没有?”

“妈,我这次差点得手,被中间蹦出来的程咬金给搅局了,真是让人郁闷!”池欢俞嘟着嘴说道。

“宝贝儿别灰心,咱们还要最后一招杀手锏没出呢,你可以学妈妈当年那一招,保证薄邵言会很快跟你结婚。”田丽丽骄傲地说着。

“什么杀手锏?妈妈你难道说的是奉子逼婚?”

池欢俞坐进自己的车里,双手捂在平扁的肚子上,惊奇地问道:“可我肚子里根本没货,你叫我怎么逼呀?”

“小傻瓜,只要你和邵言同过房,你说有肯定就有!”

池欢俞还是不得不佩服,这世上最强小三非自己妈妈莫属......

然而,池安夏的妈妈躺在冰冷的的手术室里,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书评(194)

我要评论
  • 妹,又&的面这

    池安夏惊愕地看向妹妹,又羞又愤地浑身颤抖着,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责问:“欢俞,你怎么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污蔑我?那天晚上的事,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你快给邵言解释清楚!!”

  • ,眼底&。

    池安夏想去挽薄邵言的臂弯,却被无情地甩开,一下子心痛地像是被尖锐的刀尖扎进心里,眼底一下潮湿起来。

  • 身就迈&宴大厅

    “够了!池安夏,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薄邵言怒斥道,转身就迈开大步朝着婚宴大厅外走去了。

  • 服的薄&目光再

    穿着一身白色新郎礼服的薄邵言立刻呵斥道,看向她的目光再也没有以前的一丝温柔,反而是带着强烈的厌恶和嫌弃。

  • 声说道&又放荡

    妹妹池欢俞竟忽然站出来大声说道:“你就不要再所有人面前装白莲花了,你本来就是一个行为不检点又放荡的女人!邵言哥肯娶你,那是因为他以前识人不清!!”

  • ,一记&脸颊上

    可就在这时,眼前猛地一黑,一记耳光猛地就重重扇在了她的脸颊上。

  • 道新郎&怎么想

    “我的天哪,新娘子出轨别的男人,还在婚礼上被爆出了这种视频,也不知道新郎怎么想的,心这么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