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您你......”良久,池安夏才平静下来好情绪,垂着着扇形的眼睫地说:“我明白你上次是所以想以及维护我的自尊,才那么说的,但是你安心,我肯定会所以这件事缠着你的。感情上,池安夏拎得清。。...

“谢谢你......”

良久,池安夏才平复好情绪,低垂着扇形的眼睫说道:“我知道你刚才是因为想维护我的自尊,才那么说的,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缠着你的。”

感情上,池安夏拎得清。

也许她和薄邵言这场婚姻本来就是一场错误,不如早点结束。

可是她也不是可怜到,要哀求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男人为自己荒唐的那一晚负责。

然而墨厉城浓密修长的剑眉却蓦地一蹙,非常认真地说道:“我刚才不是开玩笑,你可以考虑和他离婚以后嫁给我。”

池安夏有些震惊,扭过脸去错愕地看着他,却说:“你不是开玩笑,可是对于我来说,只能当玩笑听听。”

她话音刚落,男人便立刻倾身俯过来,大手穿过她乌黑的发丝扣住她的后脑勺,俊脸也一下拉进。

四目相对,距离近到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然后便听见男人充满霸道和狂妄的语气说道:“池安夏,我不许你当玩笑听!但凡是打上我墨厉城的烙印,我都不允许第二个人再碰!”

“呵......”池安夏嗤笑。

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纯情的男人吗?

居然只是胡乱睡了一夜,就要和她以后也纠缠捆绑在一起吗?

还是说,他能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利益,可是显然她现在只是池家并不受待见的一个女儿而已。

不过又想到,她现在名声狼藉,恐怕就算和薄邵言离婚,想必整个北城也无人敢娶了。

于是她语气低婉地回答他:“好,那我考虑考虑,考虑好了给你答复。”

“我的耐心有限,希望你不要考虑时间不要太长。”

“那明天好了,明天这个时候,我给你答复。”

墨厉城听了,似乎还算满意这样的答案,低头就吻了上来。

池安夏想要反抗,可是后脑勺被这男人的大手扣得死死的,只好紧闭牙关被动地任由他在自己嘴唇上恣意妄为。

这个吻却比她预料的要长,一直吻到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墨厉城才放开她。

池安夏被放开的一瞬间,身体好像是失去了支撑,一下就跌回到了病床上。

随后便听见墨厉城醇厚磁性的嗓音响在头顶上方:“那你早点休息吧,我明天这个时间再来看你。”

她没有回答,眼睁睁地看着男人高大而冷漠的身影,优雅地转身离开了病房。

忽然清净下来的病房,池安夏却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悲伤,大颗大颗的眼泪瞬间就滚落下来。

这一天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可惜全都是噩梦。

然而这场噩梦到什么时候才会醒?

第二天。

池安夏睡得还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见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抓那个摔掉后盖的手机,就放在耳边接听,却听到好朋友林筱筱着急的声音说道:“夏夏,你现在在哪?你快点去第一医院吧,你妈妈快不行了!”

还有些浑浑噩噩的池安夏立刻惊醒过来,“筱筱,我妈妈怎么了?她昨天不是好好的吗?”

书评(448)

我要评论
  • 就不要&又放荡

    妹妹池欢俞竟忽然站出来大声说道:“你就不要再所有人面前装白莲花了,你本来就是一个行为不检点又放荡的女人!邵言哥肯娶你,那是因为他以前识人不清!!”

  • 扶着她&之前还

    池欢俞扶着她回房间之前还说:“姐姐快进去吧,邵言哥可是等你等急了。”

  • 的臂弯&进心里

    池安夏想去挽薄邵言的臂弯,却被无情地甩开,一下子心痛地像是被尖锐的刀尖扎进心里,眼底一下潮湿起来。

  • !池安&身就迈

    “够了!池安夏,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薄邵言怒斥道,转身就迈开大步朝着婚宴大厅外走去了。

  • 地就重&重扇在

    可就在这时,眼前猛地一黑,一记耳光猛地就重重扇在了她的脸颊上。

  • 因为那&竟是一

    因为那屏幕上竟是一双人影在床上抵死纠缠,而其中的女子却是她!

  • 脸,只&有眼尖

    只是面前播放的视频中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脸,只有一个身形健美肌理分明的背影,有眼尖的辨认出这个男人并不是今天的新郎!

  • 池安夏&、带着

    池安夏几乎声嘶力竭地喊出来,那嗓音嘶哑中带着愤怒、带着心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