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欢俞赶快突然停住脚步,就朝对面走过来的俊美男人抚媚一笑。可从对面走过来的男人气势稳重,连看都不看池欢俞几眼,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的。池欢俞都觉得自己浑身僵冷,她这么好看的可从对面走来的男人气势沉稳,连看都不看池欢俞一眼,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池欢俞赶紧停住脚步,就朝对面走来的英俊男人妩媚一笑。

可从对面走来的男人气势沉稳,连看都不看池欢俞一眼,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池欢俞都感觉自己浑身僵冷,她这么漂亮的美女居然都会被看不见!

她生气跺跺脚就快速地走向了医院的电梯口。

可等池欢俞走出病房后,薄邵言却厉声斥责道:“池安夏,你看看你的妹妹比你懂事多了,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那你现在想怎么样?离婚吗?”池安夏声音微颤地问道,一对盈满水光的眸子死死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离婚?”

薄邵言却立刻拉长了脸,十分不悦地说道:“你想马上离婚,然后就跟你那个野男人勾搭在一起吧?想得美!”

池安夏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要离婚的不是你吗?离了婚,你这个臭大粪不正好可以搭上夏欢俞那个公共汽车,一路臭到底了!”

“你这个脏女人,不要把别人想象的都那么恶心!你和野男人给老子带了那么一大顶绿帽子,想离婚也的要那个野男人先给我赔礼道歉、当孙子!”

病房门口外面被口口声声喊“野男人”的墨厉城脸色一沉,迈开长腿便走了进来。

一进门,他便看见池安夏伤心欲绝的小脸,便沉冷着嗓音吩咐道:“来人,让这个小子滚出去!”

薄邵言一听就炸毛了,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当着他的面叫他“小子”,回身就要发飙:“谁敢叫我本少爷滚出去,活腻歪了......”

可他话没有说完,就被墨厉城扫过来的那冷冷的视线给震住了。

这个男人他看着有点眼熟,可是却一时间认不出来是谁,抬手指着他就骂道:“你是不是就是池安夏的那个野男人?竟然跟这么大胆来找这个臭女人,见到本少爷还不赶紧跪下求饶!”

可他话音刚落,就被裴义抓住了后脖领子,膝盖后面也被猛地一踹就扑通一声给墨厉城跪下来。

墨厉城狭长的漆眸冷冷地睨着地上想起起不来的男人,眉心微皱,便开口说道:“我的女人现在需要好好休息,马上通知院方,以后这种闲杂人等,一律不许放进来!”

“是,BOSS。”身后立刻有人应声道。

“该死的!”薄邵言还从来没有被别人这么侮辱过,立刻就要爬起来吼叫:“我警告你,我可是北城第一少,薄邵言!让我下跪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还没出生,你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

裴义可是专业级保镖兼助理,才不听他在这啰嗦,抓着他的领口就往病房门外边拎出去了。

薄邵言被扔出去以后,病房门“砰”地一关就立刻安静下来。

可池安夏一颗伤透的心却还没平息,半仰在病床上强忍着眼泪不要落下来。

“女人,那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伤心,不如考虑和他离婚,然后嫁给我吧!”墨厉城走上前,语气醇厚如佳酿地说道。

可是看着眼前的池安夏,他心里竟然微微揪疼起来,原本犀利冷锐的视线也一下子泛起了柔光。

也许是因为,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她很像、很像一个人。

书评(122)

我要评论
  • 以后不&言怒斥

    “够了!池安夏,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薄邵言怒斥道,转身就迈开大步朝着婚宴大厅外走去了。

  • 新郎礼&目光再

    穿着一身白色新郎礼服的薄邵言立刻呵斥道,看向她的目光再也没有以前的一丝温柔,反而是带着强烈的厌恶和嫌弃。

  • 地一黑&脸颊上

    可就在这时,眼前猛地一黑,一记耳光猛地就重重扇在了她的脸颊上。

  • 我为什&么要替

    可是池欢俞现在却歪着嘴角说:“姐姐,我为什么要替你说谎?你做了婚前不贞的事,你就该承认呀!作为妹妹,我可是很清楚你私底下你备胎无数,床伴更是天天换.......”

  • &视频,

    “我的天哪,新娘子出轨别的男人,还在婚礼上被爆出了这种视频,也不知道新郎怎么想的,心这么大……”

  • &地喊出

    池安夏几乎声嘶力竭地喊出来,那嗓音嘶哑中带着愤怒、带着心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