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旭曾曾说,在这座燕京城里,有三个顶级大家族,现而如今三个顶级家族都有一位非常出色的青年品牌代言人。他们分别为1是贺家的白千尺,周家的周羡仙和陆家的陆危楼。这三个人,如太他们分别是白家的白千尺,周家的周羡仙以及陆家的陆危楼。。...

李旭曾经说过,在这座燕京城里,有三个顶级大家族,现如今三个顶级家族都有一位出色的青年代言人。

他们分别是白家的白千尺,周家的周羡仙以及陆家的陆危楼。

这三个人,如太阳一般耀眼,站在燕京年轻一辈的最顶层,让人望而生畏,难以企及。

但总归还是有一些人,同样可以有资格上位金字塔顶端的。

除了云台松橡湾的皇天枢之外,还有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叫做三君弄月。

三君弄月,顾名思义,是三个人组建起来的势力,并且是三个不好惹的男人。

说起这三个人来,有段比较有意思的过往。

大概四十多年前的陆家,白家以及周家,几乎相差没几年时间,都生下了一个女儿。周家的二女儿周慕秋,陆家的小女儿陆蔷薇,以及白家的小女儿白芙蕖。

换句话说,这三个女人,分别是周羡仙,陆危楼以及白千尺的姑姑。

这三个姑姑,周慕秋嫁给了现卫生部的部长江枫,生下了一个儿子叫做江渡舟,陆蔷薇嫁给了现役中将商济君,生下了儿子商九鲤,最后的白芙蕖,则是嫁给了如今的安康生物总裁万闲,生下了儿子万宝路。

而这三君弄月,便是江渡舟,商九鲤,以及万宝路三人联手开的一家会所。

若是按照单人实力,这三人在燕京再普通平常不过,哪怕各自的母亲出自三个大家族,但毕竟他们不姓周白陆,终究没有顶级豪门的威风。

然而三人组合在一起,将手里的能量结合起来,官场军方商场都能吃的透,走的通,又因为三大家族的关系,谁都要卖他们几分薄面,是以,三君弄月的名头越来越大,甚至隐隐要和皇天枢的云台松橡湾平起平坐。

在去三君弄月的路上,温睿问开车的李旭:“那按照你的意思,我今天去找万宝路,也有可能和其余两个人碰上,惹了万宝路,就要和江渡舟以及商九鲤成为敌人?”

这错综复杂的关系,真是令人头疼。

“你要相信,就连两个人之间都会有矛盾,三个人,怎么可能真的能拧成一股绳呢?”

李旭一边开车,一边笑道:“他们三个人野心都不小,为了能够和三大家族的那三位争锋,才捏着鼻子结盟互通资源罢了。你要知道,矛盾通常不是在陌生人之间,而是在合作伙伴之间。但只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还要继续合作下去,维持表面和平罢了。所以你只要不杀了万宝路,其余两个人不会为他出头的。”

这样想来,似乎非常有道理。

温睿偏头认真打量开车的李旭,若有所思。

李旭问道:“为什么这样看我?”

“其实初次见面的时候,我曾经戏弄过你,所以下意识的觉得你不够聪明,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因为唐棠,又因为我是动用了武力,也因为你不知道我的根底,一时间大意。”

温睿笑道:“我不知道你们李家的长辈是怎么想的,会放弃你这样的聪明人,选择让李宝书那个白痴来作为你们李家的代言人,难道仅仅是因为他攀上了万宝路?”

李旭微怔,然后嘲弄道:“攀上万宝路,这还不够吗?”

对很多人来说,足够了。

温睿郑重说道:“够不够的我不知道,但是我保证,你既然选择跟着我,李宝书那样的,没有资格做你的对手。”

很多年后,李旭曾经感慨过,他年轻的时候做过不少的荒唐事,但唯一没有做错且眼光超群的是,他跟对了人,押对了宝。

而那个人,实现了对他的承诺。

……

……

相比于皇天枢的云台松橡湾有好几十层那么雄伟,三君弄月走的是小资情调。

因为它在一艘大船上。

据说,当时万宝路刚刚成年,他的父亲,安康生物的总裁万闲,给儿子买下了雁鸣山脚下的一片淡水人工湖,作为成人礼。

这样的大手笔,当时可谓是轰动一时。

后来万宝路把这片湖围起来,出身军部嫡系的商九鲤,动用人脉买来了一艘海军淘汰下来的邮轮,修正改造过后,就成了如今的三君弄月。

和皇天枢的云台松橡湾的人脉交际会所不一样,这座游艇其实是个美食会所。

江部长的儿子江渡舟,几乎搜罗了整个中华大地最好的厨子,做出来的美味佳肴,让每个来到这里就餐的人们赞不绝口。

李旭带着温睿驱车来道雁鸣山脚下,距离很远就瞧见了那艘白色的大游轮,在湖面上静静的停驻,而湖的周围,被围上错落有致的木桩篱笆,上面缠绕着五颜六色的牵牛花,有蝴蝶蜜蜂翩然飞舞。

温睿忍不住赞叹道:“真是个好地方。”

李旭耸了耸肩膀,说道:“既然要附庸风雅,打出小资的情调,自然要做戏做到底,等见到那几个人,你就知道什么叫做表面功夫了。”

听他这么说,温睿倒是更好奇了。

打开篱笆大门,湖面上被镶上了一排蜿蜒曲折的圆形树桩小路,小路的尽头,是那艘白色邮轮。这让温睿想到了时下最流行的小游戏,跳一跳。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湖面上行走,温睿好奇道:“这三君弄月,连个看门的人都没有,难道就不怕有人误闯进来?”

李旭笑道:“人的名树的影,附近的山民看到这邮轮,以为是军事基地,可不敢靠近这里。至于燕京城里,大部分人没资格知道这里,而知道这里的人大部分没资格进来,有资格进来的,也多半不敢在这里闹事。”

温睿眨巴眨巴眼:“所以我们就这么进来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到了邮轮的下方。

上面一个穿着厨师帽的男人正在洗菜,看到他们,微微愣住,然后说道:“你们难道不知道,三君弄月白天不接待客人吗?”

三君弄月,前两个字代表的是三个此地的主人,后两个字,就是赏月的意思。

所以,这艘邮轮只在晚上开业迎客。

李旭看着那厨师说道:“我们知道。”

厨师恶狠狠的涂了一口吐沫,说道:“那你们来做什么?”

温睿笑嘻嘻的答道:“我们来找茬啊。”

第1章 误会

2020-11-22

第2章 东家

2020-11-22

第3章 唐棠

2020-11-22

书评(288)

我要评论
  • 于帝都&果你能

    姜婉气的脸色通红,恨不得上去把这个讨厌的男生给咬死,她吸一口气,不屑道:“这栋房子位于帝都三环内,估值好几千万,如果你能买得起这里的房子,我就……”

  • “姐姐&是这里

    “姐姐听周管家说,你是这个房子的新房东。姐姐呢,叫做苏纯,现在住在楼上,是这里的房客。”

  • 的还回&回来了

    周恒端详了两眼,立刻恭敬的还回去,说道:“东家,您终于回来了,老周我刚才有眼无珠,您千万不要怪罪。”

  • 泼皮儿&爷这么

    这让温睿有些奇怪,难道苏纯是个泼皮儿钉子户吗,让管家爷爷这么害怕。

  • 是这栋&后就会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个穿着穷酸的小流氓,竟然真的是这栋别墅的主人!那岂不是说,这个讨厌的家伙,以后就会是自己的房东?

  • “算了&不计小

    温睿有些失望,看着她的窈窕背影真诚嘱托道:“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是我还有一点建议要给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