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清晨,程锦容照例五更天起身。“小姐今日的面色可不太好。”紫苏伺候程锦容梳洗,一边絮叨:“定是每日早出晚归,太过疲累了。要不,小姐就歇上一日,别去药堂义诊了。”程锦容一...

第二日清晨,程锦容照例五更天起身。

“小姐今日的面色可不太好。”紫苏伺候程锦容梳洗,一边絮叨:“定是每日早出晚归,太过疲累了。要不,小姐就歇上一日,别去药堂义诊了。”

程锦容一夜梦境不断,没睡好是必然的事。听着紫苏絮叨,只觉得头隐隐作痛。

“好紫苏,你别再念叨了。”

书评(261)

我要评论
  • 古怪的&在枕下

    更奇怪的是,小姐两日前从药箱里取出这把稀奇古怪的刀后,便未离过手。睡觉时都要压在枕下……

  • ,引走&一小股

    父亲程望,为了护住她的安危,以身为饵,引走了烧杀抢虐的一小股鞑靼骑兵,命丧箭下。

  • ,要报&海深仇

    这一世,她要揭破仇人的丑恶嘴脸,要报家破人亡的血海深仇,要保护珍爱她的人!

  • 住十余&了主子

    程锦容这位表小姐,在永安侯府一住十余年,衣食用度和裴家小姐们一般无二。有时,就连白芷都会忘了主子其实姓程。

  • 的是人&脸。

    年轻的她,不知世间最险恶的是人心,更未窥破身边人丑恶虚伪的嘴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