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里只燃了两盏烛台,程锦容背对立于,逆着光,面容有些模糊不清。一双眼眸,却很明亮而坚定地。贺祈忽的忆起初识时的那一夜。他自贼子手中救下她,她满脸心存感激地向他表示谢意。他毁坏了容,右眼已盲,脸上的刀疤面目狰狞可怖。就连他自己都不愿看镜里的自己。女子见了他,或一双眼眸,却明亮而坚定。。...

大堂里只燃了两盏烛台,程锦容背对而立,逆着光,面容有些模糊。

一双眼眸,却明亮而坚定。

贺祈忽地想起初遇时的那一夜。

他自贼人手中救下她,她满面感激地向他道谢。

他被毁了容,右眼已盲,脸上的刀疤狰狞可怖。就连他自己都不愿看镜中的自己。女子见了他,或震惊或害怕

书评(183)

我要评论
  • 亡国君&皆活在

    宣德帝不想做亡国君,忍辱求和,割让半壁江山。边关十几座边镇的百姓,皆活在鞑靼铁骑的淫威之下。

  • 外敌,&灵涂炭

    半年后,宣和帝病逝,宣德帝登基,大楚朝内斗不休。心怀怨恨不甘的二皇子引来外敌,鞑靼铁骑踏进边关,踏破平原。大楚朝生灵涂炭,将士百姓死伤不计其数。

  • &尘封在

    尘封在心底的记忆袭卷上心头,没了当年那般撕心裂肺的痛苦,只余淡淡的酸涩和悔不当初的恨意。

  • 门闺秀&样都得

    身为名门闺秀,德言容功样样都得出挑。每日衣着穿戴,亦要精心。

  • 生活再&下去。

    可她不能死。生活再艰难不易,也得活下去。她要带着爹娘对她的深爱和希冀,好好地活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