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少年站在药堂外,并没有急着举步进去。程锦容看清楚来人的脸孔,脚步一顿,惊异不己:“贺三公子?怎么是你!”贺祈昨日“病”得那么重,前天竟又生龙活虎地露了面。程景安更是吃惊,脱口而出道:“贺三公子前天病得那么重,昨日怎么就好了?”贺祈眼里仅有程程锦容看清来人的脸孔,脚步一顿,惊诧不已:“贺三公子?怎么是你!”。...

黑衣少年站在药堂外,并未急着迈步进来。

程锦容看清来人的脸孔,脚步一顿,惊诧不已:“贺三公子?怎么是你!”

贺祈昨日“病”得那么重,今天竟又生龙活虎地露了面。

程景安更是惊讶,脱口而出道:“贺三公子昨天病得那么重,今日怎么就好了?”

贺祈眼里只有程锦容,迈步

书评(319)

我要评论
  • 门闺秀&,亦要

    身为名门闺秀,德言容功样样都得出挑。每日衣着穿戴,亦要精心。

  • 芷被细&噩梦了

    “小姐,”值夜的大丫鬟白芷被细微的动静惊醒,从值夜的小榻上起身,强忍住呵欠,柔声问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 途遥远&父亲不

    她幼年丧母,父亲程望被征派为军医。路途遥远,边关苦寒。父亲不舍她奔波受苦,在舅兄热忱的挽留下,将她留在了京城。

  • 她虚与&利刃割

    她虚与委蛇,待鞑靼太子对她失去戒心后,以迷药迷倒了鞑靼太子,用三寸利刃割破仇人的喉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